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2章 真假帝陵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和之前的那些石像,只能凭借本能攻击,而无自主意识不同

    眼前的这一具石像,竟拥有自己的意识

    在陈潇等人到来的刹那,它便拦在了前路之上,犹如一名忠实的守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晦涩气息。

    “帝陵”

    悬空老祖惊诧莫名。

    在神武大陆上,有神之名流传。

    只是世人只知神高高在上,却不知神中亦有强弱划分。

    唯有横扫诸神无敌手,镇压一整个时代的存在,方才有资格登基称帝,是为神中帝皇

    “帝陵你吓得住别人,却吓不住我。”

    此刻。

    陈潇摇头哈哈一笑。

    他忽然上前一步,一枚血色菱形晶片,在星河魂海中亮起。

    “一开始我也以为,后土神宫的深处,隐藏了一座帝陵。不过现在,我已经完全确认了”

    血色菱形晶片骤然放光,漫天符文自他眉心飞出,结成一个个古老的印记。

    这些印记刚一出现

    眼前石像的气息,便猛然间一滞。

    “外来者,擅闯帝陵,杀无赦”

    旋即,石像一声高吼,猛然震动起来。

    表面有石料剥落下来,像是一尊神人在复苏。

    三头六臂齐齐震动,道道秩序神链穿空,一击就要将陈潇擒杀。

    “小小蝼蚁,冒犯帝威,便摄汝魂魄,永堕九幽”

    石像的声音很冷漠,似乎不含一丝情感。

    然而,陈潇依旧不为所动。

    只是那枚血色菱形晶片,一瞬间就明亮到了极限。

    唰

    无数古老的血色印记,同样结成了秩序神链,与这尊怪异石像对抗,顷刻间,便压制了这具石像,迫使它不断地向后退去

    此时的场景,着实有些惊人。

    三头六臂石像的实力,足以媲美真正的神明,却在陈潇的面前,遭受了可怕的压制。

    陈潇每迈出一步

    石像便不由自主,身形倒退出一步

    咚

    咚

    咚

    这一刻。

    陈潇一连迈出九步,石像便倒退了九步。

    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当然,这并非是陈潇的实力,已经能够媲美神境。

    而是他掌控了血色晶片,作为后土神宫的核心钥匙,对于这座地宫中的一切,都有着近乎碾压性的压制

    这具三头六臂石像,尽管拥有自我意识,但说到底,仍是宫殿的一部分。

    既然是后土神宫的一部分,那就逃不过血色晶片的压制。

    “你的实力居然”

    直至此时此刻,石像的语气中,才多了一丝变化。

    自身拥有的力量,它自然很是清楚。

    对付一个未至神境的小家伙,明明应该是碾压过去才对,结果到头来,居然是它被陈潇逆袭碾压了

    “你拦不住我。”

    陈潇一点眉心,血色菱形晶片,顿时浮现出来“你应该认得出,这究竟是何物。”

    石像的身躯轰然一震“这这是它为何在你手里”

    然则

    陈潇并未回答,只是笑而不语。

    他两手背在身后,语气平静悠然,宛如无尽的汪洋。

    “你也不用惊讶,我曾见过帝陵,真正的帝陵格局,又岂会只有这些炼化星空,布局日月,一座帝陵,便是一方世界。你们这个地方,与其说是帝陵,不如说是一座假陵。”

    譬如当初的白虎帝葬。

    偌大的帝葬空间何其宏伟,几乎就是一个真正的世界

    相比之下

    后土神宫第二层空间中,这座不知名的“帝葬”,就显得格外寒酸简陋了。

    “假陵这里只是一座假陵”

    纵然如此。

    身后的悬空老祖再一次惊骇失声。

    他虽不知帝陵为何物,但多少也能看得出来

    这一座古老的地宫,或许是某位大人物,身死之后的葬身地

    现在陈潇却说,这只是一座假陵

    所谓假陵。

    往往是大人物下葬时,为了隐藏真陵所在,避免后世盗墓者侵扰,迷惑世人的视线,从而建造的一座座空陵

    无论是规模还是格局,假陵都远远比不上真陵。

    “如此宏伟的神殿神宫,甚至以神境石像为守卫,居然不过是一座假陵”

    悬空老祖咋舌不已,只感觉一阵阵惊悚。

    假陵尚且如此宏伟

    那么陈潇口中真正的帝陵,又将是如何惊人的存在

    “外来者,休要胡说八道,冒犯帝威”

    石像顿时动怒。

    只是陈潇的眉心,那血色菱形晶片,依然在徐徐放光,将它死死地压制了。

    面对陈潇,它连动手的资格都没有

    “原来如此。”

    陈潇却是蓦地恍然“我明白了,原来就连你们自己,都不知道陵墓真假,在被创造出的一刻起,你们就只知道身后的陵墓需要守护。”

    “让他进来吧。”

    就在此时。

    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突然在半空之中响起。

    这个声音一出

    霎时间,没有一丝能量,时空却宛如定格了。

    悬空老祖和柴婉梅,身形尽皆僵在了原地,彻底失去了一切意识

    而三头六臂的石像,则是蓦地一怔,随即身躯隆隆震动,向着一旁让开了道路。

    “尊您号令,吾主。”它俯首躬身道。

    “后世的人族少年啊,何必与一具石像为难本帝为汝敞开了道路,汝可敢入内觐见本帝”

    而后,这个声音第二次响起。

    “觐见你”

    陈潇哈哈一笑,直接迈步向前“有何不敢悬空,我去见见这位大帝。你就等在此地,不要随意走动。”

    话音落下。

    义无反顾,一步踏入黑暗

    “更何况究竟是谁觐见谁,还真不一定呢”

    同一时间。

    冰棺之中,一个兴奋的声音,悄然响了起来。

    “来了,终于进来了这小子终于进来了”

    比起之前的声音,这个声音更显稚嫩,似乎是由于陈潇的到来,而显得格外的兴奋。

    “一旦进了此地,任你奸滑似鬼,还不是要咳咳入了本帝陵寝,便再无离开之理,年轻人,不管你究竟是何来历,都要乖乖成为本帝的食粮”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冰棺再一次剧烈颤动。

    并且。

    不断有持续神链崩断,成片成片的封印符文,在接二连三地黯淡下去。

    似乎要不了多久

    棺中的存在,就能破封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