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4章 恭迎老祖法驾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轰隆隆

    一时间,地动山摇

    猝不及防之下。

    地心焱岩窟附近,有不少武者踉跄,更有甚者,当场落得人仰马翻

    “怎么回事祖地之中,怎会有地震”

    金汐言忍不住惊叫,脸上满是茫然错愕。

    延金世家的祖地

    并非只是单纯的世外桃源,远离外界的诸多是非。

    事实上,它甚至不存在于剑神峡谷之中,而是一方依附于神武大陆的秘境。

    这一方秘境,即被称为金门洞天

    延金世家传承至今,早已将整个金门洞天掌控,哪怕是地底的地脉,也会有专人定期梳理调养,按说根本不可能发生地震。

    甚至,在场的执事长老,也同样是茫然一片。

    在他们的记忆中,这还是首次遭遇地震

    “不知道”

    “地底下好像有什么东西”

    更多人在慌乱惊叫、私下奔走,场面彻底乱作了一团。

    这场震动还在不断蔓延,有恐怖无比的波动席卷,仿佛有一尊伟岸的神祇,在延金祖地之中,毫无保留地绽放自身气息

    大地开裂,屋舍崩塌。

    金汐言怔然无言,突然她一个激灵,连忙扯着几个人,一连问了许多人,都无人见过陈潇下落。

    在这之后,她才转头看向金凤儿。

    “你要找的那个小子怕是被埋在下面了”

    闻言,金凤儿身体一晃。

    可以清晰地看到,少女的神情,猛地黯淡了下来。

    尽管理智在告诉她

    陈潇存活的希望极其渺茫。

    可她依旧希冀着,或许会有奇迹的出现

    “全体肃静”

    突然,一个充满严肃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一道又一道强大的气息,简直像是雨后春笋一般,从祖地的各个角落逼来,那是一尊尊的桥天境,每一位皆都修为通神,堪称延金世家的顶尖强者

    “岩心焱岩窟有变,所有人听令,立刻退出十里之外”

    一名红面老者飞出,声音滚滚如雷,化作无形的壁垒,将众人不断推离此地。

    如此惊变,惊呆了太多人。

    “怎么回事刚才那位是大长老”

    “不仅仅是大长老,根据我刚才的观察,差不多所有长老,只要还在祖地中的,基本上都赶来了”

    “我的老天爷这是发生了什么”

    “这么多半神级强者出动,难道是有外敌入侵不成”

    据他们所知。

    这之中有不少强者,虽然一直在祖地中,但几乎从未现过身。

    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可是现在

    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诸多老牌强者纷纷显圣,气息犹若夜空中的星辰,绽放最为璀璨的光芒,照亮了整片延金祖地

    毫不夸张地说。

    只有百年一次的祭祖大典上,才能够看到如此盛大的景致

    “家族中的强者,几乎倾巢而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金汐言满脸骇然。

    突然,有恢弘广大的声音,从地心焱岩窟中传出。

    “我等恭迎子安老祖回归”

    轰嗡

    一瞬间,无数人哗然沸腾。

    “子安老祖”

    金汐言娇躯一晃,差点咬掉了舌头“我我我、我怎么记得子安老祖好像是”

    少女扭过头,再度看向挚友。

    而在这样的局面下。

    金凤儿也顾不得纠结,小脸上满是错愕“我记得子安老祖,好像是数千年之前,因为寿元将近,而消失在焱岩窟中的上代延金老祖”

    延金老祖。

    它并非是某一个人的专有称呼。

    相反,只有当代的最强者,方才有着资格,被冠以延金老祖之名

    哪怕是三岁小孩都知道

    上一代延金老祖,早已寿元耗尽,临终之前,选择深入地心焱岩窟,将那里作为自己的埋骨地。

    从那之后。

    新一代延金老祖继位。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难道说,子安老祖复活了”

    地心焱岩窟周边一带,所有不曾离去的武者,此刻全部都目瞪口呆。

    好似泥塑木雕一般,呆立僵固在了原地,吃吃地张大了嘴,惊掉一地的眼球下巴

    与此同时。

    地心焱岩窟入口处。

    诸多半神级强者,尽皆翘首以立,目光凝重,望向洞窟的深处。

    “子安老祖真的复苏了”

    “我也说不太清楚,但是祖祠那边,传来的消息就是如此”

    “上代老祖真灵复苏,更疑似突破了神境”

    一开始,还有不少人疑惑。

    但越是议论下去,众人就越是激动。

    那可是神境

    如果说子安老祖,真的破开桎梏,踏入了神之领域

    那将意味着延金世家,在神武大陆上的地位,必然还会再上一个台阶

    “这是我延金世家将要大兴的征兆啊”

    好些半神激动得语无伦次。

    神武大陆上,一共才多少神明

    从今往后,神武诸神之中,还将多再出一张席位

    “来了我能感觉到,老祖的气息非常近了”

    终于。

    当一道白衣身影,踏出洞窟的一刹。

    在场的诸多桥天境,不由自主气机感应,齐齐向着来人拜倒。

    “我等恭迎老祖法驾回归”

    整齐划一的声音,宛若狼烟冲霄,轰隆一声,震天动地

    霎时间。

    有神霞仙雾弥漫开,法则神光映照虚空。

    像是神明的使者们,在恭迎他们的上神

    一道白衣的身影,脚步落下,气息平平淡淡,出现在了人前。

    “你们拜错人了。”

    陈潇似笑非笑的开口。

    所有半神全都呆愣住了,一个个身躯紧绷起来,紧接着,嘴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接二连三地张大了。

    “拜、拜错人了”

    “可是我们已经清场,按理说,除了老祖之外,不可能再有其他人”

    “老祖啊,您就别开玩笑了您要不是的话,谁还能是老祖”

    一名半神忍不住笑着开口道。

    虽然说不知为何,自己啊老祖会是少年模样,与祖祠中的形象,称得上是截然不同,可一想到对方的神境修为,所有的疑虑便一扫而空。

    在众人的心目中,神境就是无所不能

    话音才刚落下。

    “当然是老朽了”

    一个白胡子小老头,从陈潇身后走了出来,脸色黑得像锅底一样。

    “你们倒是说给我说道说道,老朽哪里长得不像老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