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混沌种青莲!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该死你想杀人吗”

    “快住手啊你这一掌下去,蛮心尊主必死无疑”

    “见鬼的,快阻止他”

    一时之间,许多武者怒喝,接二连三出手。

    很多人根本就无法理解

    陈潇明明和蛮心尊主,没有任何的仇隙,为何会在这种场合,突然对蛮心尊主发难

    只是,时间不容他们多想。

    “赶紧拦住他,如若不然,蛮心则危矣”

    一名宫装美妇人,突然娇咤一声,步踏虚空,直奔陈潇而来。

    然而,此地终究压制惊人,以这美妇的速度,最起码也要三个呼吸,才能杀到陈潇身边。

    就在这时,宫装美妇人的身上,腾起阵阵血雾,这并非是体修战技,而是一门保命秘法,在倾刻间,将她的全部潜力激发,一身速度,更是飚至空前的极限

    按理说

    此类秘法极为伤身。

    一旦动用,轻则气血亏损,重则修为倒退。

    若不是情不得已,极少会有人动用。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并无更好的选择

    “是蛮心尊主的好友琼月尊主,她居然也来了这里,这下怕是难以轻易收场了”

    “不过,此子太过嚣张,合该有此一劫”

    而在远处,齐九幽深吸一口气,一双深邃的眸子里,流露出轻蔑的冷意。

    事实上。

    就连他都没想到

    陈潇竟能一转过头,就又惹出如此麻烦

    此时此刻的场景,完全是引发了众怒,遭到所有人的围攻

    “看样子,此子怕是灾星体质,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一堆麻烦。”齐九幽眼神阴冷,在那里沉声自语,“此番他引发众怒,我只需稍加推波助澜,或许就能将其”

    “颜幼忧。”

    就在此时。

    陈潇嘴唇微微翕动,轻轻吐出几个字来。

    “拦住他们。”

    “谁”

    听见陈潇开口,不少人一脸茫然。

    唯有少数几人,蓦地头皮发炸,一股惊悚的寒意,骤然漫过虚空,冻彻人心,令人寒毛根根倒竖

    “颜幼忧颜幼忧这个名字好像是”

    正要离去的凤灵圣女,脚步猛然之间顿住了。

    错愕、呆滞、震骇种种不可思议的情绪,尽皆浮现在她脸庞上

    颜幼忧。

    她曾经从幽雪宫长辈口中,不止一次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是”

    “哎。”

    就在这个刹那。

    一声淡漠的叹息,传遍了四面八方。

    在场每一个武者,下至元丹金丹境,上至神桥境尊主,如同化作了泥塑冰雕,身形尽皆定格在了原地。

    唰

    一道寒风吹拂而过,换了黑衣的颜幼忧,悄然来到陈潇面前。

    无声无息,宛如幽灵。

    可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个黑衣女子身上,弥漫而出的恐怖压力,充塞了八方虚空,几乎要将一切冻结

    一个数十年来震慑人心,足以小儿止啼的名字,猛然间跃入他们脑海。

    “她她她她是雪冥魔女”

    “颜幼忧啊”

    谁都没有料想到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少数几位神桥境尊主,便是全场最高战力时,居然有桥天境半神杀出

    更重要的是,这位桥天境半神,乃是凶名赫赫的雪冥魔女

    而如今。

    颜幼忧一出手,便定住所有人。

    任凭他们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她禁锢

    “他的情况如何”

    颜幼忧望了眼蛮心尊主,而后才波澜不惊地问道。

    陈潇摇了摇头“情况稍微有些不妙,他冲击天梯的时候,燃烧自身气血对抗,结果最终失败,遭到混沌气的蚀体”

    听闻此言。

    那冲来的宫装女子,不由对他怒目而视“贼子蛮心若有任何差池,上天入地,本宫都不会放过”

    “让她闭嘴。”

    陈潇皱了皱眉。

    颜幼忧轻轻一抬手,顿时,暴怒的宫装女子,就被封住了声音。

    “一般情况下,若是血肉消融,确实需要生肌丹。只是这一次,混沌气蚀体,却没有如此简单。”

    陈潇平静地摇摇头,语气却是不显焦急“混沌气太过强大,除非服用的是神药,否则无论何种丹药,都会被混沌气吞噬,成为折磨他的力量。”

    诸多武者不由面面相觑。

    如果陈潇所言不假

    那么他们刚才的举动,完全是在送蛮心去死

    反倒是陈潇及时的阻止,才暂时挽救了蛮心性命

    “不过,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大家也都是好心何况现在,蛮心尊主也快不行了,你光在这里说大话,鄙夷出手的好心人,又能够起到什么帮助”

    人群之中,突然有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很是飘忽,虚虚实实,让人摸不清来源方向。

    “没错,我们也是好心罢了,你口气这么惊人,还有雪冥魔女撑腰,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救得了蛮心尊主”

    第一时间,就有武者出声附和。

    颜幼忧冷哼一声,那人瞬间脸色惨白,浑身瑟瑟发抖,竟是当场被吓尿了,一股尿骚味,从他两腿之间飘出。

    雪冥魔女,凶名太盛

    “不用吓他们。”

    陈潇似笑非笑,瞥了那人一眼。

    而后,他才悠然笑道“救治蛮心尊主的方法,说出来再简单不过。”

    “只要取一丝混沌气,以特殊手法炼入他肉身,就能够反过来,将蚀体的混沌气吸收”

    “取一丝混沌气,炼入蛮心肉身”

    又有人暗中开口,厉声呵斥陈潇“你说得倒是容易,不过在场这些人中,又有谁能取来混沌气说白了,你也只是随意胡扯,没办法真正证实什么”

    话到一半。

    所有人眸子瞪得滚圆。

    就见陈潇身形一闪,好似踏青一般,闲庭信步,踏上了苍茫的天梯。

    滚滚混沌气垂落,像是要冲垮虚空,遮断万古的时空。

    然而

    众目睽睽之下,那个白衣少年,就那样行走在混沌之中,犹若一尊混沌的古神,天地亡而我不亡,大道灭而我无终

    一步一青莲。

    花开一世界。

    旋即。

    陈潇轻轻地抬手,采摘下一缕混沌气,又缓步踏出混沌范围。

    自始至终。

    全场震骇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