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3章 埋葬了一段古史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轰隆

    陈潇踏入黑暗的瞬间

    天摇地动

    如同开天辟地般的景象,在陈潇的眼前呈现出来。

    鸿蒙开辟,玄黄二分。

    三才定伦,四象涌现,五行轮转,六合七星八荒九宫

    弥漫着远古诸天的伟力,璀璨星河犹若画卷一般,在陈潇的眼前铺展开来。

    而在浩瀚星海的中央,一尊顶天立地的神屹立人,他的眼瞳比恒星更炽烈,发丝如星河,只手可遮天,周身混沌气浮浮沉沉,仿佛整个宇宙都在围绕他旋转

    “蝼蚁”

    就在此时。

    这尊伟岸的大帝,忽然间转过身来。

    一双瀚海般的眸子里,有神光洞穿虚空袭来,仿佛一支神箭穿空,所过之处星海动荡,一颗颗星辰裂解蒸发,有着破灭诸天的大恐怖

    “凡人,汝可知晓,冒犯帝威,乃是死罪”

    仅仅是雷鸣般的喝问声,就仿佛能够将星辰震裂

    相比之下

    陈潇却显得很是单薄。

    身形宛若一粒尘埃,在恐怖的神威中,随时可能湮灭凋零

    “冒犯帝威你倒是很有想法。”

    然则

    面对这般恐怖的一击,陈潇仅仅是平静摇头。

    “你确实模仿伪装得很像,应是真的见过这尊大帝。只不过,假的终究是假的,你能模仿出帝境的威压,却模仿不出帝境的神韵。”

    若是换做其他人在此。

    即便是半神、神境,乃至更强的神,或许都分辨不出其中的差别。

    毕竟,帝境之威太过恐怖。

    要是道心脆弱一些的,说不定会被当场吓死

    “可笑”

    四面八方的虚空中,俱有冷笑之声响起。

    “区区蝼蚁凡人,也敢妄议本帝原本,本帝怜惜人才,还想给你机会,可惜现在看来,你并不珍惜它。既然如此,那便永远地”

    这一刻。

    周遭的一颗颗星辰,开始剧烈移动收缩。

    沉重无比的地气喷涌而出,如同整个世界的重量集中,要尽数压制在陈潇的身上

    “帝境,不是你这样的。”

    便在这一刹那。

    陈潇云淡风轻地摇了摇头。

    一步向前迈出,整个人的气韵,骤然间变化了。

    轰隆

    明明没有任何能量波动,也没有法则符文喷涌,但此时此刻的陈潇,却宛若一尊付笑苍生的绝代帝皇,双眸之中涌动着浩荡雷霆,充满了至尊无敌的气度

    天地动荡,大道花开。

    一朵朵大道之花,在陈潇的脚下,惊艳地璀璨盛开。

    仅仅是屹立于虚空中

    就仿佛在诠释大道奥妙,眸光一扫,洞彻当世,映照诸天

    元始大帝

    这是属于曾经的元始大帝的风采

    “你你你你”

    而此同时。

    立于星海中的那道身影,好似被晴天霹雳击中,再也维持不住威压,就连那顶天立地的身影,也突然间变得虚幻无比。

    旋即,如同梦幻泡影般消散。

    “这,才是帝境。”

    随着陈潇淡淡开口

    四面八方的浩瀚星海,骤然崩解成无数碎片。

    好像打破了一层无形隔膜,所有的景象都消失了,最终出现在陈潇眼前的,唯有一座古老无比的石室

    “果然只是一座假陵。”

    嘴角微微上扬,陈潇扫视四周,随即摇头笑道。

    而后,他的双瞳中有神光射出,仿若火眼金睛一般,烛照这间宽阔无比的石室。

    突然,陈潇身躯微震。

    只见在石室的另一头,矗立着一座百丈祭台,九百九十九级台阶,直通祭台的最高处。

    “一口被封印的冰棺”

    陈潇稍稍皱眉。

    在这座百丈祭台的最高处,赫然横亘着一口寒冰棺椁。

    数不清的秩序神链,在虚空中交织穿梭,化作了无形的牢笼,将冰棺牢牢地禁锢。

    很显然

    情况和他想象中略有不同。

    原本在陈潇看来,此地只是一方假陵。

    即便进到了深处,也不可能真的见到帝尸、帝棺等等。

    假陵终究只是假陵,相当于一个衣冠冢,并不存在“真材实料”。

    偏偏现在,在这座假陵的深处,居然真的有一口冰棺

    “难道说,这尊神族的大帝,其实当年并未陨落,而是假死脱身,闸血封寿,将自己冰封在了此地”

    这个时候,就连陈潇都稍稍凝神,越发的小心翼翼起来。

    如果说,神族大帝真的未死,而是尘封到了今朝,如今即将复苏重生那绝对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不对,前世我证帝之后,并未感知到帝级生灵存在,要么是那个时候,神族大帝躲了起来,要么就是他根本没复活”

    好在转念一想,陈潇很快心定。

    并且,之前那人模仿帝境威压,空得其形而不得其神,显然只是见过帝境存在,而并非是真正的大帝复活。

    最终,陈潇拾级而上,一步步登上祭台。

    三重元神领域悄无声息地催动,元始大道运转到了极致,镇天殿在魂海中绽放出光明,甚至连那口青铜小棺,都在不知不觉中,被陈潇抓在了手里。

    松气归松气

    在面对一位古老的存在,并且对方实力未知时,无论多么谨慎都有必要。

    就在陈潇离开最后一级台阶,踏上祭台最高处的一刹那。

    冰棺上数不清的符文亮起。

    “嘤嘤”

    下一刻。

    冰棺上的一朵朵冰花雕纹,竟是突然化作了生灵,发出婴儿般的啼哭,在半空中飘零旋转,好似花雨一般扫向陈潇

    还未临近陈潇时,一朵朵冰花上,有血盆大口张开,一排尖锐的利牙,散发着慑人的寒光

    “嘤嘤又有人来了”

    “吃了他把他变成肥料”

    “这小子细皮嫩肉的,味道肯定不错嘤嘤”

    甚至于。

    一朵朵怪异的冰花开口怪笑,像是原始部落的生灵,在讨论如何分食自己的猎物

    “嗯有点意思”

    陈潇眉毛微微扬起,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他自然看得出来

    有一股神妙的异力残留,使得这些冰花雕纹,在漫长的岁月之中,渐渐拥有了自己的生命

    用地球上的话说,就是这些冰花雕纹成精了

    “越来越有意思了我倒是要看一看”

    面对来袭的冰花,陈潇怡然无惧“这口冰棺之中,到底埋葬了什么历史”

    扣在手中的青铜小棺,好似变作了板砖,残影一般拍落出去。

    此时此刻

    天女散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