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6章 万古真相的一角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小丫头羞愤交加。

    陈潇则是又惊又喜。

    看向小丫头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件瑰宝

    “身为先天道体,肉身即是大道载体。”

    “只是和当初焕儿一样,由于无法自如控制,才会在遭受攻击时,引发天生大道的反击。”

    无数的思绪,在脑中掠过。

    陈潇眸光闪烁不定,很快就有了大致的推测。

    “唯一的差别在于当初我初遇焕儿时,自身修为还未至元神境。即便有大道法则碎片散逸,我也无法将其利用和吸收。”

    而到了现在

    陈潇不仅仅早已三证元神境。

    甚至于,还炼出了第二金丹,修为远远超越彼时。

    故此。

    小丫头激活先天道体时,散逸出的大道法则碎片,才成为了他修为增长的养料。

    当然了,也就只有陈潇,修行了元始天书,万般大道融一身,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换做是一般武者

    如此繁杂的法则碎片,根本不可能轻易吸收。

    稍有不慎,就会身受重伤

    “不过这样一来,尽管不知当年的事,但一尊先天道体,倒也值得冰封延寿”

    而在同一时间。

    小丫头彻底哭开了。

    “呜呜呜你这个混账变态人渣恶棍败类”

    一连串的诅咒,从她口中吐出,听得陈潇一阵咋舌。

    当年这小丫头的家人长辈,到底都教了她什么鬼东西

    “行了行了,不要再哭了。”

    最终,陈潇只能无奈安慰“小丫头,是我错了,我不该打你屁股”

    小丫头顿时就急眼了“你居然还敢提”

    “好吧好吧,是我错了,不该提提打屁股的事呃,还是换个话题吧,你到底是什么人”陈潇连忙切换了话题。

    “这还差不多。”

    小丫头呼哧呼哧地爬上冰棺,从灵海玄冰棺的残骸中,寻出一枚小巧的空间挂坠,从中取出一套小裙子穿上后,这才两手环在胸前哼了哼。

    仅仅是这一套小裙子,就令得陈潇微微侧目。

    乍一眼看去

    仿佛只是普通的精致纱裙。

    随便找个城市的衣铺,就能够轻易买到许多。

    可是陈潇却看得出来。

    这套小裙子本身便材质惊人,使用的是神品天阶的火蚕丝,往往数万年时间都难得一见。

    并且在小裙子的内部,隐隐有秩序符文流转。

    和陈潇所知的任何符文都不同,显然是某种高等的史前符文,属于那个已经消失了的神族文明。

    “本宫是谁”

    做完这一切。

    小丫头才咳嗽一声,立在玄冰棺上,一手叉着腰,一脸骄傲地开口“本宫乃是后土大帝之女,天地之间仅存的纯血神族”

    “风夏雅”

    后土大帝之女,最后的纯血神族

    陈潇目光微微闪动,旋即摇了摇头,笑道“不过,既然你是纯血神族,为什么会那么矮”

    要知道

    神族的体型高大无比。

    成年神族动辄千百丈之高,纵然是那些年幼的孩童,体型往往也有数十丈之高。

    相比之下。

    小丫头风夏雅的身高,仅仅和人族幼儿一样。

    这已不是高矮的问题了,而是高峰与深谷的差距

    听闻此言。

    小丫头风夏雅的脸蛋,一下子便黑成了锅底。

    “是啊,本宫为什么这么矮”

    她双手环抱在胸前,迈着两条小短腿,在玄冰棺上来回走动,似乎在仔细回忆着什么。

    “当年大劫降临,即便父皇准备多年,但依旧功败垂成。而在兵败之际,父皇炼制了玄冰棺,说是要为神族留下薪火,却又将我的血脉封印”

    越是回忆思索。

    风夏雅的脸蛋就皱得越厉害。

    “当年的情况实在太混乱,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连我也不不知道了,父皇好像还叮嘱过什么可恶,为什么完全想不起来”

    一旁的陈潇,却听得心神微动“大劫,什么大劫”

    风夏雅摇了摇头,眼神略有些茫然。

    “纪劫、葬帝劫,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名字,漫长的岁月以来,它有过很多的称呼,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有踏入了帝境的存在,才有可能招来这种大劫。”

    葬帝劫。

    区区三个字,令得陈潇身形剧震

    他一瞬间联想到了太多太多。

    譬如那位白虎大帝,似乎便是一夜之间,遭逢恐怖的剧变,致使一个偌大的神朝,在极短的时间里,便埋葬在了岁月之中

    又好比创造了神武大陆的神武大帝,似乎也经历了极为类似的可怕遭遇

    更有一个亘古苍凉的声音,在陈潇的耳边不断回响着。

    “仙路难飞仙之路尸万重,机缘造化转头空”

    “葬帝恶古来帝者多陨落,是非成败笑谈中”

    “葬帝葬帝”

    反复念着这两个字,陈潇隐约间意识到

    自己或许正在接触万古真相的一角

    “那么所谓的葬帝劫,又究竟是什么力量,竟然连大帝都能毁灭”

    面对陈潇的这个问题,风夏雅只剩下了苦笑“我也不知道,父皇或许知道,或许也不知道。毕竟,若是知晓其来历的话,神族也不会覆灭消失了。”

    “不过,也有一种说法”

    “什么说法”

    “根据这种说法,帝境实在太过强大,帝威镇压天地大道,让天地都承受不住,时间一久,就会引发可怕的大破灭,要将帝级存在毁灭掉,以减轻这片天地的压力。而通常来说,这个时间在一百到两百万年间”

    陈潇顿时便沉默了。

    这个猜测其实很可怕。

    万古以来,但凡有天资者,谁人不想证帝

    然而,古来帝者多陨落

    即便成就了大帝之境,拥有了镇压诸天之力,到头来,一身修为造化终要成空

    若果真是如此的话,真相未免有些太残酷。

    偏偏,当初那一页银色天书中,所传来的苍凉声音,似乎又在印证着这一切

    一时间,气氛凝重得可怕。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潇才哂然一笑。

    “我居然在这种事上着相了,就算真相如此又能如何”

    “前世三千年时光,我便成就了帝境。”

    “这一世我逆天重修,就算真有葬帝劫,也要与之斗上一斗”

    眼看着陈潇,迅速从颓丧中恢复,风夏雅不禁好奇“你知道了这些真相,难道一点都不害怕”

    “为何要怕小丫头,你可曾见你父皇怕过”

    陈潇猛地起身,哈哈大笑起来。

    “敢为不可为,敢杀不可杀,敢敌不可敌这才是真正的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