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 轮不到你决定!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怎么回事”

    风夏雅和悬空老祖,旋即也凑了过来。

    陈潇摇头摇头,重新看向那武者“不要着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同时,悄悄释放出神念,安抚此人的心绪。

    “是是这样的。”

    姬家武者的精神,稍稍安定了一些,这才焦急地解释道“就在前几日,有敌对势力暗中请人,在城外施展咒道神通,试图将姬二小姐咒杀。”

    “好在关键时刻,一名神秘女子出现,救下了二小姐。”

    “可是,当家主前去感谢时,反倒被那女子呵斥,甚至当场打成了重伤,说是为人父亲,却护女不利,理应受到严厉惩罚”

    短短几句话的功夫。

    一个霸道冷厉的女子形象,便已经跃然纸上。

    只不过

    无论是陈潇,还是悬空老祖,亦或是风夏雅,这个跟来的小丫头,都只听得一阵无语。

    在神武大陆上。

    也有一些女性武者,由于种种原因,以至于特别痛恨男性。

    但是眼下提到的这人,未免也有些太偏激了

    “打成重伤也就罢了,还要对姬家主问刑”悬空老祖一脸呆滞。

    “问刑倒也就算了,还要把族中的少女,全部都一起带走”风夏雅瞪着大眼睛,忍不住大呼小叫起来。

    “但凡有敢阻拦之人,也都和姬家主一样,被当场废掉了修为”

    陈潇的眉头深深地皱起。

    这名女子的行为,已经不能说是偏激,而完全称得上狠毒了

    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要么,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要么

    就是绝对的强者

    只有充满绝对的自信,才有可能做得出这等,常人眼里的霸道行径。

    苍龙翱翔长天,又何须与蚁虫辩解

    最为悚人的一种可能

    便是这两者兼而有之

    “无论如何,先去姬家看看再说”

    最终,陈潇点了点头。

    “太好了有萧前辈亲自出手,一定能够镇压那女子”

    那名武者顿时大喜过望,只是很快,又流露出一丝怨愤“俺女儿也被那人抓走了,那天俺还没回家,是俺媳妇儿去拦的人,结果也被她当场打伤了”

    “这、这也太狠毒了”

    连悬空老祖这等老家伙,都听得只感觉毛骨悚然。

    若不是在一开始,此女救下了姬菲菡

    很多人甚至都要怀疑,她是刚刚出世的女魔头

    “这股低温”

    才刚接近姬家大宅。

    一股恐怖凉意卷过,众人像是在一瞬间,来到了极北冰原。

    迎面扑来的寒风,让风夏雅登时一个激灵,小脸被吹得红扑扑的,裙底下的两条小腿,不由自主地蹬了蹬。

    “好冷里面的那家伙,是不是有病呀她修行练功,就是为了当制冷机吗”

    小女孩抱着肩膀,不满地嘀咕了一句。

    她虽然拥有先天道体,可在生命未受威胁时,先天道体并不会激活。

    天罡飞仙酿的大部分的能量,都被她用来弥补生命本源,真正用来提升修为的部分,只有所剩无几的一点点罢了。

    故此

    即便苏醒至今,已有近月之久。

    可是风夏雅的修为,依旧停在开轮境界。

    再加上神族的血脉被封印,被姬家大宅中的寒风一吹,小女孩顿时有些受不了了。

    “啊啊嚏好冷啊”

    闻声,陈潇有些好笑地瞥了她一眼“你在过来的路上,不是一直在吹嘘,自己的火蚕丝宝衣么”

    “可能是我的法力不够”

    风夏雅的小脸蛋,顿时皱成了一团。

    火蚕丝宝衣虽好,但是,仍然需要能量催动。

    如果是在从前,她的火蚕丝宝衣上,还铭刻了种种法阵,镶嵌有顶级神晶石。

    甚至,哪怕神晶石耗尽了,法阵也能自动补充,无须她能量,各种法阵一动,自然是冬暖夏凉,遍体无尘,寻常神经的攻击,都无法伤到风夏雅分毫。

    可那终究只是以前。

    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洗礼

    火蚕丝宝衣上的法阵,几乎已经被完全磨灭。

    如今宝衣的功能,基本只剩下材质本身,从前的保暖功效,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先进去看一看吧,里面的人究竟是谁。”

    就在陈潇踏入大院的同时。

    姬家大院深处,一名白衣女子,蓦地睁开了双眼。

    一大片冰晶在她面前浮现,而在那晶面之事,倒映出陈潇一行人的身影。

    “这就是你要等的人”

    白衣女子面色冰冷,淡淡地开口,看向身旁少女“一个连女儿都有了的臭男人”

    望着画面中的身影,姬菲菡娇躯一颤,不由自主,攥紧了胸前的护身符。

    尽管只是平平常常的一句话

    却好似九霄天雷一般,劈得她神魂动摇,几乎就快要站立不住。

    “这这不可能”

    少女忍不住颤声,一袭紫色纱裙晃动。

    “事实已摆在眼前,又有什么不可能”

    白衣女子轻蔑地嗤笑“本座早就已经说过,这天底下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又何必如此留恋你若真的贪恋男色,同本座修行二十年,待你再度出世之时,世间的男人,还不是任你挑选”

    姬菲菡霎时沉默了。

    事实上

    她对于那个白衣少年,并无多少爱恋之情。

    说到底,两人相识至今,不过两月而已。

    只是由于陈潇的强大神秘,才使得她渐渐地心生崇拜,将他当成了偶像般的存在。

    然而,由于白衣女子的话语,再加上冰晶画面之中,那疑似陈潇子嗣的女孩,使得她心目之中,那个完美形象破灭了。

    “可是我”

    姬菲菡下意识地想要反驳。

    可却忽然之间发现,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甚至于,她在隐隐约约之中,还对白衣女子的话,有着那么一丝认可

    只是姬菲菡并没有注意到

    在她陷入沉思的同时,身旁的白衣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异常的神芒。

    “如何,本座的耐心有限,你还不做决定么”

    白衣女子循循善诱道“你若是不愿离去,那么本座只能采用强制手段了。”

    “她做不做出决定,还轮不到你来管”

    就在此时

    一个肃杀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陈潇气势如虹,由远及近,踏空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