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 不听前辈言,吃亏在眼前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这底下的”

    “莫非是枯玄葬神柳”

    一尊尊神桥境强者,接连发出了低呼声。

    纵然以他们的眼界见识

    在这个刹那之间,也免不了心头狂跳,呼吸一阵阵急促。

    “好像真的是”

    枯玄葬神柳。

    乃是位列一品的顶尖天材地宝

    传说中

    桥天境半神想要再做突破,成为真一境神祇,必须要打通三重生死玄关

    生死三重关,一重一生死

    闯过了,则修为大进,寿元暴涨。

    闯不过,则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而枯玄葬神柳的功效

    能够在半神闯关失败之时代替一次死亡

    仅仅是这一个效用,就足以让诸多半神疯狂

    “这片神秘沙海中,果然有惊天机缘”

    众人的眼睛纷纷亮了起来。

    第一时间,柴婉梅面露惊喜,哈哈大笑起来“我等虽然不是桥天境,但若得到一株枯玄葬神柳,将其炼成灵魂至宝,也能拥有非凡的威能”

    更别提

    通常情况下,一种天材地宝,绝不会只有一种效用。

    “不过,我们一共有五个人,枯玄葬神柳,却只有唯一一株,若是夺得了这桩机缘,最后又该如何分配”

    另外一名尊主,开口提出了疑惑。

    霎时间,众人齐齐呼吸一窒,不由得面面相觑起来。

    这的确是一个必须正视的问题。

    “确实,大家都是来寻找机缘,明明找到了机缘,最后却因为分配不均,而闹得不欢而散,甚至反目成仇的情况还是能避免则避免。”

    陈潇身旁的魁梧壮汉,摩挲着下巴点点头道。

    柴婉梅眼珠子一转,忽然笑了起来“不如这样好了,枯玄葬神柳并非凡物,想要将其收取了,也有不小的危险,所以干脆由我来承担,不知四位意下如何”

    她一开口。

    其他人顿时暗骂一声。

    只要不是傻子的,基本都能听出来

    什么承担危险,全部都是扯淡。

    这肥胖妇人分明是想要将枯玄葬神柳据为己有

    “只不过,这妇人来自八卦宗,乃是准二流势力,也不好太过得罪了”

    然而一想到柴婉梅的来历,众人又不由自主地迟疑起来。

    就在这时。

    悬空老祖一拍额头,忽然转过身来,小心翼翼地看向陈潇。

    “不知萧道友意下如何”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恍然想起,在队伍的最后,还跟着一个陈潇

    只是陈潇太安静,自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以至于从一开始,大家就忽略了这个少年

    “我的意见”

    修炼中的陈潇,思绪蓦地中断。

    四下打量了一番,又和脑中的星沙海地图,以及刚得到的古代记忆残片,互相对照印证后,他才缓缓吐出一句话来。

    “有那么一些宝物,非有缘者不能取,强取则必定遭劫。”

    他在那些残缺画面中,窥见到了些许的真相。

    这片看似平凡无奇的沙漠盆地,远远不如想象中那么安全无害

    “胡说八道”

    一瞬间,柴婉梅的冷笑声,就已经响了起来。

    她双手叉腰,一双小眼睛瞪着陈潇,脸上满是轻慢不屑“这片沙海盆地,我们全部都检查过,没有任何危险存在,你一个小小金丹境,也敢在此胡言乱语”

    悬空老祖顿时就急了“柴道友萧道友也是尊主,只是功法缘故,所以看起来才像金丹”

    “什么狗屁功法,我看是悬空老鬼你,被这小子骗了吧”

    然而,柴婉梅依旧冷笑,视线一一扫过众人,最后,定格在陈潇身上。

    “既然诸位都不反对,那我也不好推辞了。”

    还不等众人开口,柴婉梅便已掠出,身形骤然腾空而起。

    同一时间,她双手连连掐诀,祭起一面面小旗,直奔枯玄葬神柳而去。

    尚在半空中时。

    一面面小旗便迎风见长。

    眨眼之间,就膨胀至十多丈高,彼此结成了一方场域。

    其内飞沙走石,华光大绽,有法则神链闪烁,孕育着令人心惊的力量。

    “是她的八卦遁天旗”

    魁梧壮汉低呼一声,脸色有些难看,道“没想到,此女准备如此充分,看样子这棵神柳,同我等有缘无分了。”

    其余众人也只能苦笑。

    八卦遁天旗,乃是八卦宗至宝之一。

    连此宝都当众用出来了,可见柴婉梅势在必得的信心。

    他们若是强行与之争夺,非但不见得能抢到手,甚至有可能惹得一身骚

    “八卦遁天旗”

    陈潇忍不住摇头失笑,道“就凭这几面破烂货,也想困住枯玄葬神柳你们几个倒是很有想法。”

    三名神桥境尊主,顿时对陈潇怒目而视。

    那玄衣中年都快被气笑了“年轻人,饭大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可知八卦遁天旗,乃是八卦宗的至宝这等至宝到了你口中,居然仅仅是破烂货你知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

    陈潇就开口打断了他。

    “我说它是破烂,那它就是破烂。”

    玄衣中年不由为之气结。

    你说是破烂那就是破烂

    你以为你是谁,有那么大的脸

    倒是悬空老祖脸色微变,忙不迭地凑上来,小心翼翼询问道“萧道友,不知这片沙海盆地中,是否还存在着一些,我等未看出的玄机”

    “玄机倒不至于。”

    陈潇双手背负,眸光无喜无悲。

    纵然被几名尊主瞪视,他依旧是古井不波,完全不显任何异常“只不过,就算这几面小旗子,现在还不是破烂货,但它们很快就会变成破烂货了。”

    “马上就会变成破烂货”

    悬空老祖只感觉一头雾水。

    突然。

    一连串尖锐的破空声,突然在盆地底部炸响。

    远远看去,在枯玄葬神柳树身上,竟是分化出一根根枝条,好似魔鬼的爪牙,又仿佛是嗜血的铜钉,猛然之间洞射而出

    猝不及防之下。

    足有三面八卦遁天旗,被柳条当场撕裂肢解。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柴婉梅的一只脚,也遭到柳条贯穿,一瞬间,便有黑色鲜血淌下。

    枯玄葬神柳,凶威毕露

    所有人陡然寒毛倒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