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乐极生悲的八卦宗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八卦宗上下震动

    “为什么”

    八卦宗宗主的声音,犹若惊雷似的回荡。

    他整个人倏然站起,满头须发皆张,满腔的震惊怒意,几乎就要压制不住。

    “特使大人本尊需要一个理由”

    最终,江百川深吸一口气,强行押下修为波动,一字一顿地沉声质问。

    原本

    八卦宗付出了不菲的代价,才终于换来一个确切答案

    此次晋升的宗门中,有八卦宗一个名额

    一切都早已成为定局,甚至于八卦宗内部,都在准备晋升大典,只等皇极道宗特使降临,就算是真正地晋升成功

    之所以不惜一切代价,都要让宗门晋升二流

    不仅仅是因为宗门晋级后,会享有更多的利益与好处,同时更是因为,唯有达到二流以上的势力,才有资格参与三年后的盛会

    毫不夸张的说。

    一旦错失了这次机会,绝对会令人抱憾终生。

    结果,完全不曾料到

    就在特使降临的当天,皇极道宗突然间变卦,告知他们晋升失败了

    “本尊也感到很遗憾。”

    就在江百川的对面。

    一名衣着华贵的中年,忍不住叹息摇头“但是,这是道宗的最新传讯,你自己看吧,还有道宗印玺在,作不了伪。”

    说罢。

    他抬手打出一份卷轴,卷轴徐徐在半空展开,几个大字映入了眼帘。

    江百川霎时瞳孔骤缩。

    “八卦宗,晋升资格作废”

    并且在卷轴的一角,还加盖了一枚印玺,隐隐有法则流转,散发着半神气息,象征着这一份卷轴,乃是皇极道宗所发,而非是旁人弄虚作假。

    然而正是如此,江百川才更不敢相信。

    “为什么”

    “哎百川兄,你我也算是一见如故,有些事情本不应该说,但我还是给你透个底”

    衣着华贵的中年,忍不住摇头,压低声音道“你们八卦宗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该得罪的人”

    八卦宗宗主江百川涩声。

    “没错,我让人打听了一下,这一次的命令,乃是道宗少宗亲自下达,说是八卦宗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才会剥夺你们的晋升资格。”

    一时间。

    气氛彻底陷入了凝滞,空气沉重得可怕,几乎要化为实质。

    良久之后,江百川才无力地摆了摆手“总而言之,还是要多谢特使大人,能够将此事告知于我。不过,今日诸事繁多,江某便不招待大人了”

    皇极道宗的特使中年,也没有继续停留之意。

    稍稍叮嘱了几句,便摇着头离开了。

    “可惜可惜啊”

    实际上。

    就算是这位特使,也感到颇为可惜。

    且不提八卦宗的门风如何

    光是奋斗了这么长时间,又付出了惊人的大代价,好不容易就要成功了,却因为不知道哪个混账,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一瞬间丧失了晋升的资格

    说不觉得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命运弄人,本就如此神奇。”

    长叹间。

    这位特使张口一吐,一道碧绿荧光骤然飞出,赫然是一口翠绿的竹剑。

    下一刻,他的身形蓦然冲天而起,驾驭着翠绿竹剑飞空而去。

    而在下方的大殿中。

    江百川充满怒火的咆哮声,终于不再做任何的掩饰,雷鸣一般爆发了,震动大半个八卦宗的山门

    “查”

    “给我立刻去查”

    “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查出来”

    这一刻的江百川,没了平日的温文尔雅。

    不仅仅是他,就连一位位宗门高层,也都目光闪烁着怒火,像是一头头暴怒的狂狮,随时都有可能择人而噬

    “本尊倒是要看一看,究竟是哪个混账东西”

    “竟敢破坏本门的千年大计”

    很快。

    整个八卦宗上下,全都被调动起来。

    早先的喜庆气氛,早已经不翼而飞。

    只有说不出的惨淡和肃杀在蔓延

    宗门各个机构全力运转,无数情报纷至沓来,全数集中到江百川案前。

    江百川神念全开,扫视一份份情报,某一刻,他眸光一凝,定格在其中一份玉简上。

    才刚刚平复下的心神,再一次猛地爆发开了。

    “柴婉梅”

    尽管并无确切消息。

    可在看到这个名字的瞬间,江百川没由来的心头一突。

    根据他对柴婉梅的了解

    此女做出这种事情的可能性绝对不小

    “该死,人不在山门内,传讯玉符也联系不上”

    片刻之后,江百川面色再变“明明之前就叮嘱过她,在诸事确定之前,绝对不要离开宗门,结果居然还是偷偷离开了”

    大家都是神桥境尊主

    尽管修为进境有高有低,但如果不是时刻全开感知,而同阶又刻意隐藏的话,想要发现还是极为困难的。

    “柴婉梅最后去的地方,是蚀龙江的源头,那里好像是商盟的地盘”

    到最后。

    江百川眸光深吸口气。

    他抬手释放出一艘小舟,旋即小舟破开了虚空,直接离开了八卦宗的山门

    “现在赶过去但愿还来得及”

    “你你居然能控制这些石像”

    后土神宫第二层空间。

    柴婉梅的元神失声惊叫“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一片沙海,谁都是第一次进来”

    “可惜我是天演师,掐指一算便知晓。”

    陈潇云淡风轻地开口,没有一丝脸红,直接承认了天演师身份“不过,在这个地方,却是不方便杀你有了。”

    下一秒。

    陈潇的元神虚影,绽放万千道华光。

    在悬空老祖惊悚的眼神中,竟是将柴婉梅的元神,生生压进了一具石像之中。

    紧接着,石像隆隆震动。

    柴婉梅的尖叫,从石像内部传来。

    “该死,你对我做了什么”

    “暂时找个地方关押你罢了,毕竟这地方不太适合杀人。”

    陈潇抬手一拍,封住了石像的声音。

    同一时间。

    他的目光渐渐变得凝重,磅礴的神念展开,犹如水银泻地一般扫出。

    “好像有什么存在在暗中窥视我们”

    悬空老祖闻言不由头皮发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