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 你看不到那一天了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陈潇脸上露出的笑容,尽管是如沐春风一般。

    可是,落在金司南的眼中

    却比恶魔的微笑更加邪恶百十倍

    在陈潇的面前。

    他所有的仰仗,一切的骄傲,都被撕成了碎片,踩进烂泥里,狠狠地蹂躏成渣

    “你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面对陈潇的笑意,金司南不由得毛骨悚然。

    甚至就连一旁的郁梓璇,都感觉裙下一阵阵的凉意,似乎被某种恐怖存在盯上了。

    “我要你们做的事情,说起来其实并不复杂。”

    稍稍整理了一番思路。

    陈潇笑眯眯地开口说道“只要按我说的去做,那么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如若不然你们恐怕不知道,兵魂潭,其实我也会炼制。”

    “兵魂潭开什么玩笑”

    两人神色微变,忍不住反驳道。

    要知道,兵魂潭的存在,乃是延金世家,最大底牌之一。

    就算是延金世家的成员,非嫡系亦不可轻入其中

    更何况,陈潇身为一个外人,又怎会懂得炼制之法

    “萧道友,你虽然确实实力强大,但妄言懂得兵魂潭炼制之法,却是有些贻笑大方了”

    郁梓璇摇了摇头。

    看向陈潇的眼神中,多出了一分轻视。

    “如此看来,此子终究出身不高。虽然实力不错,又知晓一些隐秘。”郁梓璇在心中暗自忖道,“只不过,故作神秘过了头,到头来,反而暴露了自身底细。”

    原本她还在怀疑

    在陈潇被后站着的,或许是其他一流势力。

    只是如今,郁梓璇基本已经确认。

    陈潇多半是孤家寡人,即便背后站着什么人,也绝对不可能有多强。

    毕竟

    就连一流势力,甚至三大圣地,都不可能知道延金世家的兵魂潭炼制法。

    陈潇一说自己懂得此法,立即暴露了自身的无知。

    “看样子,你们还是不信。”

    失笑着摇了摇头,陈潇抬起一只手,指尖在虚空中划过“既然如此,便让你们彻底死心吧。”

    一缕缕精光浮现,化作一枚枚符文,悬浮在半空中,散发出玄异的气息。

    “这这这”

    无论是金司南,亦或是郁梓璇

    在看到这几枚符文的刹那,全都不由自主地神色剧变。

    身为延金世家第六序列,金司南自然有那个权力,进入兵魂潭挑选自己的神兵。

    故而,他曾经在兵魂潭之中,见过一部分的符文,与眼这几枚极其相似

    而郁梓璇作为宗师级炼阵师之一,她更不可能没见过兵魂潭的符文,甚至于,她还亲自参与了兵魂潭的炼制过程

    因而她完完全全可以确认,陈潇此时书写的符文,正是兵魂潭中的核心部分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为什么会”

    郁梓璇道心大乱,语无伦次的呢喃。

    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此时却在她眼前上演

    “还想要继续吗”

    陈潇扬了扬手,虚空中的符文,迅速归于黯淡。

    对于这一幕,他还算满意。

    “就算你们想破脑袋,也绝对不会想到,在我上一世时,延金世家灭亡,部分传承流传出来,其中就有兵魂潭的炼制法。”

    陈潇在心中悠然暗笑着。

    在上一世的时候,延金世家灭亡之事,陈潇并未多加关注。

    兵魂潭的炼制之法,他也并无多少了解。

    只不过上一世时,其中的部分符文,曾一度流传出来,刚好被陈潇所得。

    真要用来炼制兵魂潭,自然还是远远不足,但用来忽悠眼前两人,却是已经完全足够了。

    “好吧,萧道友。”

    郁梓璇终于答应下来“我算是少主在外的监护人,只要不是威胁家族安危之事,我可以在此代为答应下来。”

    金司南顿时着急了“郁师你怎么可以”

    “少主。”

    郁梓璇声音深沉,眸光瞥了他一眼“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满脸是血的少年顿时噤声了。

    接下来。

    一切顺理成章。

    “很好。”

    一个时辰后。

    陈潇解开隔音禁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风夏雅顿时咋咋呼呼,好奇地凑了上来“萧元萧元,你到底和他们谈了什么”

    神族兴盛的那个年代里

    民风极其彪悍,大多数神族信奉的信条,都是用拳头来讲道理

    故此。

    在风夏雅的眼中,陈潇既然能轻易碾压对方,还如此费心费力谈条件,完全属于不可理喻的行为

    “天机不可泄露。”

    陈潇神秘一笑。

    两世为人

    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他都是无利不起早。

    之所以饶金司南等人一命,并非是陈潇突然大发善心,而是以此为筹码,交换到了一条重要情报

    “巫神塔大先知,即将亲临东疆,首个拜访地点,便是延金世家”

    巫神塔大先知,素来行踪诡秘。

    若不是他主动现身,一般人几乎没有可能,主动找到他的行踪。

    只不过,这一位传奇般的人物,陈潇终究要见上一见。

    所以

    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走吧,在这沙海之中,耽搁得够久了,是时候离开了。”

    “郁师,那人已经走了。”

    星沙海边缘。

    纵然此时此刻,已经被陈潇放走,骑兽少年金司南,依旧满脸的怨恨。

    “我们真的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还要将替贼人伪装,让他得以潜入家族之中”

    “此事纯属无奈之举。”

    沉默了片刻。

    郁梓璇摇了摇头,眼中微芒闪烁“此子让我等发下灵魂血誓,不得对外透露交易内容,如若不然,则必定道心崩溃,走火入魔而亡。不过,他却是忽略了一件事”

    “不得透露交易内容,但却没有限制我等,透露和上报他的存在”

    “我们先虚与委蛇,暗中将此事上报。待他进入延金世家,等若是跳进天罗地网,本座会亲自盯梢,将他彻底从世上抹去”

    “到了那个时候,本少要亲眼看到这个该死的孽障,如何凄惨地死去让他明白一个道理,放本少离开,是他最大的错误”

    金司南咬牙切齿,愤恨地说道。

    “很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了。”

    就在此时。

    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

    一道白衣身影,不是何时,出现在几人背后。

    “你你你”

    突如其来的声音。

    让金司南面露骇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