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1章 现在,它变成垃圾了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你确定要让我家大人出来”

    女孩的声音并不响亮,却清晰的传入众人耳中。

    一股无形的寒意,突然在人群中蔓延。

    “这家伙,简直是在作死。”

    陈潇忍不住摇了摇头。

    尽管他无法体会到全部

    但也同样清楚,家人的逝去,皇朝的覆灭,始终是这个小丫头心中,永远都挥之不去的痛。

    这名武者此时的举动。

    等于是揭开了她的伤疤,然后还在她伤疤上撒盐

    “不知礼数的黄毛丫头,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

    风夏雅才刚开口。

    骑在凶兽上的少年,便冷冷呵斥一声,视线越过风夏雅,在陈潇身上稍稍定格,最后,才定格在悬空老祖身上。

    在他看来。

    无论是年幼的风夏雅,还是少年模样的陈潇

    均不可能是这支队伍的领队。

    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队伍最后,那个灰袍绣银边的老者

    “你就是他们二人的长辈”

    少年挑了挑眉毛,眼神之中,依旧带着俯视。

    沉吟三秒后,他便冷酷开口“养而不教,长辈之过。你在这里跪下,受我三十鞭惩罚,然后,再废去他们的修为,此事便算是揭过了。”

    似乎自始至终

    都未将其神桥境修为放在眼中。

    而悬空老祖的脸色,一瞬间黑成了锅底。

    “少年人,你实在太狂妄了”他忍不住沉声低喝道。

    即便对方来历再怎么惊人,但他终究是神桥境的尊主,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呵斥过

    更何况

    这少年的要求太离谱,当众下跪,受他鞭笞,然后还要废人修为

    别说他是神桥境尊主,就算是普通武者而已,又有几人会心甘情愿

    “狂妄”

    少年嘴角动了动,胯下的凶兽咧嘴,发出低沉的咆哮。

    一股凌厉的凶煞气息,顿时在石室中蔓延开。

    不远处,万志晟等人,不由脸色微变。

    连忙神念传音悬空老祖,提醒这少年来历神秘,疑似来自东疆之外,某个神秘的强大势力

    “如此看来,你们是真的打算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少年的脸色骤然变冷,一拍胯下的凶兽“给他们一点教训,只要别弄死就行。”

    与此同时。

    一口苍青色的宝罐,被这名少年取出。

    霎时间,如有实质的惊悚神威,充塞了石室的每一个角落

    半神器

    这少年取出的宝罐,赫然是一件半神器

    并且,显然经过了特殊加持,即便他只有元丹境修为,仍能够独自将其催动

    半神器的威能,在一瞬间轰然绽放。

    无论是元神境还是神桥境

    在这一刻全都受到强烈的压制,如同有一座太古神峰压顶,压迫得众人几乎无法呼吸

    “冒犯了不该冒犯的人,自然要付出相迎代价。”

    随着少年的开口,在他胯下的凶兽,骤然间目露凶光,第一个盯上了陈潇“你比这黄毛丫头更年长,那便从你开始受罚吧。”

    面对此情此景,陈潇不由无语。

    同时,他也有些好奇

    这少年究竟是何来历,听此人说话的口气,莫非是来自三大圣地

    不过到头来。

    所有的思绪,全都汇成一句话。

    “白痴。”

    简简单单两个字,云淡风轻,从陈潇口中吐出。

    猛然间,四面八方,全都安静了。

    一道道不可思议的视线,接连落在了陈潇的身上。

    万志晟等人浑身一颤,难以置信地盯着陈潇“他他他居然”

    对于陈潇会如何应对,他们也考虑过多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想到,陈潇一开口,就直接把人给骂了

    “我没有听错吧”

    “他刚才居然骂少主是白痴”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知死活吗”

    而跟随凶兽少年同来的武者,则是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一个个当场哄笑起来。

    看向陈潇的眼神,已经不是轻蔑,而是戏谑和怜悯

    “很好很好”

    凶兽背上的少年,第一时间被气笑了。

    只见少年抬手一挥,那口宝罐顿时放光,一时间,婉如有无形大口张开,散发恐怖的吸撤之力,令得每一个人气血翻腾,血液不受控制地飘向体外

    万志晟等人脸色煞白。

    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如果这股力量能持续一定时间,对方甚至不需要亲自出手战斗,他们就会先一步被吸干血液身亡

    “不仅仅是半神器,还是一件邪道秘宝”

    与此同时。

    凶兽少年冷笑看来“原本只是想教训你等一番,可惜你们偏要自寻死路,这只嗜灵血妖罐,乃是一件邪道半神器,若是没有应对手段,即便是神桥境尊主,也一样会被吸干血液,最终生生惨死在这里。”

    众人直听得一阵毛骨悚然。

    这种凶残的半神器,完全令人防不胜防。

    就算修为更强大,也有可能被坑死

    “你们现在应该很痛苦”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视线缓缓地扫来,语气带着浓浓戏谑“你们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好像要沸腾了,五脏六腑都在燃烧,浑身上下刺痛无比,渐渐地会有血液蒸发,然后你们就会”

    话到一半,少年蓦地愣住了。

    就在他的身前,风夏雅和陈潇互相对视一眼,而后齐齐投来了关爱白痴的眼神。

    至于嗜灵血妖罐的威能,似乎对两人没有丝毫影响

    “你们你们为什没事”

    少年猛地一个激灵,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不受嗜灵血妖罐的影响

    “嗜灵血妖罐倒是个好东西。”

    陈潇好笑地摇摇头,抬手轻轻向前一抓。

    淡淡的虚空之力散开。

    没有一个人看清,他究竟是怎样出手,只觉得眼前一花,缀满妖异花纹的宝罐,便倏地落入陈潇之手

    “你你”

    凶兽少年惊颤失声,当场厉声高叫起来“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连本少的宝物都敢抢你可知道自己在做”

    咔嚓

    众目睽睽之下。

    陈潇突然双掌一合,而后又斜斜地一搓。

    青铜小棺的影子,在陈潇的手心里,倏忽间一闪而过。

    紧接着,弥漫着神威的宝罐,竟在众人的眼前,被陈潇生生搓成碎末

    “现在,它不是了。”

    古井不波的声音响起。

    偌大的石室之中,突然陷入了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