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4章 棺中生灵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这个人族小子太诡异”

    冰棺之中。

    两道无形的视线,落在陈潇的身上。

    “刚才这小子的身上是帝威,真正的帝威不对,这人族小子的修为,还远远不到帝境,按说不可能释放出帝威,难不成他其实是”

    带着些许茫然失措

    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突然之间浮现了出来。

    然而紧接着。

    当看到陈潇一脚踏上祭台,这道意志稍稍一愣,旋即差点笑出声来。

    “这小子刚才还很牛气,吹什么真正的帝境,结果到头来,还不是照样要中招踏入灵海玄冰棺十丈内,便是生死由我不由他”

    要知道

    这一口灵海玄冰棺,本身就是一件了不得至宝。

    当年,神族大帝更亲自出手,点化这口灵海玄冰棺,使其沾染了一丝帝力。

    才让得灵海玄冰棺,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渐渐出现了进化异变,最终如同现在这般,变得越发神异非常。

    “看样子,还是我多虑了。”

    “或许只是一次意外,一个人族少年罢了,又怎会是大帝转世”

    “这些玄冰花早已通灵,并且由于棺椁的特性,永远都在渴求着鲜血,这小子毫无防备地过来,只会被玄冰花吞噬殆尽。”

    甚至于

    就连陈潇被吞掉一身血肉,转眼变成一具骸骨的场景。

    也已经是完全可以预见的必然结果

    “也罢,待到这些玄冰花,吞噬了你的血肉,多少也能加快一些,我破除封印的速度。”

    思及至此。

    一个淡漠威严的声音,倏忽间在外界响起。

    “人族的年轻人啊,放弃无用的挣扎吧,冒犯本帝帝威者,唯有永堕九幽,从古至今,从无例外什么”

    可就在下一刻。

    这个声音猛然变了。

    沧桑与威严荡然无存,变得稚嫩而尖锐,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愕然。

    “这不可能”

    就见到

    一朵朵玄冰花凌空袭来,锋利无匹的花瓣交错,就连神器都能够撕碎,甚至,玄冰花的正中央,一张张血盆大口张开,泛着寒光的利齿咬合,令人只感觉毛骨悚然。

    但紧接着,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手持一块青色板砖,轰地一声撞碎了空气,同时也将这些玄冰花,统统撞成了漫天碎屑

    须知。

    这些玄冰花锐利无比,又由于帝力而通灵,对血肉生灵克制极强。

    就算是一尊神来了,也只会被当场吞噬

    偏偏

    陈潇抄着一块青色小板砖,就将这些玄冰花灵,接连拍得花瓣四散零落,花灵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一时间堪称不绝于耳。

    “这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陈潇哈哈一笑,身形不退反进“敢为不可为,敢杀不可杀,敢敌不可敌这才是真正的帝”

    手中的青铜小棺,在陈潇的挥动下,分化出无数残影。

    “嘤嘤好痛啊好痛啊”

    “嘤嘤嘤我是谁我在干什么”

    漫天惨叫的玄冰花中,陈潇身形蓦然杀出,一步来到了冰棺近前。

    灵海玄冰棺猛烈震动,无数秩序神链发光,像是受到刺激爆发,猛然间穿梭虚空而来,冻结了天地时空,要将陈潇一起钉杀在此

    然而,就在陈潇的体外,一页银色天书放光,轻而易举,将所有攻击挡住。

    “这这这”

    冰棺中的存在,已经彻底惊呆。

    这口灵海玄冰棺外的秩序神链,乃是曾经的神族大帝所留。

    哪怕历经了漫长岁月的消磨,也不应该是一个人族少年,轻而易举就能抵挡的力量

    “现在,就让我来看一看。”

    就在棺中人愣神的刹那。

    陈潇已经手持青铜小棺,一击轰在了灵海玄冰棺上

    “不要”

    终于,冰棺中的生灵惊叫,带着浓浓的仓惶“灵海玄冰棺,乃是父皇炼制的帝宝,若是遭遇外力攻击,必会引发全力反击”

    帝宝威能一旦爆发。

    陈潇是生是死,她完全不关心。

    可她身处冰棺之中,必然也会受到波及,再次陷入冰封沉睡

    等待了近乎无尽的漫长岁月

    好不容易才在这个时代,有了一丝苏醒脱困的可能,如今却又要被生生抹灭,这让她如何能够甘心

    “帝宝而已,拆了便是。”

    陈潇嘴角含笑,一击轰在棺盖上

    棺中生灵只感觉眼前一黑,陈潇这一击拍下去,她又将沉睡不知多少年。

    又或者,再也没有醒来的一天。

    “白痴人族小子看看你做的好事帝宝威能爆发,第一个死的就是你我看你怎么死”

    “死”

    “死咦你怎么还没死”

    足足愣神了数秒钟后。

    一道清脆的咔嚓声,突然回荡在这片空间中。

    肉眼可见的密集裂纹,从灵海玄冰棺表面浮现,宛如蜘蛛结网一般,眨眼间,就扩散到大半的区域。

    尽管玄冰棺亦在爆发,不断有秩序符文涌动

    然而,所有的惊世威能,一接触到陈潇手中,那口青铜小棺,顿时被吸收一空,翻不起一丝风浪。

    而堂堂帝宝灵海玄冰棺

    则是被陈潇的这一击,生生震裂大半的棺身

    “你你你你”

    棺中生灵再一次陷入呆滞。

    曾经的她,也算是博览群书,见多识广,可这么凶残的家伙,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如今陈潇连神境都没达到,就已经能够赤手拆帝宝了

    那等他成就真一神境,岂不是要天下无敌了

    “你到底是怎么办到”

    话还没有说完。

    陈潇又是一击落下。

    这一次,灵海玄冰棺终于不堪重负,轰隆一声炸开成漫天碎片

    “来吧,让我好好看一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突然棺中生灵惊悚,就见一只手掌抓来,掌心间元始之光流转,如同定住混沌的古神之掌,一把将其抓在了手中。

    下一秒。

    纵然是陈潇,也难免一愣。

    “婴儿”

    被他提溜在手里的,赫然是一个小婴儿

    可以看到。

    小婴儿的脸色涨红,两条小短腿踢个不停。

    那一双大眼睛,则是骨碌碌的乱转,狠狠地瞪着陈潇。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