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1章 求人之时,需要跪下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平心而论。

    哪怕是在此之前,陈潇强势出手,将两人重创时。

    齐九幽也不曾如此惊惧过

    毕竟,在那个时候,他还能自我安慰

    陈潇只是仗着年长,才能够压他们一头。

    若是比拼真正的天赋,自然远远无法与他们相比。

    如若不然,面对满地的神级传承,陈潇却迟迟不出手,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除非其中存在着猫腻

    齐九幽是这么想的,炎赤离亦是如此认为。

    哪怕是许多围观的武者,心中也抱着同样的想法

    偏偏此时

    “我要做什么”

    面对那无力的质问,陈潇只是平静一笑,悠然道“你说我想做什么”

    话音落下的同时,陈潇徐徐的抬起一只手。

    掌心之中,有黑色的符文,好似潮水一般,缓缓的律动着。

    “你居然”齐九幽毛骨悚然。

    他选择了这块石碑,当然能够一眼看出

    陈潇此时所施展的,正是身前石碑之上,所铭刻的神级神通

    “不这不可能”

    然而

    说时迟,那时快。

    陈潇的手掌,已然按在了石碑上。

    哗哗哗

    陡然间,乌黑色的华光,汹涌冲天而起。

    紧随其后,一枚黑色印记飞出,落在陈潇的手背上。

    “这这就没了”

    纵然多少有了些心理准备,顾怀玉依旧一脸痴傻呆滞。

    此时此刻的石碑上,所有痕迹消失殆尽,变得彻底光洁如新,仿佛先前的乌光,只是所有人的错觉罢了。

    无边无际的寂静

    碑林中的每一个武者,尽皆目光呆滞僵直,连参悟传承都忘记了,只有嘴巴张得老大,瞠目结舌地望着那个白衣少年。

    此情此景,如梦似幻

    “我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如果说,先前的火系传承,还能够解释为,此人掌控天火,才能瞬间领悟传承”

    “那么现在齐九幽的石碑上,铭刻的可是一门魂道传承”

    “结果,依旧是瞬间领悟”

    一时间,元气凝固,时空定格

    无论是齐九幽,亦或是炎赤离

    此刻皆都脸色涨红,脸皮一阵抽搐,如同在大庭广众下,被狠狠抽了个耳光。

    那种火辣辣的痛感,称得上是前所未有

    更别提,其他一般武者,早已目瞪口呆

    “你你究竟想做什么”

    深深的吸了口气。

    一个可怕至极的念头,浮现在齐九幽的脑海中。

    如果说,他和炎赤离的猜测,刚好与事实正相反

    那么眼前的白衣少年。

    将要比他们想象之中恐怖千百倍

    “我想做什么,不是在一开始,就知道了吗”

    陈潇每上前一步,齐九幽便后退一步。

    当陈潇一连走出十丈,大名鼎鼎的齐公子,已然退到十丈之外,被另一块石碑,挡住了后退的去路。

    “你想要参悟这一块”

    伴随着平静的轻笑,白衣少年一掌拍落。

    霎时间,石碑震动,光芒冲霄

    这一块石碑上的印痕,也随之消散于无形中

    齐九幽脸皮剧烈地抽了抽。

    比起不知遮掩的炎赤离,他的心思就要深邃上许多,先前的那一块石碑,并非是他最渴望之物,而是他故意选择下来,藉此蒙蔽旁人视线所用。

    他真正看中的,则是刚才这一块。

    结果,还没有开始参悟,就被陈潇一掌抹去

    “又或者是这一块”

    两人的身形还在倒退,从偌大的碑林中穿过,周围是一个个武者,呼吸急促,却不敢动弹一丝一毫。

    而此同时。

    陈潇的掌印,又一次落下。

    石碑放光,传承化印

    “小、小子不要太嚣张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炎赤离,你又想去哪里”

    齐九幽才刚挤出一句话。

    陈潇反手一掌拍出,赤色的掌印横空,化作一朵火莲绽放,落在一块石碑之上。

    正试图悄然遁走的炎赤离,顿时身形一晃,双瞳发红充血,差点将一口牙齿咬碎

    “该死的小子,本公子和你拼了”

    从小到大,他何曾受过这等屈辱

    如今在陈潇身上,连连遭受重挫,炎赤离终于忍不住,暴起猛攻陈潇

    “年轻人,不要太冲动。”

    然而。

    回应炎赤离的,只是陈潇的一击。

    神通归一法,一法即万法

    轻轻屈指一弹,落在炎赤离的眼中,却像是无数神魔,在一瞬间,对他爆发亿万攻击

    “不”

    仅仅一个照面,堂堂赤离公子,便再度遭到重创。

    身形好似破布袋倒飞,浑身骨骼噼里啪啦爆响,英俊非凡的面孔凹陷,全身上下到处滋滋飙血

    轰隆

    当着所有人的面。

    炎赤离砸入碑林深处,再也没有了任何反应。

    “嘶”

    直至此刻。

    才又有倒抽凉气声响起。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已经超过理解的范畴,近乎于神迹一般,哪怕是十年百年之后,依旧会铭刻在记忆深处

    “还有你。”

    做完这一切,陈潇一挥衣袖,再度回过头来。

    齐九幽浑身一颤,莫可名状的惊恐,将他整个人笼罩。

    “你你你不要过来”

    毛骨悚然之下,什么风度形象,都被抛在脑后。

    然而。

    陈潇依旧在逼近,身躯行走在阴影中,宛如一尊盖世魔神,压迫众人的心灵,几乎将人的道心压垮

    噗通

    忽然间,齐九幽浑身一颤,身形不受控制,一屁股跌坐在地

    “你你究竟要怎样才愿意”

    细弱蚊呐的声音,从齐九幽口中传出“才愿意放手”

    全场武者窒息。

    声名赫赫的齐公子,竟对一个无名少年当众退让认服

    若是这则消息流传出去,绝对是一场空前大地震。

    不知道多少神武洲武者,都会被惊掉一地眼球,心目中的少年偶像,在一夜间破碎殆尽

    “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

    陈潇的脸上,含着淡淡的笑意。

    可是他的声音,落在齐九幽耳中,却显得分外冰寒。

    “求人之时,需要跪下。”

    这一刻。

    天地无声,万籁俱寂

    只剩那个白衣少年,屹立神峰之巅,俯视苍茫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