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4章 我有一剑,可裂苍天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此时此刻。

    强敌漫天,神威如狱。

    一座又一座冰雪神国,那是幽雪宫独门大神通,凛冬冻土所化的领域攻击。

    不仅弥漫着恐怖低温,连寻常神兵都会冻裂,更是蕴含无可匹敌的镇压之力,一重更高过一重,镇压得八方虚空不断开裂

    而宫育华暴怒之下,所祭出的白色长绫,同样是一件半神器。

    乍一看柔软无比,可绽放出的华光,却好似利剑一般,轻易便能毁城裂地。

    威能之强,便是同为半神,也要退避三舍。

    反观陈潇

    那个身着白衣的少年。

    此刻一手背在身后,衣衫猎猎,被吹拂得紧贴在身上,脚下大地不断沉降,被惊悚的压力压得寸寸龟裂。

    “萧元”

    “萧道友”

    “恩公”

    见此情形,颜幼忧几人,顾不得许多,当即出手,相助陈潇。

    只是面对幽雪宫诸强,那堪称铺天盖地的攻击,寥寥数人的力量,实在显得无比渺小

    双方甚至还未完全碰撞,修为最弱的顾怀玉,便已经一口鲜血喷出,身形摇摇欲坠,几乎被头顶的压力压趴在地

    蛮心尊主夫妇,亦是好不到哪里去。

    脸色惨白如金纸,五脏六腑挤成一团,错非体魄够呛,几乎也要当场吐血。

    须知。

    他们虽是尊主修为

    可幽雪宫到来的强者中,神桥境尊主足有数十名

    其中任何一人,都不弱于他们。

    “根本对抗不了”

    在双方交击的第一时间,颜幼忧的脸色,便骤然凝重无比。

    她能够清晰地察觉到

    来自幽雪宫强者的攻击,其中的绝大部分,都称得上是极具针对性,对她的功法极尽克制,显然俱是精挑细选,看似是针对陈潇,可实际上,却都是冲着自己而来

    “糟糕,被暗算了”

    颜幼忧暗道一声不好。

    可就在下一秒。

    铺天盖地的攻击降临,那个白衣翩然的少年,忽然露出了笑容。

    “你们倒是很有想法”

    伴随着陈潇的笑声。

    一道恢弘无比的剑光,煌煌炽盛,如天如渊,像是一口通天彻地的剑柱,将冰火大雪山所在的空间,自下而上,一分为二

    这一刻。

    时空宛如静止了。

    若是从远处看去,空间出现了断层,一座座冰雪国度,被一股无形之力,从中间剖成了两半

    不仅如此

    这道广阔无比的空间断层,一路从大地的深处,蔓延至无穷远的天际,好似一整个世界,都被这一剑生生劈开

    越是强大的武者,越是能够感受到,这一剑中的神威。

    锵锵

    也就是这一刻。

    方圆万里之内,所有的武者佩剑,突然失控飞出,向着万剑大雪山方向,齐齐颤鸣颤栗。

    就仿佛

    在拱卫它们共同的君王

    万剑朝拜

    “我的天呐”

    无法形容这一剑的光辉。

    无数目睹这一剑的武者,心神间只剩下一片空白。

    只剩下浩浩荡荡的剑气剑光,在天地之间游走穿梭,随着时间的流逝,非但没有减弱的迹象,反而变得越来越恢弘炽盛

    天地之间,唯余一剑

    “这这这这”

    近在咫尺的颜幼忧等人,早已彻底目瞪口呆,傻傻地望着那个少年,在视野之中,变得越来越高大伟岸,像是一尊无敌的剑神,只此一剑,可裂苍天

    纵然是他们,也根本看不明白。

    陈潇的气息,依旧那样平平淡淡,让人感受不到丝毫威胁。

    偏偏那惊世的一剑,比骄阳更加炽盛,比群星更为璀璨,似乎在这一剑之下,天崩地裂,诸神陨落

    终于。

    凝滞的时空,恢复了流动。

    噗

    噗

    噗

    突然,有轻嗤声响起。

    高天之上。

    一个又一个幽雪宫强者,接二连三身躯狂震,尽管身上并无伤势,气息却消失不见,突然间变成了空壳,好似下饺子一般,不断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他们的肉身尚存,魂魄却早已被一剑斩灭。

    此情此景,漫天尊主,星辰陨落

    “不这不可能”

    宫育华面色扭曲,她受到的伤势不重,可手中的白色长绫,不知何时化作碎片,让她心脏一阵阵抽疼。

    更重要的是

    此时葬身在这里的,都是属于她的部众

    哪怕是在幽雪宫内部,也有着不同派系划分。

    譬如蓝山道人,就和她属于不同派系,各有各的麾下部众。

    这一次,为了围剿雪冥魔女颜幼忧,宫育华手下的力量,几乎倾巢而出,偏偏被陈潇这一剑,当场斩绝了一半以上

    可想而知。

    哪怕她最终成功了,自身势力也大有可能一蹶不振,不知需要多少年时间,才能够完全恢复过元气。

    毕竟,强者的培养,是需要时间的。

    被陈潇一剑斩杀的尊主,是她手下近千年的积累

    “该死该死该死啊”

    望着自己的手下,就在自己面前魂飞魄散,宫育华面色扭曲,一双眼睛猛地赤红,尖利至极的嘶叫声,震得大雪山簌簌颤动。

    “贼子,即便是死亡,也饶恕不了你的罪过”

    “老身要抽出你的三魂七魄,放在地寒火宫里,点灯烧上一万年啊”

    然而,一剑斩杀诸多强者,陈潇面色平淡,看不出丝毫的波澜。

    对于眼前这一幕,他多少有所预料。

    之所以同意凤灵圣女求和,并非是畏惧敌人数量太多

    而是因为,他需要准备的时间

    如此强大的剑道神通,以他现在的修为,并不能随时随地催动,还需要一个时间差,来让陈潇做好一切准备。

    布置法阵场域、沟通地脉之气等等,全都需要时间来进行。

    先前他分出诸多虚空化身,并不仅仅是在参悟传承,更是以水磨工夫的速度,渐渐将神墟之地残存的法阵,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

    这方剑阵,名曰裂苍。

    只为应付可能存在的重大威胁

    “刚才是第一剑。”

    所有人都可以清晰地看到。

    那个白衣猎猎的少年,并指成剑,遥指苍天,无穷无尽的虚无剑光,弥漫着大道的波动,汹涌的向他手中汇聚而来。

    “现在,是第二剑。”

    宫育华目眦欲裂的注视中。

    陈潇手起掌落,徐徐再出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