第1347章 不可言说的至强者!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依我之见,元尊道友证道时的场面,可位列万年以来的第一”

    描述起当时的场景,乾空真神一阵眉飞色舞。

    简简单单几句话,直说得金子安元神摇曳,心中充满了无边的向往。

    看看这位元尊真神

    这才叫证道成神,光耀天下好不好

    哪里像他这么苦逼,好不容易在临死前,勘破生死玄关,本以为能够延寿成功,成为延金世家第一位真神

    完全不曾预料到。

    修为才突破到一半,就被一朵天火之灵阴了

    接下来,又是长达数千年的拉锯战,甚至连他的思维意识,都差点在漫长的岁月里,被青莲神火之灵磨灭吞噬。

    结果,才刚刚脱困而出,又遇上一个小狐狸。

    假借治疗伤势之名,在他体内种下手段,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令得金子安如鲠在喉

    “那元尊道友证道时,六道华光映天地,神霞华盖八万里,不仅如此,更有日月倒悬的异象,几乎震动了所有真神”

    越是听乾空真神讲述,金子安就越不是滋味。

    冰火大雪山证道,有日月倒悬拱卫,六道华光映衬,神霞震动神武洲

    哪怕是成百上千年之后,依旧称得上是一段佳话

    而相较之下,金子安的经历,简直就是个悲剧。

    他成神之前濒临大限,成神之后被天火阴,完了之后又被陈潇阴

    “老朽怕不是历史上,最为悲催的真神了”

    正在此时。

    一股玄之又玄的波动,忽然席卷整片空间。

    “诸位”

    在这股波动散开的同时。

    一个苍老的声音,回响在众人耳边。

    “老夫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一名蓑衣老人的元神虚影,忽然浮现在了众人的头顶。

    似乎,无论身处议会空间的何处,都能一眼看到这一道身影。

    “这是什么情况”

    金子安满是惶然惊疑。

    他刚才确实是察觉到了,身边的乾空真神,曾在极短的时间里,爆发出恐怖的气息

    尽管是个乐呵呵的老好人,可乾空真神的一身实力,至少在真一神境之中,浸淫领先他了数千年时光

    “那是巫神塔的大先知。”

    乾空真神声音沉着,幽幽道“如此看来,关于那一场未来劫,大先知已经有了结果。”

    “那位就是巫神塔大先知”

    满怀好奇之余,金子安又有些惊恐。

    大先知未来劫

    巫神塔大先知。

    无论是从前还是今日

    大先知这三个字对他来说,都是极其虚无缥缈的存在。

    甚至到他寿元将尽之前,仍然没有见过这个老人,仅仅听过大先知的传说。

    金子安知晓,那一位不是神明,却又胜似神明

    “老朽确实是没有想到,居然能在此时此地,见到传说中的大先知。”金子安忍不住长叹一声。

    现如今,大先知突然间现身。

    在乾空真神的口中,更是提及到了未来劫,疑似涉及到可怕禁忌

    “未来劫之事,其实并不复杂。”

    似是感应到他的茫然,乾空真神又接着道“不过,一切还是等大先知,宣布完消息之后,再细细同道友道来吧。”

    金子安只得点头。

    同一时间。

    大先知沧桑的声音,接着又回响了起来。

    “老夫已经寻得应劫之人。”

    仅仅是第一句话,就让议会空间中,几名神境的元神,纷纷摇曳动荡了。

    应劫之人

    那是自从大先知,预言出未来劫后,几乎每一位神境,都在寻找的人物。

    种种迹象表明

    应劫之人,极可能是未来劫之中,神武大陆唯一的希望。

    正所谓,劫难将至,应运而生

    “应劫之人终于找到了”

    “不愧是大先知,我等找了这么多年,依旧一无所获,大先知出马,立刻就是手到擒来”

    “应劫之人现世,是否是希望的火种”

    金子安立刻察觉到。

    议会空间之中,有数道气息浮现。

    每一道气息,皆象征着一尊真神,他们的气息伟岸惊世,却接连向大先知行礼。

    面对巫神塔大先知,就连神也不敢轻慢

    “金道友,恭喜证道成神。”

    “欢迎新道友,跻身神之领域。”

    在这之后,才有目光扫来,恭贺金子安成神。

    最终,所有人屏息凝神,等待大先知继续开口。

    “只不过,出于某安全的考量,应劫之人的身份,暂时还不能够曝光。”

    半空之中。

    蓑衣老人微微点头,无喜无悲地说道“他将由一名强者保护,以那人弟子身份活动,只有等到适合的时机,他才会真正显露身份。”

    四面八方的空气,一下子陷入寂静。

    下一秒。

    哗然喧沸爆发了。

    一道又一道神威冲霄而起,弥漫着惊天动地的波动,金子安只觉一阵胆颤心惊,唯恐神武诸神拆了议会空间。

    “大先知,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按照原定的计划,一旦找到了应劫者,应立即将其带走,由我等共同来培养”

    “说的没错,将应劫者交予一人之手,那人又可曾承担得起应对未来大劫的责任”

    在场诸神均是炸了锅。

    突如其来的转变,显然超乎他们预料。

    应劫之人确实找到了

    可他们却无法将之掌控

    “那位强者自然承担得起。”

    大先知平平淡淡地答道。

    “敢问大先知,您口中的强者,究竟是何名讳”

    “该不会是巫神塔,也想要抢占应劫者,所以,随便编了个名字罢”

    亦是有人在冷笑,横眉冷对,不相信这套说辞。

    说到底

    在绝大部分神境看来,所谓的应劫之人,无论是真有其事,亦或者仅是谬误传说,都必须被掌控在手中。

    如若不然,那就是一颗不安稳的定时炸弹

    “你们的那些小心思,老夫自然一清二楚。”

    只不过,大先知神色淡然,似乎永远不会变化“只要你们能找到他,又或者让应劫者,心甘情愿同你们离去,老夫不会阻拦分毫。”

    他的声音传遍整个议会空间。

    “那位强者的尊号是”

    “元天帝”

    包括金子安在内。

    不少在场神境,尽皆呼吸一窒。

    区区一个尊号而已

    却没由来地给了他们恐怖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