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9章 延金祖地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金远明、金绮琴几人,紧跟在陈潇的身后,一时间彻底茫然了。

    那个白衣的背影,在他们的视野中,变得越来越高大,越来越神秘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

    金绮琴是个明艳的少女,一身红衣,身段很是修长,此刻正瞪着眼睛,小嘴张得老大,几乎可以吞下一个拳头。

    其余几名少年人,同样是瞠目结舌。

    “这少年和郁宗师又是什么关系”

    在他们的记忆中

    郁梓璇从来都是不苟言笑。

    即便是面对家族的高层,乃至那些半神级强者,郁梓璇的态度,也依旧是冷冰冰的,几乎不会有多少的变化。

    偏偏就在刚才,短短的片刻之间

    惊喜、焦急、意外、失望,各种各样的情绪,接连浮现在她的脸上。

    让金远明、金绮琴等人,有一种置身梦境的错觉。

    仿佛立在自己眼前的,不再是那个高冷的女宗师,而是一名和寻常人一样,有着喜怒哀乐的平凡女子

    不过,转瞬之间,郁梓璇的脸上,再度恢复平静。

    似乎刚才的连番表情变化,仅仅只是一个美妙的错觉。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回家族再说。”

    淡淡的声音传来时,郁梓璇已经先行一步,踏入了剑神峡谷之中。

    几人紧随其后,不敢落后太多。

    唯有陈潇。

    面上带着笑意,双手背在身后,步履轻盈,像是在郊游一般,显得格外轻松写意。

    这一幕场景,让金绮琴几人,不由更茫然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

    要知道。

    有资格进入延金世家做客的,不会不知道延金世家的实力。

    那可是足以媲美九大上宗的古老传承

    哪怕是半神来了此地,往往也会小心翼翼,以免触怒了延金世家。

    偏偏

    在陈潇的面庞上,看不到丝毫忐忑。

    似乎屹立在陈潇眼前的,不是一头庞然的嗜血凶兽,而是一只食草的小白兔

    “这个少年,究竟是无所畏惧,还是无知者无畏”

    疑惑归疑惑,一行人的速度,却是丝毫不慢。

    不多时,便已深入剑神峡谷。

    到了这个位置上,一般的寻宝武者,几乎不可能抵达。

    浓烈无比的金气,不断从地下涌出。

    毫不夸张的说

    这里确实是锻兵炼宝的圣土。

    若是能将一口兵器,在此熬炼上数十上百年,足以令其极尽升华,演化出恐怖的锋芒

    而如果修为不够强大,即便只是站在这里,都会感到肌体生疼,甚至被肆虐的金气,撕裂出无数道伤口

    “都小心一些,要是在家门口受伤,绝对会沦为笑柄”

    名叫金远明的俊秀少年低声提醒。

    几名少年少女警醒,连忙提起修为,运转功法,抵挡外界金气的侵蚀。

    延金世家的功法,以金属性居多,故而,功法一催动,几人顿时压力大减,一个个重新将注意力,投向了那个白衣少年。

    “我们修炼了家族功法,才能够轻易挡住金气。”

    “这来历不明的少年,又凭借什么去抵挡”

    “记得不久之前,曾经有尊主来此,不信邪想要硬抗,结果落了个筋折骨断,遍体鳞伤的下场”

    事实上。

    连郁梓璇的眼角余光,也在观察此时的陈潇。

    “实在是非常相似,不过,灵魂气息截然不同。你究竟是不是萧元”

    星沙海的一战过后。

    尽管受伤极为沉重,可郁梓璇的天赋亦是惊艳无比,竟是从陈潇的几次出手中,渐渐悟出了一些阵法奥妙,使得自身的阵道造诣,隐隐有了突破之意

    只不过,陈潇的手段太高深。

    哪怕到了现在,她还有部分细节,不曾完全悟通,卡在了最后的瓶颈上,一直苦思冥想到了今天。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

    在听说“萧元”到来的时候,郁梓璇才会显得有些激动。

    “如果这个自称陈潇的少年,其实就是那个萧元的话,或许我能够找个机会向他请教阵法方面的问题”

    如今回想起来,郁梓璇才意识到

    当初那个“萧元”,分明是一位恐怖的阵道大宗师

    “你们都在看我作甚”

    几双眼睛的注视下,陈潇微微咧嘴一笑。

    便是这一个笑容,几人全部都愣住了。

    空气中浓烈的金气,落在陈潇身上时,竟是发出当当的声响,不像是碰到了人体,反倒更像是撞上了钢墙,冒出令人牙酸的火星

    “这这这这”

    金绮琴再一次瞪大了眸子。

    郁梓璇的眼中同样流露出了惊容。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有人能以肉身硬抗这些金气,并且,非但没有受到任何伤势,就连衣服都不曾多出皱褶

    “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金远明整个人呆若木鸡“这到底是武者的肉身,还是人形的防御秘宝”

    唯有郁梓璇眸子一亮。

    “前面就到了。”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一时间,郁梓璇的步伐,明显变得轻快许多,很快便领着众人,穿过了一重重嶙峋的怪石。

    这些怪石显然不是凡物,而是以法阵幻化而出,即便有外来者来此,只要无法看穿法阵,就不可能来到剑神峡谷深处。

    而最终,几人的眼前,豁然开阔起来。

    “到了”

    出现在眼前的

    赫然是一片开阔无比的空间。

    众人立在一处断剑形状的悬崖上,下方是一座座缥缈的宫阙楼阁,有的宛若山峦般连绵成群,也有金色的神塔直冲天际。

    简直像是一瞬间,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

    便是延金世家的祖地

    “嘿,快让我瞧一瞧,今天刮的是什么风,居然把郁宗师刮来了”

    众人才刚刚站定,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了起来。

    只见另外一名女子,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一脸优哉游哉,同样来到了断剑崖上。

    这名绿裙女子,似乎对郁梓璇,抱有极大敌意。

    “嗯这小子是什么人,居然拿着你的通识符”

    突然,她眸光一动,锁定了陈潇。

    不怀好意的声音,一下逼近了过来。

    “啧啧啧,郁梓璇啊郁梓璇,别人都当你是高冷女神,没想到你喜欢这种口味居然找了比你还小的姘头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