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4章 巫神塔大先知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陈潇会来延金世家,最初目的只有一个。

    拜访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巫神塔大先知

    在陈潇的前世记忆中

    这位南荒巫神塔的大先知,便是一位极其神秘的存在。

    神出鬼没,身份成疑。

    偏偏,即便是那些神境强者,也对大先知敬畏有加,甚至于,根据陈潇的推测,神武大陆的诸神,同南荒巫神塔之间,还存在着某种古老的协定

    而这一世

    陈潇天外妖星的身份,便是由巫神塔所传出。

    故此。

    “那一位,我非见不可。”

    陈潇徐徐地摇摇头,一字一顿坚定说道。

    神武诸神,陈潇并不在意。

    但是大先知,他必须要见

    陈潇想要弄清楚,这位神秘的大先知,对自己究竟是什么态度,传出域外妖星的消息,又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我明白了。”

    郁梓璇点了点头,而后才道“不过,并非是我不给你安排,而是整个延金世家上下,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恐怕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

    “怎么回事”陈潇眉毛一扬。

    “事实上,那一位只在第一天时,稍稍显露过踪迹,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对此,郁梓璇并未隐瞒。

    相关消息虽然隐蔽,但并非是绝对机密。

    只要陈潇有心去调查,总能够弄清事实真相。

    “没有人知道,那一位去了哪里,即便是族中高层,对此也是讳莫如深。”

    将所知的一切情况告知后,郁梓璇微微凝眉,而后又迟疑道“只不过,在那一位到来后,祖地中一些区域被封锁,家主甚至亲自下令,任何人未经允许,都不得靠近那些区域。”

    陈潇顿时恍然大悟。

    如果说

    大先知现在还在延金世家祖地的话

    那么最有可能的区域,便是那些封锁之地

    “我知道了。”

    心中思绪电转,陈潇随即点头道“你把这些被封锁的区域,列一份清单交给我,到时候我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到那一位。”

    郁梓璇很快答应下来。

    自始至终。

    两人都没有直接提起大先知的尊号,而是以“那一位”来代称对方。

    有不少传言称

    大先知所拥有的力量,已经超越寻常武道体系。

    若是身处一定范围之内,即便只是念诵他的名,都会令大先知生出感应

    这一点,就连陈潇都做不到。

    说到底,陈潇尽管涉猎广泛,可最擅长的领域,终究还是武道体系。

    而大先知的力量,已经超出武道体系,属于命运因果一道,前世的他尽管有所涉猎,用来忽悠一般武者还行,可却不见得能压过大先知。

    放眼神武大陆

    南荒巫神塔的大先知,才是命运之道第一人

    “你还有什么问题”

    忽然,陈潇微微一笑,侧头望向郁梓璇。

    按理说,郁梓璇已经交代完一切,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

    然而,看这女子的犹疑态度,明显还有什么话,一直迟疑着不曾说出口。

    闻言,后者的脸颊上,不由微微一红,但是很快,便又正色道“陈潇,你既然是萧元派来的,那不知在阵道方面”

    “在我停留的时间里,如果有阵道方面的问题,你可以前来询问我。”

    恍然之余,陈潇咧嘴一笑。

    郁梓璇不由得大喜过望“那真是太好了刚好,我这里有几个问题,一直都没有想明白”

    如此狂热的劲头,倒是让陈潇愣了愣。

    望着郁梓璇的激动模样,陈潇心中不由微微一动。

    “说起来,这郁梓璇的阵道天赋,确实称得上极其惊人,留在延金世家当护道人,未免有些太过屈才了”

    陈潇心头越发明晰。

    如今的他,还是隐姓埋名。

    然而迟早有一天,他会彻底揭开身份,站到阳光之下,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与神武大陆诸神平齐,为对抗未来的魔灾做准备

    而一个势力越是庞大,所欲要的人手数量,也会呈几何级数增长。

    不仅需要陈潇自己足够强大

    他也同样需要一批拥有足够能力的心腹

    眼前的郁梓璇,便是一个极佳的人选。

    “郁梓璇。”陈潇忽然开口道,“若是将来有机会,你可愿脱离延金世家”

    “脱离延金世家”

    兴奋中的郁梓璇,登时微微愣了愣。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她凝眉沉吟一番,而后,才又坚定地摇了摇头。

    “多谢阁下的好意。不过,延金世家对我有恩,错非有他们收养,我或许早已幼年早夭,根本不可能活到今天。”

    她微微顿了顿,一脸认真道“将阁下带来此地,去见那一位,已经是我的极限,脱离延金世家之事留待以后再提吧。”

    说是留待以后。

    可任谁都听得出,这就是变相的拒绝。

    “无妨。”

    陈潇也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那就以后再提吧。”

    延金祖地,应龙庄园。

    “该死的是谁究竟是谁”

    一声愤怒的咆哮,突然撕裂了空气。

    病榻上。

    金厉云脸色惨白如纸,面色扭曲成一团“爹都是郁梓璇那个贱人都是她找来的野男人才让我变成了现在这样”

    全身多处骨折。

    五脏六腑重挫。

    筋脉断了大半

    被人从断剑崖下救回后,金厉云一得知自己的伤势,顿时便是脑袋一懵,而紧随其后的,则是强烈至极的滔天怨愤

    如此沉重的伤势,即便有灵丹妙药,想要彻底恢复元气,起码也得半年之久。

    养伤半年时间

    不仅意味着,他将错过祖祠考核。

    更会因为半年的空窗期,从而和其他同辈的天才,拉开不可挽回的巨大差距

    对于处在黄金年龄的金厉云来说。

    半年时间的差距,几乎相当于天地之差

    “此事,为父已经问过元老会。”

    床榻边,一名面沉如水的中年,缓缓收敛了气息,沉声道“要不了多久,元老会就会给出结果。无论那小子是谁,和郁梓璇是何关系,他都逃不出为父掌心”

    “金烈阳”

    正在此时,一道身影,跨入房中

    “元老会的审议结果,已经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