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8章 吾主无敌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被风夏雅抓在手中的,赫然是一只小巧的铃铛。

    神族最强大的是肉身体魄,在炼宝之术上并不是很精深,这一只铃铛也非她父皇所炼,而是得自当年的一处荒古禁地。

    “迷魂炼心铃。”

    望着手中的小巧铃铛,风夏雅闪过一丝追忆。

    迷魂炼心铃,看似是灵魂类秘宝。

    可实际上,它针对的是武者的道心

    然而道心的强度,与修为间的关系,并不是绝对相关。

    即便是成就了神境的存在,道心上依旧可能存在破绽,进而被迷魂炼心铃放大利用。

    当年的风夏雅很是贪玩,拿着这只小巧铃铛,在她父皇的天庭里胡闹,不知道有多少神祇被她坑过

    譬如。

    曾经便有一尊神祇,中招之后性格大变。

    竟是在一夜之间,娶了一头牛过门,与其结为了夫妻

    据说在那之后

    那尊神祇足足躲了千年之久。

    在风波渐渐平息之后,才又敢重新出来见人。

    “父皇曾经研究过,这只铃铛有着严重残缺,并且基本无法复原,故而只能让人出洋相,而不会产生任何伤害。”

    小声地嘀咕了几句。

    风夏雅这才扬手,小巧铃铛唰地飞出,一下来到陈潇头顶。

    她对陈潇倒是没有多少恶意。

    只不过,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

    尽管变成了婴孩状态,但终究是被陈潇看光了。

    偏偏陈潇的态度,自始至终,都把她当成小屁孩对待,令风夏雅一阵牙痒痒

    此时此刻。

    一圈圈无形的波纹,在虚空中荡漾开来。

    同时铃铛的形体,则是缓缓隐去,转眼间,便彻底消失不见。

    “本姑娘便是不信了,这样都不能让你出丑”

    恶狠狠地瞪了陈潇一眼。

    风夏雅这才定心凝神,同样开始了盘膝修炼。

    她缩小逆生长的一部分原因

    便是因为血脉遭到封印,又在漫长的封印岁月里,生命本源消耗严重的缘故。

    “不知吸收完天罡飞仙酿,我的身体能够恢复多少但愿可以稍微长大些吧。”

    与此同时。

    陈潇的丹田中。

    第二金丹悬浮在虚空中,正在缓缓地律动旋转着。

    此时此刻,金丹的琉璃金泽,早已经完全敛去。

    “天物自晦”

    陈潇的眼神隐隐有些惊讶“原本我还以为,即便第二金丹再强,也比不上第一金丹。”

    要知道

    他的第一枚金丹,消耗了无数神材,从抵达神武大陆时,就已开始着手锻造,耗费了足足数年时光,最终才得以铸就成功。

    而他花在第二金丹上的精力,则是远远比不上第一金丹了。

    相比之下。

    陈潇的第一金丹,堪称璀璨至极,华光亿万,犹如钟集了天地间,一切的造化与神奇

    而第二金丹一眼看去,根本不像是一枚武道金丹,反倒更像是一颗灰扑扑的石丸

    只是极为奇异的是

    无论是第一金丹,亦或是第二金丹,给予陈潇的感觉

    都是元始金丹

    “原来如此,极尽璀璨,分化万道,这是元始。”

    “去芜存真,万道归一,同样也是元始”

    本初为一,终末为一。

    而元始,即是本初,亦是终末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陈潇蓦地哈哈大笑,一双眸子忽然睁开。

    有无比惊世的神华,在他的眼底闪烁迸发,而后,又渐渐地归于平静。

    乍一看去。

    陈潇似乎并无变化。

    然而唯有他自己知晓,第二金丹已孕育至极限,只差渡过阳神雷劫,就能够再一次成就元神

    “如果第二金丹,同样成就了元神境,则我的实力层次,将不亚于神桥中期”

    低声自语之间,陈潇刚一睁眼

    一阵无形的波动,便在头顶骤然蔓延。

    迷魂炼心铃,专攻武者道心

    “哈哈你这家伙终于中招了”

    对面的风夏雅睁开眸子,见陈潇被迷魂炼心铃击中,顿时兴奋地一跃而起,洋洋得意地指着陈潇“一旦中了迷魂炼心铃,至尊级数也要被放倒”

    经过此前的修炼,她炼化了不少天罡飞仙酿。

    生命本源弥补了一部分,身形也稍稍成长了一些。

    如果说

    原来的风夏雅,只有两三岁年纪。

    那么现在的她,就已有五六岁的模样。

    尽管依旧很是年幼,但身子骨多少有了成长,比起之前,已然高了大半个头,隐约间,可以看出是个美人坯子。

    “本姑娘倒要看一看,你若是失态之后,又会变成什么模样”

    风夏雅骄傲地扬了扬小脑袋。

    然而。

    一秒钟。

    两秒钟。

    五秒钟。

    足足十秒钟过去了

    陈潇依旧立在那里,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你为什么没事”

    风夏雅的身躯,一下子僵住了。

    陈潇抬起头,看了眼迷魂炼心铃,忽然,露出了浓烈的笑容。

    “风小丫头,你屁股又痒了是吧”

    “你你你”

    风夏雅先是一颤,接着头皮发麻,整个人猛一哆嗦“你、你你你你不要过来救、救命啊”

    外界。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等候在外的悬空老祖,渐渐变得有些焦躁了。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为何萧道友,至今未曾回归”

    悬空老祖忍不住皱眉叹息。

    此前他们进来时,一群人曾经约定过

    只要没有遇上大麻烦,众人将在一个月后,再度在地宫入口相聚,一来是确认彼此安危,二来则是互通有无,交换此次探索的收获。

    更何况。

    如果陈潇一直不出来,那他继续等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

    “回归白日做梦”

    一旁的石像中,柴婉梅怨毒的声音,森然地响了起来“此地凶险无数,那小子仗着自己是天演师,就在这里面横行无忌,怕是早死得骨头都不剩了”

    “冒犯吾主威严,此子必死无疑。”

    那尊三头六臂的石像,则是声音隆隆地开口“不会有任何意外,渺小的人族蝼蚁,你便是继续等待,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你才特么是蝼蚁”

    悬空老祖脸色一黑,突然咬了咬牙,猛地看向高大石像。

    “大个子,你敢不敢和老夫打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