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有东西要冲出来了!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小狐狸”

    望着陈潇的笑容,金子安暗骂一声。

    先前他修为尽复,实在太过兴奋,以至于才注意到

    有数量不少的药力,全都沉积在了体内,分布于血肉、经脉、内脏之中,即便他尝试以神力驱除,也难以起到多少效果

    更令他惊疑的是。

    那些药力像是有着灵性,在神力靠近的一刹,竟会自主产生变化,结成一个个细小的法阵,共同对抗他的神力侵蚀。

    正常情况下。

    以神力的强度纯度

    只需要一份神力,即可压制百份、千份的药力。

    偏偏现在,情况完全反了过来

    至少需要数百份神力,才能驱除掉一份药力

    以金子安现如今的神力储备

    就算是累个半死,榨干掉一身力量,也基本上于事无补

    “小狐狸面善心黑的小狐狸”

    再度望向陈潇的时候,金子安的眼神之中,终于多出了几分警惕。

    平心而论。

    最初感应到陈潇的修为时,他或多或少起了一丝贪念。

    毕竟陈潇太神秘了,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哪怕他成就了神境,依旧感到眼热无比

    而相较于陈潇的秘密,这个白衣少年的修为,则是明显不值一提

    要不是青莲神火之灵,受到对方的全面克制

    陈潇真正的实力,绝不是神境的对手

    “幸好老朽没有急着出手”

    金子安心底暗暗庆幸。

    现在看来。

    他在觊觎着那少年,而对方也在防范着他

    一旦他真的动了杀念,恐怕那些沉寂的药力,一瞬间就会复苏,对他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

    “既然疗程已经结束,不如道友随我同往,即刻返回地面如何”

    最终。

    心绪连连变幻之下,金子安扯了扯嘴角,重新露出真诚的笑容“刚好,道友连番忙碌奔波,应该也已很是疲惫,可以在延金世家,好好地休息一番。”

    陈潇同样咧了咧嘴,露出真诚的笑容来。

    “如此甚善。”

    不远处的孟青云等人,没由来地打了个寒噤。

    “金凤儿,不用强撑了,肯定没戏了”

    地心焱岩窟五十五层。

    一名少女猛地咬牙,无视旁人的劝说,就要往下一层闯去。

    只是以金凤儿的修为,一连闯过这么多层数,身体早已抵达了极限。

    原本乌黑亮丽的飘逸秀发,此刻却在高温的炙烤下,变得干枯而发黄,就连少女姣好的肌肤,也因为大量的出汗脱水,而出现了诸多干裂的伤痕。

    甚至于,还有一丝丝血水,从干裂的皮肤下渗出。

    渐渐在少女的体表,结成一层薄薄的血痂,旋即,又在高温下变脆,扑簌簌地脱落下来。

    “是啊金凤儿,你这又是何必”

    有弟子看不下去,忍不住劝说她“你说的那个少年,分明和你非亲非故,你又何苦为了她,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也有人忍不住摇头叹息“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心结吧。”

    五十年前,少女的父亲金文圣,也曾经是一代天骄。

    可最终,却因在强闯焱岩窟,并在深处停留太久,导致一身修为尽失,从此沦为了一介废人。

    据说当时,延金世家诸强震怒,以为有外敌下黑手,一度掀起了腥风血雨

    谁料到头来

    却发现是金文圣自己犯蠢作死

    有小道消息言称,在得知真相之后,有延金世家的半神,被气得当场吐血,直接下达了家族禁令,将金文圣革除嫡系身份,从今往后,一切待遇与杂役等同

    金凤儿的出生,还要在那之后。

    一个从她记事开始,就成天浑浑噩噩,借酒消愁的父亲

    与一些传言记载中,那个意气风发的天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故而,长久以来

    父亲金文圣的遭遇,已成为了金凤儿心中,一个无法化解的死结

    “说到底,还是她那父亲造孽”

    “再加上今天,又碰上一个白痴倒也确实可怜就是了。”

    也有不少人冷眼旁观,认为金凤儿同情心泛滥,并不值得他们同情。

    延金祖地太大太大,人口海量巨万,几乎就是一方国度,陈潇又不是什么名人,就算真的死在焱岩窟中,也翻不起多大的风浪。

    “金凤儿你是傻了么”

    就在这时。

    有怒气冲冲的声音,由远及近迅速接近。

    紧接着,一个和金凤儿年龄相仿的少女,肌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穿着贴身的兽皮衣,露出平坦的小腹,还有笔直修长的大腿,上前一步就将金凤儿抓了回来。

    “我才刚刚回来,就听说你又发疯”

    “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子而已,你这是想把命搭上去不成”

    “看看你现在都成了什么样”

    “赶紧跟我回去养伤那小子闯得那么深,那是他自己作死,死了怨不了其他人”

    她扯着金凤儿的耳朵,一脸怒其不争之色“走了走了,我会让人在这里等消息,若是那小子还没死,我会立刻来通知你的。”

    新来少女的修为,要远强于金凤儿。

    她想要强行带人走,只有法相境的金凤儿,根本无力与之反抗。

    “金汐言,你放开我”

    然而。

    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

    不过眨眼的功夫,金凤儿就被提溜着,带到了地心焱岩窟外。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金汐言好气又好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随即,又是叹息一声,抬手渡过一丝法力,替好友治疗伤势。

    “可是”

    金凤儿还想说些什么。

    金汐言直接打断了她“你还是不死心那人自己找死,你为何还一心”

    “不好了,出大事了”

    就在这时。

    接二连三地有惊叫声,从地心焱岩窟中传来。

    不少武者惊慌失措,不断从洞窟中冲出。

    “焱岩窟深处传来震动,疑似有恐怖存在出世”

    “五十层以下,几乎全都受到波及,有石屋建筑坍塌,还有弟子在震中受伤”

    几名最先冲出的弟子,满脸惊惶失措之色。

    “地心焱岩窟最下面”

    “有东西要冲出来了”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偌大的地心焱岩窟,轰然震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