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7章 万古岁月尘与土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多谢道友”

    冥冥之中,有感激的呢喃传来。

    陈潇神情怔然,无声的立在那里。

    他一身狂暴的气息,此时正在飞速衰退,数不清的灵光散开,如同尘埃一般飘散。

    这些远古的英灵,终究还是离去了。

    事实上

    他们的本尊早已战死,在漫长的岁月之前,舍身就义,不惜魂飞魄散,才将葬帝卫封印在了此地。

    如今复苏过来的,不过是一些执念罢了。

    心愿已了,执念自然消散。

    “恭送诸位道友”

    最终,陈潇向着虚空长揖,送上最崇高的致意。

    尽管他并不认识这些英灵,甚至不是同一个种族,不属于同一个时代,可当年的这些英灵,乃是为守护族人而战死,哪怕时隔亿万年时光,执念也依旧不曾熄灭。

    那么

    自然当得起他陈潇的尊敬

    鞠躬尽瘁,死而不已,不外如是。

    只不过,即便是获得了胜利,陈潇的心中,没有任何喜悦之情。

    说到底

    这只是一场远古大战的余波罢了。

    真正的葬帝劫一旦爆发,连偌大的神朝、至高的神帝,都会被彻底葬送覆灭掉,远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够对抗。

    听那尊葬帝卫的话

    明显在他的背后,还存在更大的黑手。

    现在还远远不到掉以轻心的时候

    “嗯”

    正当陈潇蓦然之时,突然眼中神光一闪,他扬手一抓,一道发丝般的黑线,在即将消失的一刹,突然被他抓在了手中。

    嗤

    漆黑如墨的发丝,像是突然遭受刺激,猛地乌光大绽,竟是要凭空遁去,消失在陈潇眼前

    “想跑”

    陈潇冷冷一哼,一口青铜小棺,出现在他手中。

    下一刻,棺盖勉强开启一丝,自上而下,将这缕发丝吞没掉。

    啪

    某种无形的联系,随着青铜小棺闭合,被生生地切断开来。

    陈潇能够清晰感受到

    那一缕发丝,蓦地失去活性,良久,才缓缓地落定了。

    “那那东西被灭掉了”

    一直到这个时候,镇天殿殿灵的声音,才满是惊疑的传来。

    陈潇扭头看去,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只见先前登场的时候,尚还霸气无边的镇天殿,此刻缩小到拳头大小,在虚空中时隐时现,仿佛随时有可能遁空而去。

    “那那是什么鬼”

    回想起先前的场景,殿灵的面孔更黑了。

    天可怜见

    原本他好不容易,在漫长的沉睡之后,才将古神天渊中吞噬的神料,彻彻底底的消化干净,一路进化到了神品天阶的巅峰。

    只差半步,就能成为神品圣阶

    原本打算一展身手,将所有的强敌镇压,却完全没有预料到

    竟会遭遇如此诡异的葬帝卫

    先前压境的诡异黑雾,拥有着恐怖的腐蚀性,连他晋级后的神殿本体,也都完全抵抗不住,瞬间就遭受到严重侵蚀。

    错非陈潇及时动手,以六道天轮术御敌

    说不定这会儿的镇天殿,已经被腐蚀成断壁残垣

    “还是那些诡异黑雾,无论是白虎帝葬,又或者是古神天渊,你都不止见过一次。”陈潇的声音随即响起,“只不过,这一次的黑雾浓度,起码是之前的千百倍之多。”

    从前他几次遭遇黑雾,其中诞生的魔怪再怎么强大,顶天也就是金丹、元神境界。

    仅凭小六道轮回掌就足以克制。

    而这一次

    诡异黑雾的浓度,不知飙升多少倍,其中孕育的魔怪,尽皆是神境强者,更有葬帝卫这种,疑似从远古的时代,一直活到今天的存在

    两者差距之大,不可以道里计

    “居然又是那些黑雾”

    镇天殿殿灵不由惊骇失声“怎么走到什么地方,都能碰到这些黑雾”

    陈潇忍不住笑了“是啊,这样一想的话,我和这些黑雾还真是有缘呢。”

    然而

    少年的眸光,却是极冷极冷。

    他隐约已经意识到,自己或许在无意之间,已被卷入了一方千古大局

    这是他上一世时,不曾经历过的遭遇。

    “不过,究竟谁是棋手,而谁又是棋子,结果还犹未可知”

    稍稍安抚了一番殿灵,又对镇天殿的本体,进行了细致的检查,确认诡异黑雾的侵蚀,并未损伤到本源部分,陈潇的视线才重新扫出。

    突然间。

    一道虚无的光门浮现,风夏雅低沉的声音,随之从中传了出来。

    “萧元,你进来一下。”

    自从两人认识以来,这是小丫头第一次,直接称呼陈潇名字。

    陈潇怔了怔,旋即摇摇头,迈步踏入光门中。

    光门背后的空间,远比外界看到的,更加绚烂神圣,像是一方神国般,充斥着神圣的气息。

    在第一时间,陈潇便察觉到

    眼前这方神圣的空间,很可能是遗迹的核心

    “这里是阴阳镜的内部。”

    风夏雅的声音传来,少了些平日里的活泼,相反,多出了一丝丝的伤感。

    阴阳镜

    陈潇心神微微一动。

    “阴阳镜。”

    就在这时,一道窈窕的倩影,缓缓从光芒中走出“是帝明的本命神兵。”

    通常而言。

    武者催动法宝神兵,要么直接以法力驱动,要么运转相应的功诀,在这之中,多少会存在一个时差。

    而若是祭炼成本命神兵,则能将这时差大大缩短。

    甚至炼到极致地步,本命神兵如臂使指,几乎相当于第二个本尊,足以令武者实力暴增

    只不过,本命神兵的祭炼,消耗极大,且与武者心血相连,一般情况下,一名武者终其一生,也只能祭炼一件罢了。

    故而,才会有了一种说法

    兵在人在,兵毁人亡

    而如今,阴阳镜在此,那便意味着

    “那个是”

    陈潇双眼猛然一眯。

    在这片神圣空间的尽头,坐落着一张古朴的石椅。

    石椅之上,一道身影落座。

    万古岁月流逝,无数年的尘与土,尽皆落在石椅上,将这道身影完全尘封,几乎看不出真容。

    但在这一刻,陈潇仍有预感,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帝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