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尊主亦俯首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局面的变化,实在太突然。

    前一刻

    许多人还在坐看好戏,如同悬空老祖一样,等待着皇极道宗的少宗,强势将陈潇镇压下去。

    没有人怀疑陈潇的下场。

    在人们看来

    这个犹如流星划过天际,在极短的时间里,便奇迹崛起的少年

    注定会如他崛起时一般,以同样惊人的速度陨落。

    然而。

    此时此刻。

    呈现在视野的场景,却令所有人大跌眼镜

    那个被悬空老祖,当成了座上宾,又被罗雨竹等人,当成了救命稻草的皇极道宗少宗

    竟是在恭恭敬敬地向陈潇见礼

    并且,无论怎么听怎么看,司徒凌此时所执的都是晚辈之礼

    “嗬嗬嗬”

    悬空老祖身躯僵硬,呆呆地望着眼前一幕。

    先前的讥讽笑容,此时还挂在脸上。

    最终,形成了一个扭曲的表情。

    “少少宗阁下”

    废了极大功夫,他才从牙齿缝中,挤出一句话来“你你和他认识”

    这个猜测

    悬空老祖根本不愿意去相信。

    偏偏,以此时的局面来看,有极大可能就是真相

    并且

    还远远不止是认识那么简单

    “认识”

    司徒凌闻言转过身,脸上笑容微微收敛。

    那张清秀俊逸的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郑重。

    “萧元前辈,同我有半师之谊。”

    悬空老祖心头霎时咯噔一下,有空前强烈的骇然腾起。

    半师之谊

    所谓的半师之谊

    通常而言,指的是有传道授业之恩,但却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无法结成师徒的情况。

    说是半师之谊,实际上,称为真正的恩师,也一样毫不为过。

    “半半师之谊”

    嘴巴一下张得老大,悬空老祖身躯摇晃,仿如被晴天霹雳击中。

    司徒凌的来历,他再清楚不过。

    因而他更是明白

    即便在皇极道宗的内部,寻常的神桥境尊主,都没资格成为司徒凌之师。

    有资格成为司徒凌的师尊,必然是桥天境级数的存在

    “那岂不是意味着,这小子的身份地位,最起码也能与半神平起平坐”

    望向面无表情的陈潇,悬空老祖霎时亡魂皆冒。

    桥天境,方可称半神

    这种层次的存在,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会享受崇高礼遇。

    而对于商盟这样的三流势力来说

    一尊媲美半神的存在驾临,那几乎就和真神驾临无异

    “哦对了,你刚才说”

    就在此时。

    司徒凌蓦地回过头,目光冷然地望来“遇到了什么强敌入侵”

    悬空老祖额头上的冷汗,一瞬间就唰地冒出来了。

    神特么的强敌入侵

    谁能想到你们早就是熟识啊

    身为神桥境的悬空老祖尚且如此

    就更别提罗雨竹、广浩居等一行人,此时此刻的场景,早已像是一道开天雷霆,轰入他们的魂海之中,让他们连意识都变得模糊了。

    “这这这这”

    对于他们来说。

    眼前的这一幕,不啻于天崩地裂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罗烟商会会长罗雨竹,忍不住惊声尖叫起来,原本娇媚的面孔上,如今只剩下了扭曲。

    众目睽睽之下。

    罗雨竹突然发狂,面色阴狠而怨恨,猛然向司徒凌冲出。

    突如其来的转变,像是一座太古神山,沉重而摄人心魄,将她的道心狠狠压垮

    “假的,你一定是假冒的皇极道宗的少宗,怎么可能对一个少年,如此的恭敬有加待到妾身剥了你的皮,一定要好好看清楚,你到底是何方妖魔鬼怪”

    令人惊悚的一幕出现了。

    往日里语笑嫣然、妩媚动人的罗雨竹,指甲突然变得又尖又长,好似兽爪般划破空气,光洁细腻的皮肤下,一条条黑色血管隆起,呈现出狰狞骇人的模样。

    随着她一爪挥落下来

    有漆黑诡异的黑雾,成片成片地腾起,散发着浓浓腥臭,当头将司徒凌笼罩了。

    这罗雨竹赫然在暗地里,还修习了一门诡异魔功

    而在一连串的打击下,罗雨竹道心彻底崩溃,令得魔功失控暴走,蚕食她生命的同时,也在将她化作人形魔物

    “魔功哼”

    然而。

    司徒凌仅仅是冷哼一声。

    悬停在他身后的战车,骤然间绽放万丈华光。

    一道剑光般的匹练洞射而出,令人心悸的威能爆发,像是一座神峰盖落下来,从头到脚,直接将罗雨竹压成一团血雾

    这个刹那,四野失声。

    上至悬空老祖这等神桥境尊主,下至前来腾龙大会的普通武者,心头再无一丝一毫的疑惑生出。

    仅仅凭借战车的威能,就能杀死一尊元神境

    如此恐怖的至宝,除了皇极道宗少宗,天下还有几人能拥有

    “这一次还真是看走眼了。”

    终于,悬空老祖深吸一口气。

    颤颤巍巍地转过身来,向着不远处的陈潇,躬身一拜到底。

    “萧道友,此次是老夫鲁莽了,道友的一切要求,老夫都可以答应,只求道友不要迁怒整个商盟。”

    一番话语,真心实意,诚恳无比。

    比起不久前的对话,这会儿的悬空老祖,再没有丝毫的骄傲。

    因为他很清楚

    在一位连皇极道宗的少宗,也要恭敬对待的存在面前,根本就没有他放肆的余地。

    先前陈潇曾言,并没有下死手。

    现在看来,确实是手下留情了。

    若是从一开始,司徒凌就亲自出面的话,他们连反抗的余地,都不可能有一丝一毫

    “依旧是老样子,但凡出手之人,全部自废修为。”

    陈潇平平淡淡的开口。

    他的一双眼瞳中,依旧是古井不波。

    似乎自始至终

    众人眼中的大事件,都不能让他有所动摇。

    “便依道友所言。”

    悬空老祖长叹一声,低眉顺眼,再度向陈潇一拜。

    至此。

    悬空岛上下,再无第二个声音。

    唯有世人急促的呼吸声,仍然在空气里不断回荡。

    “这商盟要变天了啊”

    不知是谁的呢喃声响起。

    这一日。

    陈潇一人,横压商盟。

    尊主相见,亦须俯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