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神兽血裔叛主!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轰咚

    沉闷的碰撞声回荡。

    裂地魔牛沉重的身躯,仿佛突然失去了支撑,双腿不住地打颤,猛然一下跪倒在地上

    一圈圈无形的震波,骤然之间扩散开来。

    猝不及防之下

    有不少距离较近的武者,当场被掀了个人仰马翻

    “小心”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段姓驭兽师更是脸色狂变。

    他连忙催动起驭兽法,激活同裂地魔牛的兽契,下达令其站起的命令。

    “该死怎会在这种时候出错立刻给我站起来啊”

    “哞”

    然而。

    回应这名驭兽师的,只有裂地魔牛的哀鸣。

    原本趾高气昂的牛眼中,此刻只剩下恐惧在闪烁。

    就在它爆发血脉威压的一瞬间

    从那头大青牛的身上,同样爆发出一股血脉之威。

    不仅同属神兽血脉,并且比它更加浓郁,更加古老而强大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头裂地魔牛,莫非是在蓄力不成”

    “又或者说,白羽商会的驭兽法,出现了失控的情况”

    好不容易站稳脚跟,一名武者忍不住开口。

    周围的其他人,同样目光闪动,投来质疑的眼神。

    说好的神兽血脉之威

    结果到头来他们看到的,就只有一个五体投地

    “该死”

    无数目光聚焦下。

    段姓驭兽师脸色铁青,拼命地催动驭兽法,喉咙中,发出怒极的嘶吼声。

    然而,裂地魔牛依旧颤抖,丝毫没有任何回应。

    同样是神兽血脉

    也一样存在着巨大差距

    尽管双方的修为差距并不大,可仅凭它体内的那一丝夔牛血脉,还远远无法与大青牛的太古莽牛血脉相比

    越是催发自身的血脉,受到的压制就越是恐怖。

    一时间。

    周遭聚集而来的眼神,变得越发意味深长了。

    “你这该死的畜牲”

    终于,段姓驭兽师怒极而笑,竟是抬手抓出一根长鞭,其上遍布利齿,弥漫着猩红的血光,狠狠一鞭抽落下来,即便以裂地魔牛的体魄,也被当场抽得皮开肉绽

    “老子好吃好喝供着你,是让你给老子战斗的,不是让你给人下跪的你要是再补起来,信不信老子抽断你的腿”

    “嗯”

    也就是同一时间。

    炼丹师分区里的陈潇,忽然眸光一凝,神念穿透层层阻隔,看到了外界发生的一切。

    “倒是很有想法,想用一丝神兽血脉,来干扰这肥牛炼丹”

    若是换做其他情况,或许对方真能得逞。

    只可惜

    遇到的是他陈潇的宠兽

    “也罢,刚好极光商会的驭兽师分区,没有什么像样的凶兽展出,就用这头裂地魔牛充充数好了。”

    炼丹术他可以传授一部分。

    但大青牛和幽荧肯定会带走,到时候留下一头裂地魔牛,也算是过得去的镇会凶兽了。

    思及至此。

    陈潇一步向前迈出。

    一道无比高大的虚影,像是一尊擎天巨人,从他的背后浮现而出。

    那赫然是陈潇的元神,无比伟岸广大,周身有混沌气垂落,元始生灭,轮回浮沉,演绎无数惊人的异象

    好在陈潇心念一动,所有异象被遮蔽,只剩下一尊伟岸的虚影,一步之间来到了外界。

    那名段姓的驭兽师,几乎是当场呼吸一窒。

    “你你你想干什么”

    不止是他

    炼丹师分区内外,几乎所有的武者,此时尽皆心神颤动,感受到一股天然的压制。

    就仿佛那道白衣的虚影,并非是人世间的任何生灵,而是一位谪落红尘的仙神

    面对一尊神祇,任何人都要敬畏

    “我想干什么”

    陈潇轻笑一声,深邃的眼瞳中,蓦然有神光爆发。

    一步功法的上半部分,化作一道璀璨的华光,没入裂地魔牛的眉心。

    那是一部妖修功法,比起大青牛的功法,也几乎差不了多少。

    对于夔牛血脉的激发和提纯,有着超乎想象的惊人效果。

    “住手”

    眼见到这一幕,段姓驭兽师当即厉声高叫“小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这头裂地魔牛,乃是白羽商会的财产”

    “若是出了任何差池,不管是你还是极光商会,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且问你。”

    只不过。

    陈潇并未理睬于他。

    脸庞上流露一丝笑意,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口。

    “你可愿脱离白羽商会,从今往后,追随于极光商会,不得轻易背叛”

    霎时间。

    无论是围观的武者,还是段姓驭兽师,全都不由得愣住了。

    对于陈潇的突然出手,他们想过很多的可能。

    唯独没有想到眼下这一种

    居然对一头有主的凶兽,不用任何暴力手段,直接询问是否愿意易主

    别说是与极光商会不对付的人了

    即便是极光商会的人,此时也难免有些傻眼。

    “直直接开口问凶兽愿不愿意从此易主”

    “他这是把宠兽契约完全当成摆设了吗”

    “就算他丹术再高明,也没这么扯淡的啊”

    白羽商会的段姓驭兽师,在短暂的愣神过后,登时便嗤声冷笑起来“姓萧的小子,若是论丹术造诣,段家或许胜不过你,可在驭兽术方面我们才是专家”

    宠兽契约完好无损,就想让凶兽叛主

    这完完全全就是痴心妄想

    “哦”

    陈潇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你真的确定完好”

    段姓驭兽师嗤笑,眼神更轻蔑了“就在几个时辰前,我还检查过兽契完好,你便不要痴心妄想了。”

    吼

    几乎就在话音落下的瞬间。

    伏跪不起的裂地魔牛,眼瞳之中忽然凶光爆闪。

    夔牛血脉催发到了极限。

    咔嚓

    冥冥之中。

    仿佛有某个看不见的印记,轰然破裂成无数的碎片,化作狂浪倒卷而回,冲击得段姓驭兽师灵魂动荡,当场喷出一大口鲜血。

    “噗哇你居然”

    旋即。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地注视中。

    “哞”

    裂地魔牛身躯一轻,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只牛蹄弯曲,向着陈潇伏跪下来。

    随着低沉的吼声响起。

    终于有人猛一个激灵回神,满脸骇然地失声惊呼。

    “居居然”

    “真的当场叛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