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尽皆拜服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这一阵风,堪称妖异。

    来得快

    去得更快

    从风起到风落,总共不过几息时间。

    然而。

    便是在这短短几秒钟里,柴婉梅被卷起的风沙,顷刻间就轰成了重伤

    要不是还能够感受到,柴婉梅还有微弱气息,他们甚至都要怀疑,这根本就是一个死人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风沙回落,全场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万志晟嘴唇蠕动,终于挤出几个字来。

    包括悬空老祖在内,每一个人的视线,全都落在了陈潇身上。

    如果说

    之前陈潇的两次开口,是因为知道某些隐秘,所以才能够提前告知。

    那么这一次的开口,就是真正的毫无预兆

    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了

    陈潇仅仅是说了一句,继续上前必定会遭难,结果柴婉梅,就真的遭受了重创,错非神桥境生命力强大,差一点就要身死当场

    “掐指一算而已。”

    面对众人的视线,陈潇仅是淡淡一笑。

    诸位神桥境尊主顿时一阵毛骨悚然

    掐指一算。

    又是掐指一算

    “刚才那两次他也一样说是掐指一算”

    万志晟神色凝重,深深呼出一口气。

    能够修炼到神桥境界

    就算在神武大陆上,也绝对不能算弱者。

    除了柴婉梅这种长年养尊处优,又仗着身份背景乱来的尊主外,绝大部分的神桥境尊主,可能行事风格各有不同,但却很少会有真正的白痴

    陈潇表现出来的神秘之处,已经远远超过了金丹修为

    甚至于。

    就算将这白衣少年,当做神桥境来对待,也没有丝毫违和感。

    “这么说的话萧道友之前所言,是否确实为真”

    其他几名神桥境,显然也意识到这点,那玄衣中年人,稍稍咳嗽一声,终于转移了话题“此前多次冒犯道友,还请道友切莫放在心上。”

    这显然是服软了。

    平心而论

    他们还真怕陈潇,也给他们每个人,来一句“掐指一算”。

    在这片人生地不熟的沙漠里,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自然是不假,我又何须欺骗你们”

    陈潇悠然的摇了摇头“我已经掐指算过,又怎么可能出错”

    在这之后,众人重新上路。

    当然,遭受重创的柴婉梅,自然不可能继续随队,而是被众人送出沙海,喂下疗伤的丹药后,安置在附近一个小镇上。

    接下来。

    在陈潇的多次指点下,众人小心翼翼的前进,多次避开沙暴和陷阱,终于在即将天明的时刻,一路有惊无险,抵达了一座高耸的山丘前。

    而在山丘之中

    埋葬着一座古老的宫殿。

    名曰

    后土宫

    “真的有一座神宫遗迹”

    诸位神桥境终于再次激动起来。

    再回想起过来的一路上,陈潇曾经多次未卜先知,挽救大家于无形的举动,几人再度望向陈潇时,不由自主带上了一丝尊敬。

    哪怕陈潇显露在外的修为,依旧只有区区金丹境巅峰。

    但他展现出来的手段,已经足够让他们敬畏

    只不过,万志晟等人却不知道

    陈潇自始至终,绝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第二金丹上,压根就没动用过天演秘术。

    至于所谓的提前预测,只不过是九面骰子中的残缺画面,再结合他前世的记忆经验,所给出的一般结论而已。

    “终于到后土宫了。”

    望着眼前熟悉的宫殿,连陈潇也松了一口气。

    在那些残缺画面之中,他看到了比宫殿壁画上,更加详细清晰的细节。

    同时也知道了

    后土神。

    乃是这个所谓的神族中,被奉为缔造者的先天神魔。

    而后土宫,往往就是神族之中,最为核心的神殿所在

    “神武大陆上的隐秘,果然比我前世所知,还要多上太多了,白虎帝葬,古神天渊,仙墟洞天,还有星沙海后土宫,以及神武大陆本身”

    陈潇的眸光深邃无比。

    这些古老的遗迹,每一个的背后,都牵扯到了至少一位帝级存在

    那是能与前世的陈潇,曾经的元始大帝,平起平坐的伟大存在。

    “萧道友,不知这后土宫中,有何种机缘存在”

    稍稍修整一番后。

    万志晟几人才小心翼翼,重新向陈潇发出询问。

    “大机缘确实是有,但危险同样存在,但你们真的确认要现在就知道么”

    陈潇嘴角微微一扬,悠然笑着说道。

    万志晟等人登时心头一凛。

    陈潇现在将机缘和危险,全部都公之于众的话,他们虽然能够避开危险,但那些众人皆知的危险,也可能反过来被其他人利用

    “毕竟我们这些人,只能算是合作关系。”

    悬空老祖心头暗凛,眼神中渐渐带上了警惕“若是遇上了大机缘,就算是反目成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毕竟,财帛动人心。

    在足够大的利益面前

    就算是血源至亲,纵使是恩爱夫妻

    也有过许多背叛对方的先例

    更何况他们这些人,充其量只能算道友。

    在一般情况下,确实可以互相扶持,共同探险探索。

    但在真正巨大险境之中,很难让人把自身的安危,寄托在他人的人品之上

    “萧道友所言甚是。”

    “是我等鲁莽了。”

    “这等远古遗迹宝地,探索机缘还得自己来”

    几人接二连三地开口,一脸打哈哈的模样,绝口不提之前的事。

    陈潇也乐得装作不知道,点了点头之后,便开始指点这些人,替他在后土宫中开道,一路向着神宫最深处进发。

    后土宫内部空旷无垠,远比外边看到的更大。

    不仅如此,每当众人走过一座殿堂,就又会有新的殿堂出现。

    就仿佛

    永远没有止境

    “这这些宫殿,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我感觉我们怎么一直在走重复的路线”

    “萧道友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走了足足大半天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询问。

    陈潇脚步一顿,一手背负身后,徐徐转过身来,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诸位无须担心,我已掐指一算,找到此殿的出口”

    “找到了”

    一行人眼前微微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