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 道心崩溃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元丹境”

    轰轰轰

    “法相境”

    噼里啪啦

    “神通境”

    “没用的,只要身处相同境界,我便是无敌的存在。”

    一次又一次。

    陈潇不断地将颜幼忧轰飞。

    这位雪冥魔女的身上,伤势变得越发沉重了。

    更有死气沉沉的暮意,和一股若有似无的绝望,不断从她身上蔓延开。

    骄傲如她

    这么多年以来,独自一人,与偌大的幽雪宫,反复抗衡与拼杀,却始终逍遥自在,颜幼忧的心底,自然是无比骄傲的。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一次次的交战。

    已经将这片区域,打得土石崩飞,彻底变成了废墟。

    颜幼忧虚弱至极的声音响起。

    又一次

    颜幼忧被一拳打飞,身形犹若坠落的陨星,轰的一声,将地面砸得四分五裂。

    “没什么不可能的。”

    “千万不要忘记了,修为更高的是你。”

    “但你才是我的手下败将”

    陈潇神情冷漠,双拳齐出,全面压制颜幼忧,不给她丝毫机会。

    轰嗡

    再一次被轰飞。

    颜幼忧忽的攻势忽然停顿了下来。

    双手无力地垂下,周身弥漫的寒气,也在迅速地消散。

    “这么多年都是靠自己过来了连幽雪宫都杀不死我就凭一个男人又怎么可能”

    颜幼忧不敢置信地呢喃,双瞳之中遍布血丝,整个人披头散发,状若疯魔。

    事实上。

    她心灵上的剧烈动摇,要远远超越肉身伤势。

    同境界下被人暴打横扫,无论是当年还是今日,这都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更重要的是

    打败她的是一名男性。

    一个她从来都看不起的男人

    这让颜幼忧的道心,遭受到剧烈的冲击,就连一身修为,都有了浮酥的迹象,似乎随时有可能走火入魔。

    “幽雪宫杀不死你,那又能代表什么”

    陈潇一步上前。

    望着脚边的女子,平静而冷漠道“代表了天下男性,没有一个好东西”

    颜幼忧不由得身躯一颤。

    不过,她依旧在咬牙“当年在翻脸之前,那个该死的男人,还有幽雪宫的长老,也都是你这么说的”

    哪怕隔着浓重的烟尘,依旧能够清晰看到,颜幼忧咬牙切齿的神情。

    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恨

    “这么多年以来,我从未看错过”颜幼忧涩声反驳。

    “幽雪宫的长老,全都是男人么”

    陈潇冷笑打断了她。

    颜幼忧登时一怔,旋即又摇了摇头,嗤笑一声道“自然不止有男性,但是,若非那些臭男人指使,她们又怎么可能出手”

    这一番话

    说得陈潇都愣了愣。

    前世的他,和雪冥魔女,并没有交集。

    故而,他也是第一次察觉到,颜幼忧心中的仇恨,已经严重扭曲了三观,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会被她的认知所扭曲

    “也罢。”

    陈潇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怜悯。

    只见他轻轻抬手一扬,颜幼忧的身躯,霎时被一股狂风卷起,眨眼间,便嗖的一下飞出了极光城。

    “他没杀我”

    颜幼忧咳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金纸,摇摇晃晃地爬起来。

    才刚要探出神念,却忽然眉心刺痛,只感觉脑海中,混混沌沌一片,元神灵光昏聩,有种昏昏欲睡之感。

    “糟糕,元神上的创伤,比我想象之中,来得更加严重。”

    放弃了神念扫描。

    颜幼忧踉跄向前走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马车经过,一个粗犷的声音,从马车上响了起来“这姑娘好像受了伤,谁去把她扶上车来”

    “让我来好了”

    一个绿裙女子走下马车,小心地扶着颜幼忧上车“姐姐,你看起来受伤不轻,在这荒山野岭里,各路马贼盗匪都不少,你可得千万小心才行。”

    “我知道了,谢谢关心。”

    颜幼忧点了点头,见对方是个女子,年龄二十来岁,形容甜美,倒也没有多怀疑,抬手接过对方递来的丹药,就将其服用了下去。

    “姐姐,你就好好养伤,等到了用餐时间,我会再来叫你的。”

    绿裙女子甜美的声音,让颜幼忧近乎崩溃的心灵,终于渐渐安定了下来,而后,大战过后的疲惫袭来,让她迅速地昏睡了过去。

    在这期间。

    颜幼忧曾苏醒过几次,绿裙女子也来过几次,送来了伤药和食物。

    虽说这些丹药,对颜幼忧的伤势,并无太大的帮助

    但见对方是出于好心,又仗着自己是半神之躯,她依旧是尽数服用了。

    “颜姐姐,这是最后一份丹药。”

    就在这一日。

    绿裙女子又来送药,望着颜幼忧服下,顿时露出一抹笑容“只要服下了这枚丹药,姐姐以后就不用再服药了。”

    “哦是因为我的伤势快好了么”

    颜幼忧心情不错,忍不住笑着问道。

    绿裙女子摇了摇头,突然嘴角勾起,露出一抹狞笑“那当然是因为姐姐你要死了啊”

    噗嗤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

    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弥漫着晦涩的乌光,突然刺进颜幼忧心窝

    “你”

    颜幼忧不由得大惊失色。

    她下意识地运转法力,就要将绿裙女子震开,谁曾料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酸麻,好像电流一般在体内炸开,令她当场法力暴走,五脏六腑尽皆受创

    “我这是中毒了”

    颜幼忧毛骨悚然。

    她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中了剧毒

    “姐姐的修为可是桥天境呢,不用隐蔽一点的烈性毒药,又怎么能够暗算到姐姐”

    绿裙女子依旧在笑,声音甜美无比。

    而女子的身形,却猛地逼近颜幼忧,抓住她心口的匕首,狠狠地用力一转

    “姐姐啊,这些天来你服的丹药,吃的食物,可都是毒药一部分呢。它们单独分离开,没有一丝一毫的毒性,但若是最终组合起来,结果姐姐也已经看到了呢”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剧烈的疼痛袭上脑海,颜幼忧忍不住质问“你我原本无冤无仇,你是受了谁的指使,才敢对我下杀手”

    “姐姐可是半神呢,身上宝物无数,杀姐姐还需要理由么”

    绿裙女子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