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9章 颜幼忧的过去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偌大的极光城内外。

    时间仿佛完全定格了。

    不知过了多久

    才终于有元神尊者,开始渐渐活动身躯。

    “发生什么了”

    又过了片刻。

    才有更多的武者,接二连三,源源不断,从茫然之中回神。

    “刚才发生了何事”

    “为何我会失去意识”

    “我怎么模模糊糊感到,似乎在极光城上空,发生过一场恐怖大战”

    许多人面面相觑,少顷之后,忽然间头皮发麻。

    他们骤然间意识到了

    或许就在不久前,极光城中曾爆发过大战,而交战的双方,皆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存在。

    神桥境尊主

    桥天境半神

    几乎没有人知道准确答案。

    但唯有这种可能

    才能够使得极光城之中,所有人都短暂失去意识

    “幸好幸好”

    这个时候。

    一些思维敏捷的武者,忍不住拍着胸脯,只感觉一阵心悸后怕。

    要知道

    出手的神秘强者,既然能让全城的人,瞬间失去思维意识,那也就有着不小的可能,可以在顷刻间,将整座极光城都摧毁殆尽。

    “还好还好啊”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手中拄着拐杖,口中不住地呢喃着“对于这种强者来说,我们繁华的极光城,也只是一座偏远小城,一念生,一念灭,完全取决于他们的心情”

    也有其他武者点头,心有余悸地低语“说的没错,幸好交手的神秘强者,并非是嗜杀的魔头,如若不然,可能我们这些人,在一瞬间,就会被彻底埋葬”

    周围的许多人,纷纷面露惊骇。

    那种恐怖的场景,他们根本不敢想象。

    “萧、萧前辈”

    一直到陈潇强势出手,将颜幼忧轰入地面,肉身灵魂皆遭重创后,姬菲菡才猛一个激灵,突然之间便发出了惊呼。

    她望了一眼周围,姬家的许多房屋,都在大战中被毁。

    好在仅有一些人受伤,但并无死亡事件发生。

    “还好还好”

    可以清晰地看到。

    少女双眸中的神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灵活生动起来。

    就仿佛,刚才的姬菲菡,只是一个傀儡。

    一直到颜幼忧被击败,她才终于做回了自己。

    “在这之前我是怎么了”

    回想起此前发生的一切,姬菲菡一阵阵毛骨悚然,光滑白皙的肌肤上,起了一层细腻的小疙瘩,一路蔓延到粉颈之下。

    那简直不像她自己

    宛如心底的恶魔,被人释放了出来。

    尽管还未做出任何举动,但只有她自己才清楚,在先前的状态下,她几乎快要被说服,认可了颜幼忧的理论,将世间的一切男性,都视为最低等的渣滓。

    甚至于

    她还产生了冲动,想要冲上前去,将这个白衣少年,当场千刀万剐

    就仿佛是一头恶魔,披着姬菲菡的皮,即将为祸吞噬人间。

    “在这之前,你中了冥灵法,才会神智昏聩,被她轻易动摇。”

    关键时刻。

    陈潇突然开口提醒,古井不波的声音,令得姬菲菡,出奇地平静了下来。

    “冥灵法”她轻声问道。

    “没错,冥灵法。”

    微微点了点头,陈潇看向不远处,地面上的大深坑。

    颜幼忧依旧未死,此时正在坑中挣扎,想要试着爬起反击。

    只是她的伤势,终究还是太重。

    一如当初,陈潇横渡古神天渊,被其中的神秘神境所伤,残留的大道之伤,一直到他寻得炎阳玉后,才真正得以伤愈复元。

    一时半会儿间,颜幼忧再无威胁。

    “相传,这是一门来自九幽的功诀,有着驱魂离魄,解离元神的恐怖效果,称得上是一门大杀术。只不过后来,冥灵法突然断代散失,只有部分功诀流传,变成了昏聩神智、迷惑人心的邪法。”

    双手背负身后,陈潇望着天际,口中侃侃而谈。

    姬菲菡就那样立着,愣愣地听他讲解,不知不觉中,心头渐渐如释重负。

    “此女名为颜幼忧,曾是幽雪宫天骄,然而却为情所伤,含恨叛出幽雪宫,这一门冥灵法,和她从前的境遇,也多少有着联系。”

    事实上。

    陈潇之所以能认出颜幼忧

    还是由于他前世时,亲眼目睹过幽雪宫,诸多强者一齐出动,对颜幼忧发动大追杀。

    而当时颜幼忧的称号则是

    雪冥魔女

    “你居然知道”

    深坑之中,颜幼忧的声音响起。

    可以听得出来,带着强烈的震惊与错愕。

    “然而,也就是这一门冥灵法,让你变成了当年自己,最为讨厌的那个人。”陈潇语气平淡地摇了摇头,“至于刚才二小姐你,多半产生过许多阴暗念头。”

    “嗯”

    姬菲菡没有说话,只是闷闷地点头。

    陈潇顿时笑了起来“冥灵法终究是来自九幽,哪怕只是一门残法,也依旧偏向阴暗邪异。故而,但凡中了冥灵法之人,在神智昏聩的同时,往往也会产生许多,从未有过的邪异念头。”

    “譬如说”

    “譬如说”

    见陈潇转过身来,少女顿时心头一紧。

    “受到冥灵法的影响,你从刚才到现在都一直忘了一个人。”陈潇淡淡说道。

    “一个人啊爹”

    姬菲菡稍稍一愣。

    旋即,她脸色一白,猛地向外冲去“爹,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

    直到此时此刻。

    姬菲菡被陈潇点醒,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父亲姬长风,在颜幼忧手下重创,之前那么长时间里,她竟未感到任何愤怒

    一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猛然惊醒了,只感觉一阵后怕。

    “好可怕的冥灵法”

    即便还在狂奔途中,少女依旧打了个哆嗦。

    幸好

    陈潇赶来了

    “至于你”

    同一时间。

    陈潇迈步来到深坑边,投下汪洋般深邃的视线“你是想生,还是想死”

    坑中的一道身影,不由自主颤了颤。

    过了良久

    颜幼忧一连几个深呼吸,才勉强积蓄了一丝力气,虚弱地挤出一句话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