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5章 有朋自远方来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哦,结果如何”

    见到来人。

    金厉云、金烈阳父子,尽皆精神大振。

    延金世家的传承,称得上无比久远,甚至,还要超越九大上宗。

    正因如此

    有一些古老的规矩,或许在寻常人看来,极其不合情理,乃至有些迂腐顽固,但即便是家族嫡系天骄,也不得不严格遵守。

    譬如说。

    那几乎铭刻到骨子里的强者为尊的规则

    金厉云出手对付陈潇,由于他是准序列天骄,自然不会遭受到诘难。

    偏偏

    他败得极惨。

    并且,是和金连城一同出手,却被双双击坠断剑崖

    “贤侄落败的场景,当时在断剑崖的崖底,至少有几百双眼睛,同时目睹了那一幕。”

    来人是一名清瘦的中年,五官眉眼之中,和金烈阳略有几分相似“若是动用家族力量,对那少年进行施压,则是名不正言不顺。”

    一提起当时的场景,金厉云的脸色,霎时漆黑一片,狠狠地咬着牙关,五指攥紧,几乎将掌心抠出鲜血。

    可以说。

    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年,三次击落下断剑崖

    最后一次,更是当着众人的面,被一脚踩在了脸上,这绝对是他毕生的耻辱

    “六叔”

    声嘶力竭地低吼,金厉云面色扭曲,道“我现在只想知道,究竟有什么办法让那小子付出代价”

    将他打成重伤,众目睽睽之下,几乎颜面尽失

    还害他错过祖祠考核,更因为养伤的原因,浪费整整半年的光阴

    如此嫌隙,可称深仇大恨

    “没错,六弟。”

    金烈阳同样声音冰冷,含着肃杀的怒火,隆隆震动四方“家族的规矩,我自然明白。我儿出手在先,却又惨败而归,那么一切代价,都由他自己承担。”

    这条近乎无情的规矩,便是延金世家传承至今,从未变化过的铁则之一。

    身为家族的嫡系天骄,享受着最优渥的资源,还有半神亲自指点,各种天材地宝优先享用,在这样的前提下,却还败给了一个外人。

    那岂不是意味着

    家族的诸多资源,全给了一个废物

    “但是,他毕竟是我儿”

    金烈阳一字一顿地低喝。

    厚实的掌心之中,甚至有华光喷涌,犀利的神芒横扫,将一旁的长桌,直接绞成了碎片。

    “如此被一个外人羞辱,我这个当父亲的,又岂能完全无动于衷”

    “所以,贤侄的选择只有两个。”

    闻言,清瘦中年点了点头“根据元老会的意见,要么贤侄自己认栽,所有后果一力承担下来。”

    “要么,送贤侄去那个地方,破而后立,不仅能够养好伤势,还能更进一步,争取三个月之后,在试剑大会上一雪前耻”

    “那个地方”

    听闻清瘦中年的话,金厉云金烈阳父子,齐齐身躯一颤。

    两双眼瞳的深处,浮现出深深的渴望,但紧接着,又转变成浓烈的惊惧。

    “那个地方”

    金厉云双拳紧握,目中渴望与恐惧并存。

    那个地方,位于祖地的深处。

    无数年以来

    有太多的天骄人物,在那个地方饮恨埋骨。

    但同样也有人夺得机缘,极尽蜕变升华,炼成一身惊世骇俗的修为

    “不破,则不立,不成功,便成仁”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金厉云狠狠地咬牙,终于答应了下来“六叔,与其这样渐渐沦为庸碌,还不如搏一搏试试我愿意闯那个地方”

    清瘦中年微微一笑“我就知道,延金世家的好男儿,不会就此轻言放弃,你的要求,我会传达给元老会,另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开口的同时,中年人的身形,已经飘然远去。

    “金连城那孩子,也会与你同去。”

    一时间。

    房间里再次陷入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金烈阳喉咙蠕动,沉声低语道“厉云,为父不会干涉你的决定,接下来你需要什么,为父都会为你尽力准备好”

    金厉云浑身一颤。

    “爹你便等着吧”

    “那个姓陈的小子,就让他再逍遥三月”

    “三个月后,我定会强势归来,雪洗所有的耻辱”

    紫荷园。

    “我刚才的讲的这些,你先好好消化领悟。”

    陈潇淡淡地开口,平静起身,望了眼郁梓璇。

    此时此刻的郁梓璇

    早已彻底进入忘我的状态。

    披头散发盘坐于房中,时而皱眉,时而大笑,整个人手舞足蹈,时不时催动法力,在虚空之中,画出无人能懂的符文。

    有着冷美人之称的郁宗师,居然会有这般疯魔模样

    若是这一幕给外人看到,绝对能够惊掉一地眼球

    但就算是陈潇,也不得不承认。

    郁梓璇的阵道天赋,比想象中还要惊人。

    只要给予一定的时间,陈潇甚至有信心,将其培养为神阵师

    届时,无须修为神通,仅凭阵道之力,郁梓璇的实力,都能与真神一战

    “不过,虽然将我带入此地,她对延金世家,依旧很是忠心耿耿,想要将她说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刚好闲来无事,去碰碰运气也不错。”

    看了看天色,陈潇微微一笑,没有打扰郁梓璇,悄然迈步离去。

    关于延金世家祖地之中,几处刚刚被封禁的区域,郁梓璇已经给出了清单。

    所以,陈潇打算先逛逛,若云起足够好,能够遇上大先知,自然是再妙不过

    延金世家无人注意到。

    有那么一道白衣身影,好似白色的幽灵般,在延金世家各处游荡。

    “这里没有。”

    “这里也没有。”

    “这又是哪儿延金老祖幽会情人的半秘境”

    “不是,都不是”

    一次次无功而返,纵然是陈潇,也只能苦笑摇头。

    不过半日功夫。

    他就排除了绝大部分地点,目前只剩下而来唯一的一个。

    只不过,在陈潇看来,最后的这一处,希望同样不大。

    “或许是那一位,已经提前感应,故而刻意避开了。”

    陈潇心中暗道,摇了摇头,踏入一片竹林。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突然

    一道爽朗的笑声,含着浓浓的沧桑,如梦似幻,在陈潇的耳边响起。

    “小友既然来了,为何不入内一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