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飞扬跋扈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这”

    三头六臂石像默然无语。

    它虽然守护在此无数年时光

    但是说到底,终究只是一具战斗傀儡。

    它只知道,帝陵之中埋葬的,是它必须守护的主人。

    可对于自己的主人,究竟是男是女,是高是矮,是胖是瘦,石像就完全一概不知了。

    此刻见到风夏雅出现,又听闻悬空老祖质问

    这尊三头六臂的高大石像,竟是出现了短暂的茫然。

    尽管只是很短一瞬,可那也足够的惊人。

    要知道,它乃是战斗专用傀儡,心智坚定若磐石,出现这样的恍惚,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吾主无敌,自然不会有假。”

    过了不知道多久。

    石像才终于徐徐开口“但若仅仅是如此,还不能认定为,你在赌约中胜出。”

    事实上。

    它根本就不愿意相信,陈潇能够活着走出来

    更何况

    从刚才两人的对话来看,分明是风夏雅在陈潇手中,吃了一个不小的亏

    至于打屁股之类的词汇,它更是选择性地无视了。

    无论如何,它都绝不会相信,那种事情会发生

    “啊,是你啊。”

    然而此刻。

    风夏雅已然走了出来。

    她踮脚望着这具石像,眼神中闪过一抹追忆“我记得你,当初父皇采掘星辰母岩,亲手将你炼制出来,我就在一边看着你诞生。以前从来没觉得,你居然这么高呐。”

    三头六臂石像猛然浑身一震。

    在这一刻,它的心魂核心,清晰地反映出

    眼前的小女孩,正是它的主人

    “吾主”

    石像忍不住低语。

    风夏雅同样有些恍惚,对于她来说

    后土神宫中的许多存在,都是她曾经熟悉的事物。

    往往走不了几步,就会触景生情,有莫名的哀恸,弥漫在空气之中。

    陈潇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神族的古皇朝,终究是覆灭了。

    哪怕神族大帝以逆天手段,让风夏雅得以存活到今天,还是有太多太多的故人故事,消失在了岁月长河的浪花中。

    这种无能为力之感

    有些像是前世的他自己

    “抱歉,稍微有些失态了。”

    好在很快,风夏雅回过神,挤出一丝笑容。

    再度望向眼前石像时,已然多出了一份坚定“父皇炼制你们时,采用了特殊的手段,将你们与后土神宫,完全融为了一体,这才使得你们的意识,得以一直存续到今天。只是这也使得你们,永远只能在地宫中活动,无法离开后土神宫范围。”

    漫长的岁月过去,纵然是神金神料,也会变得腐朽不堪。

    更何况是生灵的意识

    若不是神族大帝的特殊手段,或许早在风夏雅苏醒之前,这些石像的意识,就已经被彻底磨灭干净,又如何能一直存续到今日

    “现在我的修为还不够,但有朝一日我会回来,让你们所有人,让后土神宫重现世间”

    风夏雅小脸满是郑重地承诺道。

    同一时间。

    第二层空间,中央石室。

    一月之期将近。

    之前分头行动的万志晟等人,这会儿正在接二连三地返回。

    不仅仅是他们三人,如今的石室之中,还又多出了几名武者。

    他们赫然是这一个月以来,后来闯入此地的一些武者。

    这些新来的武者,以一名女子为首,径自组成了小团体。

    而这名叫郁梓璇的女子,则是一名强大的炼阵宗师,据说其身份来历很是非凡。

    若不是她以一件异宝开路,这些后来新到的武者,绝不可能来到第二层空间。

    “就差悬空老头,还有那个少年,到现在没回来了。”

    “这个时候还不出现,难不成是遭遇不测了”

    “又或者是,他们被困在了某处,所以无法及时现身”

    正当万志晟等人皱眉思索时。

    对面一名少年,胯下骑着凶兽,就那么走了过来。

    “你们三个人,在这座地宫中,都有哪些收获”少年的眼神很是冷酷,就这么俯视三人,开口如在下达命令,“立刻如实招来,不得有任何错漏。”

    “你”

    万志晟等人登时一阵气结。

    他们三个可是神桥境尊主,而这个少年才堪堪元丹境,居然拿这种语气命令他们

    当初陈潇是天演师,那么眼前的少年,又究竟有什么底气

    不过,他们也看得出

    这少年的来历很不简单,那炼阵师女子虽是领队,但在面对这少年的时候,仍然会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恭敬。

    “这位小道友。”

    思及至此。

    万志晟咳嗽一声“机缘之事,各有造化。你我素不相识,这种私人隐秘,并无告知必要吧”

    谁曾意料到

    少年听闻此言,顿时眸光一寒,语气蓦地森然起来。

    “本少让你们交代,你们乖乖交代便是,如此反问本少,是嫌命太长了么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交代清楚此地的一切,如若不然,纵使你们是神桥境,也给本少下地府去罢。”

    这样一番话,已经不是命令,而是赤裸裸的威胁

    万志晟三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

    而那名女子炼阵师郁梓璇,此时也将目光投了过来,尽管并未显露修为波动,却给三人带来了沉重的压力。

    能够破开第一层隐藏的法阵场域,将一群武者带入第二层的炼阵师

    又怎么可能是简单的角色

    “哎哟,这是谁在吹牛皮呢,口气这么大,差点把本姑娘熏死了”

    千钧一发之际。

    一个略显稚嫩的女声,突然由远及近,在众人的耳边响了起来。

    “好大的胆子”

    少年当即怒极回头。

    只见一个精致可爱的小女孩,身边跟着一个白衣少年,后边还缀着一个老头,不紧不慢地从通道中走出。

    “哪里来的黄毛丫头不懂得礼数的东西”

    就在少年的身后,另外一名武者冷声呵斥“让你家大人滚出来,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我家的大人”

    闻言。

    风夏雅的脸蛋上,原本嬉笑的神色,猛然间转冷了。

    “你确定要让我家大人出来”

    无形间。

    似有一股寒风卷过,令得众人猛然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