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掐指一算!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此时此刻。

    漫天柳条疯狂舞动,根本不像是一株灵植,而更像是一头凶兽

    “怎么回事”

    “枯玄葬神柳,竟会主动攻击”

    “柴道友,千万小心”

    一时间,众人纷纷惊呼。

    这场景未免有些太可怕。

    原本安安静静的枯玄葬神柳,竟在柴婉梅接近的那个瞬间,忽然间暴起发难,一根根柳条凝练着法则之威,仿佛无坚不摧的神兵利刃,散发摄人心魄的恐怖气机。

    若是从远处看去

    这片区域宛若化作了一方囚牢。

    一根根柳条便是锁链,牢牢地将人钉穿禁锢,从此永世地沉沦下去。

    “啊该死的孽障”

    柴婉梅当即吃痛。

    她厉声尖叫起来,抓住一面八卦遁天旗,挥手向着柳条砍落。

    然而。

    边缘锋锐无比,足以媲美神兵的小旗,砍在那一根柳条上,仿佛砍中了泥浆般,滑不受力的偏转开来。

    而那根柳条似是受到了刺激,表面无数的狰狞纹路迅速收缩,竟是在加速吞噬柴婉梅的血肉

    “见鬼”

    柴婉梅怒骂一声。

    眼看着更多柳条逼来,她霎时间亡魂皆冒,声嘶力竭的高叫“悬空老鬼你若是再不出手,我在这里出了事,八卦宗必然唯你是问”

    “哎”

    悬空老祖叹息一声。

    碧空葫芦被他祭出,小小的黑葫芦发光,眨眼间,喷射出无尽空间剑气

    唰唰唰

    这一次

    面对极度锋锐的空间剑气,枯玄葬神柳的几根柳条,终于被当场斩断成两截。

    趁着这个机会。

    柴婉梅抽身飞退,终于逃到盆地边缘,脱离了柳条的攻击范围。

    只是剩下的八卦遁天旗,却是一面都来不及收回。

    不过一息的功夫

    即被诸多柳条统统撕成碎片

    “该死的”

    稍一检查自身伤势,这个肥胖妇人便忍不住尖叫“这株破柳树有大诡异你们谁有二品通灵宝药我的伤势在恶化,它的力量在腐蚀我的精血”

    众人可以清晰地看到。

    柴婉梅那只被钉穿的脚掌,不知不觉中已经枯瘦如柴。

    通体缭绕着黑色气息,像是魔气,又像是死气,宛如骷髅一般,显得无比诡异瘆人。

    并且,枯玄葬神柳的力量,还在同化她的血液,将她整个人一起腐蚀

    “这”

    众人一阵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那魁梧壮汉,无语地摇了摇头,抬手取出了一只玉瓶。

    连正眼都没看上一眼,肥胖妇人便伸手一抓,心急火燎地将其抓过,倒出一枚枚晶玉般的圆润丹药。

    “柴道友。”

    这一幕令得魁梧壮汉嘴角一抽。

    当即,忍不住出声提醒“这是二品天极复伤丹,内服外用皆可,只需要一枚,就足够治疗伤势了”

    他的一共也只有五枚而已。

    柴婉梅这一倒就倒出来了四枚之多

    岂料他的好心提醒,却让柴婉梅脸色一沉,冷笑道“万志晟老娘当年可是救了你的命,现在问你要几枚二品丹药,你居然还婆婆妈妈不愿意给”

    一提起往事,万志晟沉默了。

    几秒种后,他点了点头“我只是提醒一下,并非是心疼丹药,柴道友莫要放在心上。”

    其他人暗中纷纷摇头。

    当年机缘巧合之下,柴婉梅救了万志晟一命。

    从那以后,就时常借着救命之恩,明里暗里向万志晟,索要各种不菲的好处。

    要是一般人敢这么做,万志晟早就已经翻脸。

    偏偏在柴婉梅背后,还屹立着一个八卦宗

    一个准二流势力,万志晟得罪不起。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服用丹药。”

    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沉闷。

    就在此时,陈潇眸子一睁,淡淡开口“而是自膝盖之下,将整条小腿砍去。”

    “你这家伙”

    柴婉梅一下子噎住了。

    随即,她怒极而笑“砍掉整条小腿小子,你觉得老娘很像白痴么你要搞清楚自己立场,在场都是神桥境尊主,哪有你插嘴说话的份”

    话说到这里,怨恨的目光,又扫向悬空老祖。

    “悬空老鬼,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人是你带来的,那你就要负责看好。若是再敢出言不逊,我不介意替你教育一下晚辈”

    “这”

    还不等悬空老祖回话。

    柴婉梅便抬手一扬,将四枚天极复伤丹,同时吞入了口中。

    下一刻。

    缭绕在她脚上的黑气,突然之间汹涌了十倍

    如果说,之前的黑气,还只是小蛇。

    那么现在,它就变成了一条蛟龙,发出令人心悸的咆哮

    几乎就在转瞬之间,便有恐怖的景象出现。

    柴婉梅的右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下到上,迅速地发黑枯萎。

    无论是血肉,还是骨骼、鲜血,都在被这股力量腐蚀化灰,任凭柴婉梅如何催动修为,都无法阻挡它一丝一毫

    惊悚

    极度的惊悚

    所有人看得一阵头皮发麻。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凄厉的尖叫中,柴婉梅忽的想起,陈潇先前的提醒,终于咬了咬牙,狠心催动修为,凝聚出一口法力刀刃,一刀将自己的右小腿砍下

    然而。

    黑气依旧不曾消失,仍在不断向上蔓延。

    “孽障你刚才不是说,只要砍掉小腿,就能够阻止吗”柴婉梅第一时间尖叫起来。

    “因为你砍得太晚了。”

    陈潇云淡风轻地摇头。

    他一身白衣翩飞,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的神秘。

    “现在想要阻止,必须将整条腿,一点不剩地砍掉。”

    “小子,若是再无效果,我便拿你是问”

    看着不断蔓延的黑气,惊恐的情绪终于战神了一切。

    柴婉梅脸色惨白如金纸,再一次凝聚法力挥刀,将整条右腿都斩落下来

    哗

    在脱离躯干的一瞬间。

    她的右腿便被黑气彻底吞噬一空。

    “终于结束了。”

    浑身酸软无力,背后全是冷汗,柴婉梅一下瘫倒在地,大口地喘息起来。

    过了好半晌,她才目光一凝,落在陈潇身上。

    “小子,你对这片沙漠很熟悉的样子”

    “熟悉倒不至于。”

    陈潇咧了咧嘴,露出悠然的笑容。

    “只不过哪里有危险,掐指一算我就知道了。”

    “掐指一算就知道”

    一行人面面相觑,完全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