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9章 宗师不过如此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一时间,空气沸腾。

    四面八方的视线,全部都聚集过来,落在陈潇一行人的身上。

    “这几个家伙的胆子未免有些太大了”

    “那可是古力宗师啊,他的一手破阵术,就算同为宗师级,也对其赞叹不已,一个黄毛小丫头,居然也敢当众质疑”

    纵然深处冰天雪地之中。

    在场的许多武者,依旧在议论纷纷。

    在他们看来

    无论是风夏雅这小姑娘,还是旁边的陈潇一行人,接下来恐怕都会遭了秧

    “古力宗师,这”

    面对神色渐冷的古力,顾怀玉霎时额头冒汗。

    天可怜见。

    他只是半路途径之时,见到陈潇等人势单力孤,才会在好心之下,邀请他们加入了队伍。

    却完全不曾料想到

    这个年幼的小姑娘,竟会如此出言不逊

    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宗师级炼阵师,就算是他顾怀玉的长辈,也会对其施以最高规格的礼遇

    “若是惹怒了古力宗师,整个探索的进程,都会被耽搁在这地方”

    顾怀玉额头沁出汗水,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

    不要看古力宗师,能够好声好气,同他顾怀玉对话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看重他的潜力。

    而不是他顾怀玉,真的已经拥有了同这样一位大宗师,平起平坐的对话资格

    “几位道友”

    思及至此。

    顾怀玉转终于转过身,面色带着丝丝歉意,向着陈潇几人看来“这一位乃是古力宗师,在冰火大雪山一带,位列十大炼阵师之一,就算是顾某也需要”

    话还没说完。

    风夏雅就已经嚷嚷开了“就这么一丁点本事,居然也能位列十大你们大雪山的武者,阵法造诣也太落后了吧”

    这一回。

    全场彻底死寂无声。

    一双双眼睛彻底瞪大,所有武者尽皆瞠目结舌,自以为产生了幻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只剩下越发粗重的呼吸声,在飒飒的风雪中回响不定。

    然而几乎没有人知道

    小丫头并非是捣乱,而是真的极其惊讶。

    尽管神族最引以为傲的,还是强大无比的肉身体魄,在炼宝炼器炼阵之道上,则要比如今的时代逊色上许多。

    然而。

    风夏雅终究是大帝之女。

    相当于站在山巅俯视大地,天生便立在了制高点之上。

    哪怕神族时代的阵道,还显得很是粗糙低劣

    可若是论阵道上的见识,在场的绝大部分人,仍要被这个小女孩吊打

    “哼”

    此时此刻。

    古力宗师面色一沉。

    一股摄人心魄的压力,缓缓地向周围弥漫开。

    这位古力宗师本身的修为,竟然也达到了元神境巅峰,就算距离神桥境界,亦是只剩下了一步之遥

    如此修为

    在所有进山的武者中,也许算不上是最强,但也绝对是顶尖一流。

    “小丫头。”

    棕衣老者徐徐开口,声音含着一丝沙哑“你家长辈莫非没有教过你祸从口出这个道理”

    风夏雅顿时便翻了个白眼“我家大人还教过我,实话必须得实说,但若是惹来了灾祸”

    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

    正当古力宗师在内,所有人都认定了,这个女孩要服软时

    却见风夏雅翻了个白眼,噗嗤噗嗤笑着说道“那就把所有的灾祸,全部一起打死便是”

    一旁的姬菲菡和颜幼忧,皆是听得眼角一阵乱跳。

    要不是再三求证过

    她们甚至又要再怀疑,风夏雅乃是陈潇之女。

    别的暂且不提。

    光是这种无法无天的气质,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很好如今的年轻人,倒是越来越有胆了”

    古力宗师的脸色,霎时显得越发阴沉,一股压抑的气息,在空气里不断蔓延。

    只见这位大名鼎鼎的炼阵宗师,忽然转身向顾怀玉拱手抱拳“既然顾少已经另请高明,那老朽就不便再奉陪了,还请顾少自行破阵吧”

    说罢。

    他一甩衣袖,满脸冷色,径自腾空而起,向着远方飞去。

    “古力宗师,等等我们”

    “顾少,你便好自为之吧”

    “哼,没有了古力宗师相助,顾少大可以自己破阵嘛”

    一个个古力宗师的追随者,全都纷纷冷笑着离去,原地,只留下满头是汗的顾怀玉。

    周围的其他人,大都也在叹息。

    他们自然看得出,对于顾怀玉而言,纯属是无妄之灾

    平白无故

    失去一位宗师臂助不说,甚至还将对方得罪死了

    “古宗师,还请等一下”

    顾不得风夏雅这边,顾怀玉正要追出去,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小丫头,突然间抱头痛呼一声。

    “萧元你个混蛋,又打本姑娘的头”

    小女孩满脸怒意地瞪过来,就见陈潇扬了扬手,施施然地轻笑道“既然给别人添了麻烦,那你自然要负责解决麻烦。”

    “本姑娘偏不”

    “屁股又痒痒了”

    “你这个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混蛋”

    一回想起此前的羞人场景,小姑娘顿时咬了咬牙,恶狠狠地瞪了陈潇一眼,那小眼神仿佛恨不得一口将陈潇吞进肚子里

    “负责负责,本姑娘负责就是”

    众目睽睽之下。

    小丫头满不情愿的走上前,抬起一只白嫩嫩的小胳膊,一掌向着陡峭的冰壁按去。

    这一幕,看得许多武者惊呼。

    “小姑娘,小心禁制的反击”

    “冰壁上的禁制很恐怖,之前连元神境武者,都被它的反击所伤”

    有武者终究不忍心,还是当场高声提醒。

    但就在下一刻。

    风夏雅歪了歪小脑袋,白乎乎的小手,一巴掌按在了冰壁上。

    噗嗤

    一度拦住了无数人的冰壁禁制,在风夏雅的小手下,就仿佛豆腐块一般稚嫩,轻轻一下便被她当众贯穿了。

    “居然真的是这种禁制手法”

    小女孩低声自语,似是想起了什么。

    随即,在所有人傻眼的注视中,她一步踏入冰壁另一侧,身形转眼就消失不见。

    不知过了多久。

    才有小女孩戏谑的笑声,从冰壁的另一头传过来。

    “萧元你个大混蛋,本姑娘先进来了,现在看你怎么进来”

    陡然间。

    寒风萧瑟,八方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