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4章 风险与机缘并存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这一刻。

    所有人感受到,一股空前的压抑。

    突然

    苍苍茫茫的混沌气中,一座神桥骤然横空,像是连接了天与地,要从无尽混沌之中,生生打穿一条通神之路

    “神桥居然是一尊神桥尊主”

    有武者当场失声惊呼。

    更有甚者,脸色微微一变,认出了神桥的来历。

    “星龙纹、蛮神华刚才的那人,好像是蛮心尊主”

    “居然是蛮心尊主以他那种脾气,居然能混在人群中,一直到现在,才显露出真正修为”

    不少人面色震撼,同时,又感到深深的悚然。

    要知道

    在诸多神桥境尊主之中,蛮心尊主是以脾气暴烈而著称。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藏身在武者队伍里,一直隐藏到了不久之前,终于突然爆发,试图第一个对天梯发起冲击

    在此之前,众人均一无所觉。

    “能够修成神桥境尊主的,没有哪个是简单货色啊”

    “蛮心尊主粗中有细,那么其他的尊主呢,在场有这么多的人,到底还有多少强者,依旧在暗中隐匿身形”

    一时间,不知有多少武者,心神一阵凛然。

    直至此刻,他们才意识到

    或许。

    那几位公子级天骄,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但真正强有力的竞争者,绝不只是那些少年天骄。

    而是还有那些老谋深算的老牌强者

    “蛮心尊主乃是罕见的体修,想必他也是认定了,此地压制修为与神念,身为体修的自己,在天梯上占据更多优势”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沉声分析断言,引来了一片附和声“根据老夫的推算,还有古籍记载中,混沌气的压力强度等等,他至少能攀登五十级台阶。”

    “才才二十级,朽木老人,你不会搞错了吧”

    “那可是神桥境尊主啊,结果只能登上五十级”

    在白发老人的身旁,好些武者不敢置信。

    天梯一共有多少级

    没有人知道答案。

    但仅仅是暴露在外,可被观测的那一段,就已超过百级之多

    若是连神桥尊主,也只能登上五十级,那其他的武者,岂不是全无希望

    “是啊,朽木老头,你是不是算错了”

    “虽然你自称天演师,可你那点天演术,总是时灵时不灵的,怕是这次又错了吧”

    众人完全没有相信,还有人干脆出言挤兑,令老人霎时脸色涨红“那、那只是老夫故意为之罢了”

    “再说天演术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信则有,不信则无”

    “不对你们这些小混蛋,居然有敢消遣老夫”

    老人才辩解了几句,就被周围人打断了。

    “行了行了,别吹你的天演术了”

    “之前我可是听说了,你去极北冥王府招摇撞骗,结果被里面的半神打出来了”

    “你们你们孽障孽障啊”

    朽木老人气得脸色通红,连连用力跺脚,一时间,这一小片区域中,气氛哄笑成了一团。

    不过更多的人,则是紧张无比。

    连对石碑的参悟、陈潇几人的纷争,都被暂时抛下了,几乎所有人的视线,此时都聚集到了天梯之上。

    “蛮心尊主”

    陈潇眯了眯眼,忽然摇了摇头。

    “他登不上五十级,最多在十一级时,就会被轰落下来。”

    “这绝对不可能”

    不远处的朽木老人,当即耳朵一动,忍不住开口辩解道“萧小友,你可能有所不知,老夫在进入此地时,就有一种强烈预感,只要身处这片遗迹,老夫的天演术成功率,绝对能够达到惊人的地步”

    “不”

    话才刚说完。

    天梯之上,忽的传来不甘的怒吼。

    紧接着,一道浑身是血的身影,周身弥漫着煞气,轰地一声,从石质阶梯上滚落,好似一颗陨石一般,砸落在众人的眼前

    “嘶”

    前一刻,众人还在议论纷纷。

    下一刻,元气凝滞,时空僵固,各种不同的神色,尽皆定格在脸庞上,化作了一幅怪异至极的图景。

    “救就我”

    直到蛮心尊主的呼救,虚弱无比地响起,才有人猛地回神,赶忙迎上前去查看。

    至于那朽木老人,则完全呆立原地,老脸一阵火辣辣。

    “刚刚好十一级”

    老人满脸的难以置信“这、这不可能老夫明明感觉到”

    陈潇说了十一级,结果就真在十一级时,蛮心尊主支撑不住,从天梯之上滚落

    朽木老人心中深知

    这份眼力见识究竟有多恐怖

    只不过在这时候,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被蛮心尊主的伤势吸引了过去,完全没有注意到此事的惊人程度

    “难不成,此子和老夫一样,都对这神墟之地,存在着莫名感应”朽木老人一脸惊疑。

    与此同时。

    看到蛮心尊主伤势的一刹,许多人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身为神桥境体修,蛮心尊主的体魄,自然是格外强大。

    然而此刻,呈现在众人眼皮底下的,却是一具骨瘦如柴的身躯,血肉仿佛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一张薄薄的人皮,贴在蛮心尊主的骨架上

    “糟糕,蛮心尊主快不行了”

    “他的血肉在融化,快给他服用生肌丹”

    有武者惊呼一声,忙不迭地取出丹药,就要喂蛮心尊主服下。

    千钧一发之际。

    陈潇突然出手,一道神通打来,将这枚生肌丹击碎。

    取出丹药的武者,当即勃然大怒“混账,你想要做什么”

    蛮心尊主的人缘还算是不错。

    因而,就在第一时间,即有多名武者,冲着陈潇怒目而视。

    “萧元,蛮心尊主,并没有开罪过你你这样可是在杀人”

    有人大声厉喝“你是想要害死蛮心尊主吗”

    “我这是在救他。”

    陈潇眼帘低垂,不紧不慢开口,抬手又是一击。

    几名惊怒交加的武者,手中刚取出的丹药,同时被陈潇摧毁殆尽。

    “你想做什么”

    有人狂怒大吼。

    “救人。”

    陈潇看也不看,手起掌落,轰在蛮心尊主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