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2章 断剑崖,人如雨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此刻。

    聚集而来的众人,纷纷让开了道路。

    那是一道高大的身影,身高超过两米,肌肉微微隆起,又不曾失去美感,在迫近的一刹那,给人以阵阵窒息之感。

    “是是金连城金司南的哥哥”

    人群之中,有人低呼一声。

    就在不久之前,身为家族元丹境序列之一,金司南由郁梓璇保护,离开家族祖地历练,意图冲击金丹境界。

    原本,无论是谁,全都认为

    这完全是一次十拿九稳的力量。

    放眼神武大陆,元丹境的修为,尽管并不出众。

    但金司南终究是延金世家的序列天骄

    仅仅是凭借他手中的底牌,寻常的金丹乃至元神境,都不可能伤到金司南分毫。

    再加上郁梓璇亲自护道,还有诸多强大的追随者

    按理说,根本不可能出现意外。

    偏偏,金司南死在了外界,所有的追随者,也一同命丧黄泉,除了郁梓璇之外,一个都没有回来

    哪怕家族中的质询,没能从郁梓璇身上,发现丝毫异样存在

    包括金连城在内,金司南的亲友,全都一致认为是郁梓璇害死了金司南

    如若不然。

    为什么所有人都死了,偏偏只有你一人回来

    “怎么,莫非郁宗师觉得,连我也不够资格”

    见郁梓璇眉头皱起,金连城嗤笑一声,视线转向金厉云,淡淡地开口道“厉云族弟,这一次有我替你压阵,你大可以全力出手,无须有后顾之忧。”

    “如今延金世家出世,要让这些外来者明白,在延金世家的祖地里,是虎你得卧着,是龙你也得盘着”

    许多围观者纷纷眼睛一亮。

    说到底,陈潇终究是外人。

    一个外来者,在延金祖地还那么嚣张,甚至于还敢当众出手伤人,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知何时,金无霜也已爬起,压低声音道“厉云族兄,有连城族兄为你压阵,你无须顾忌这女人的身份,要是出了人命,也只能算他运气不好”

    “我明白了”

    金厉云登时气势大振。

    他一步走下飞剑,周身气息狂涨,一口口金色利剑,从他的背后跃出,密集的符文亮起,交织出一片恢弘的剑域

    身为元神境的准序列天骄,金厉云自然有着非凡之处。

    此刻他准备充分,催动了毕生修为,一口口金剑之上,皆有螺旋气息缠绕,散发犀利无比的锋芒,直接凌空锁定陈潇。

    “小子,刚才是我没有准备,现在,有连城族兄压阵,我看你还如何偷袭”

    “嘶”

    人群之中。

    霎时传来倒抽凉气的声音。

    金厉云的这一击,犀利无匹,一方剑域展开,无论是神是魔,似乎都要被撕裂开

    “这这这这是千岩烈金破神通”

    “厉云族兄竟将这门神通,修炼到了这等高深境地,能够将其以剑术形态施展,此刻,他同时操控六口法剑,便相当于六倍的千岩烈金破”

    当恐怖的肃杀与金气,充塞了八方虚空之时。

    陈潇的目光,却是穿过众人,落在了金连城身上。

    “你不打算和他一起上么”

    金连城的笑容蓦然一滞,旋即摇了摇头,冷冷道“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不过,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闻言,陈潇面露遗憾,轻笑一声“那就让你多站一会儿好了。”

    “太过狂妄,只会为你招来死亡。”金连城目中凶光一闪,“厉云族弟,现在就动手吧,不要让其他人看了笑话。”

    “好”

    话音落下的同时。

    金厉云悍然杀来,剑域扫过虚空,符文漫天,法则动荡,炽烈的金气喷薄狂涌

    “小心”郁梓璇小声提醒。

    而除了她之外,没人觉得陈潇会有胜算。

    毕竟,金厉云可是准序列天骄。

    一旦接下来的考核通过,更将成为真正的序列,等同于外界的公子级天骄

    要是随随便便来一个外人

    啪

    陈潇的一只手掌,划出神鬼莫测的轨迹,按在了金厉云的胸前。

    “你怎么”

    金厉云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错愕。

    尤其是,陈潇脸上的笑容,令得他悚然一惊,一股不妙的预感,骤然间浮现在心头。

    此情此景,简直和不久之前一模一样

    “既然你主动要求,那便再滚下去吧。”

    陈潇一咧嘴。

    手掌之中的力量,如能移山填海,崩天裂地般爆发

    在神墟之地时,陈潇修为突破,达到元神中期,一身实力之强,连神桥境中期,都不是他的对手。

    更遑论他还悟出了神通归一法

    对于如今的陈潇来说,举手投足,指掌翻覆之间,越发贴近天地大道,一招一式,皆都是神通之威爆发

    轰轰轰轰轰

    “噗啊”

    下一刻。

    金厉云面色扭曲,五脏六腑挤成一团,身躯弓成了大虾,再一次撞破了空气,凌空喷出一大口鲜血,好像流星一般追下断剑崖

    足足十多秒之后。

    才有撞击地面的声音,从断剑崖的下方传来。

    同一时间传来的,还有崖底武者的惊叫声。

    “不好了厉云少爷又掉下来了”

    “你居然还敢反抗”

    金连城的面色,骤然阴沉到了极限。

    只见他抬手一挥,狂暴的气息席卷,顿时,地面震颤,砖石碎裂,如同化作一道长龙,咆哮着向陈潇碾来。

    “小子,这里是延金世家祖地,不是你来的地方,胆敢在此伤人,我看你真是活得”

    “我刚才说过。”

    就在此刻。

    随着陈潇的声音响起,所有人呼吸猛然一窒。

    但见那个白衣少年,身形神鬼莫测,不知何时,跨过了数十丈距离,出现在金连城的眼前

    轰嗡

    一掌

    又是轻描淡写的一掌

    众目睽睽之下

    金连城身躯狂震,旋即,不受控制地高高抛起,好像一个破沙袋似的,紧随金厉云之后,同样被一掌打落断剑崖

    “你你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见陈潇缓缓转过身。

    坐看好戏的金无霜等人,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我打算要做什么,你们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陈潇露出浓烈的笑容,一步步紧逼过去。

    不多时。

    断剑崖之下,又有惊叫响起。

    “怎、怎么又有人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