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 深入后土宫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事实上。

    比起上一次来时,这一次的陈潇,已经做了许多准备。

    并且,这一整天的时间以来,也并非是在漫无目的地乱走,而是在寻找空间中的节点,试图打破后土宫的空间循环

    “正常情况下,这座后土宫之中,并无这么多宫殿。”

    陈潇以身为尺,丈量此间地面。

    而后,他才微微颔首笑道“我们走不出宫殿,其实是法阵的作用。”

    悬空老祖一愣“法阵我们什么时候,落入了法阵中”

    陈潇摆了摆手笑道“在进入此地的一刹那,就落入了法阵之中,这一天时间以来,就一直在阵中原地打转。”

    众人终于恍然大悟。

    不过很快

    玄衣中年放出感知,眉头再次稍稍皱起。

    “萧道友,可是问题便在于,似乎自始至终,在这后土宫中,我等都未感应到,有阵法存在的波动。”

    “确实,不要说法阵的波动了,就连法阵存在的痕迹,似乎都没有见过一丝。”

    另外几人也在纷纷点头。

    法阵法阵,终究是人造产物。

    纵使威能再强大,功效再神异,可法阵运转,影响周遭天地,他们这些神桥境尊主,总能从法则的波动中,察觉出一丝异常来。

    毕竟。

    从元神境开始,武者修行一途,讲究的便是以神求道

    元神认知世界,感知天地大道。

    如此

    方才能强化自身元神,凝练出完整的法则符文。

    而从一开始,殿中不仅没有法阵的波动,甚至连存在的痕迹都没有

    “这未免有些太诡异了吧”

    万志晟忍不住摇头。

    “诡异倒是未必。”

    陈潇神情淡然,在宫殿的一角,忽然停下脚步,悠然一笑道“不过,能够感知法阵波动,还有一个大前提在,就是法阵笼罩范围有限,你在进出法阵的时候,才能察觉到明显异常。”

    就在他开口的同时。

    数不清的法则符文,从陈潇的掌间飞出,犹若蝴蝶一般翩舞,渐渐在他的身旁,结成一张绚烂的网络。

    直到这个时候

    陈潇的脸庞上,方才露出,浓烈的笑容。

    “而当你身处阵中时,感知被法阵严重影响,即便知道自己中招,也往往难以找到出路。”

    其实,陈潇上一世时,就遇到过类似情况。

    他误闯一处危险禁地,陷入了一座幻阵之中,尽管凭借强大的意志,强行从幻境中醒来,没有一直沉沦下去

    可却因为感知受到限制,始终找不到法阵破绽,哪怕是清醒状态,也一直被困在阵中,差一点就被生生饿死在那里

    “而事实上,这一整片浩瀚沙海,就是一方巨大的法阵。”

    “整片沙海都是一座法阵”

    众人悚然心惊的同时,陈潇的双掌向前一推。

    在他周身,法则符文凝结的光网,突然间凝实成了光墙。

    下一刻。

    一面面光墙轰然扩散。

    仿佛有无形大手拂过虚空,将众人眼前的画面抹去,天摇地动间,只见一道巨大的虚无裂隙,不知不觉中横亘在了眼前

    而在这道裂隙的背后

    则是一方更加古老的石室。

    石室没有众人所身处的宫殿华丽,但却遍布着岁月沧桑的痕迹。

    恍惚间,宛如能让众人看到,在那莽莽洪荒之中,有一尊尊古老的神人,开裂神石,采掘星辰,动用了无数神材神料,最终才打造出了后土神宫。

    “这座后土神宫,本身就是一件无比强大的神器”

    悬空老祖、万志晟、玄衣中年等人,几乎是不由自主地惊骇失声,目中流露出浓浓的贪婪。

    就在这时候,虚无的裂隙扩大,将众人笼罩进去。

    霎时间。

    眼前场景天旋地转。

    原先华丽而精美的宫殿,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间更原始古老,但也更加苍莽狂放的石室

    “不要妄图带走后土宫,这件神器很重,就算神来了也搬不走。”

    陈潇似笑非笑开口。

    诸人恍然一惊,这才羞愧地回神,压制下心中贪欲。

    “萧道友,敢问这里是”

    悬空老祖咳嗽一声,沉声问道。

    陈潇环视一圈,笑道“严格来说,这里才是后土神宫,真正的内部空间,我们之前进来时,一直在它的表层空间打转。”

    “这里就是内部空间”

    众人先是一愣,旋即面露喜色“这么说来的话”

    陈潇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想找机缘的话,应该就是这里了。你们可以自己决定,是分头进行探索,还是联手起来行动。”

    之前过来的一路上。

    这些人也算是帮了不少忙,并且基本上也都安分守己,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并且陈潇也已经发现了

    或许是因为星源竹海,与星沙海发生了置换。

    以至于星沙海之中,很多原本沉寂的场域、险地等,都开始渐渐地复苏,威能之强,甚至足以镇杀神桥境武者。

    若没有这些人出手,他自己一个人行动

    或许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可是想要像现在这样,安安稳稳地研究第二金丹,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既然萧道友已经说了,那我等还是分头行动。”

    “约定时间在一个月后,无论有没有收获,大家都最好返回这里,以确定诸位道友的安危。”

    “此言甚善,若是诸位有收获,也可以在那时,彼此互通有无。”

    很快,一行人有了决断。

    既然每一个人,都是为了机缘而来。

    那为了避免争夺时,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不如从一开始,就直接分散行动

    “也好。”

    陈潇微微一笑,没有阻止这些人。

    不仅如此。

    他还根据九面骰子中,投影出的残缺画面,为这些神桥境,分别指点了一个方向。

    众人欢天喜地的离去,陈潇这才转头,看向一旁的悬空老祖。

    “你打算继续跟着我”

    “这个”

    悬空老祖面露迟疑。

    然而最终,他还是一咬牙,挤出一个笑容。

    “这后土宫充满诡异,老夫还是觉得跟在道友身边,相对更加安全”

    “你倒是很有想法。”

    陈潇摇头失笑,并未阻止跟随。

    接下来。

    他选择了一条通道,一路向石室外走去,悬空老祖连忙跟上。

    还没走出多远,突然有拳风呼啸炸开。

    一团沉重的黑影,猛然向两人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