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7章 跪了一地!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唰

    一阵冰寒的风,突然席卷全场。

    霎时间。

    所有人都僵立在原地。

    唯有一股发自灵魂的寒意,仿佛要将人化作冰雕般,从虚无之中不断弥漫而出。

    “这这这到底是什么”

    阴月雕的背上。

    千山商会的诸人,一瞬间如坠冰窖。

    身躯僵直定格,无法动弹丝毫。

    不仅仅是他们

    就连此前凶戾非常的阴月雕,此时此刻,亦是一根根羽毛乍起,十多丈的庞大身躯匍匐下来,不由自主地发出嘶叫颤鸣。

    “究竟怎么回事阴月雕居然在恐惧”

    许多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露出了惊容。

    要知道

    在诸般凶兽妖兽之中,阴月雕乃是尤为凶戾的一种,天生嗜血好战,更会以生灵的灵魂残片为食。

    寻常的金丹境武者,在面对阴月雕时,十有八九,连战斗的勇气都提不起来,眨眼之间,就会被煞气冲垮意志

    偏偏。

    如此凶残的存在

    此刻却在浑身发颤

    “到底是什么东西等等就在我们头顶”

    “我的老天爷那是什么凶兽”

    “果真是好可怕的寒意,我仅仅只看了一眼而已,居然感觉灵魂都被冻僵了”

    某一刻。

    有人骇然地惊呼,在场的每一个人,接连抬头望天。

    “嘶”

    那是一道上百丈长的阴影,仿佛是一团浓重的阴云,带着摄人心魄的威压,突兀地出现在悬空岛上方

    在它出现的一瞬间。

    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好似有一轮银月升起,如冰似雪的太阴之力,映照了整片苍穹大地

    每一次挥动羽翼,都有月华在洒落。

    远远看去,宛若月中神兽

    而此前威风凛凛的阴月雕,如今更显得渺小如蚁虫般。

    也就在这个刹那,阴月雕的恐惧,终于达到了极致。

    只见它两眼一翻,竟当场昏死过去

    “糟糕”

    雕背上,趾高气昂的千山商会诸人,当场被掀了个人仰马翻,狼狈不已地滚落了一地。

    “你刚才既然说,我们就算是来了,也一样登不了岛。”

    幽荧异兽徐徐降落下来,陈潇眸光平静地开口“那现在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将我们,全部都扫地出门”

    简简单单一句话。

    却令得四面八方,尽皆陷入了死寂。

    “极极光商会”

    一名千山商会高层,满脸怨愤地爬起来,狞声高叫道“在腾龙大会会场,任何人不得动物,你纵容宠兽攻击我等,已是违反了商盟规矩”

    其他千山商会之人,也都纷纷怒目而视。

    “纵容宠兽当众行凶,莫非极光商会,想要挑战商盟规矩”

    “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无缘无故纵兽行凶,等着被商盟惩罚吧”

    接二连三的高叫,回响在四面八方。

    “我记得极光商会的驭兽师,没有哪个特别高明的,怎么会突然间,多出这样一头神秘宠兽”

    千山商会队伍中,一名身材高瘦的中年,眸光幽暗而深邃。

    并且,惊疑的目光中,亦有着丝丝贪婪。

    “这等强大的宠兽,合该为赫家所有”

    赫雷蛟眼神火热无比。

    可就在下一秒。

    姬菲菡的冷笑声,紧随其后,在幽荧的背上响起。

    “商盟的规矩真是可笑,极光商会,何时违反了规矩”

    今天的姬菲菡,依旧是一身紫裙。

    不过,她的妆容显得正式许多,在娇美之中,还多出了一丝雍容。

    “这里是悬空岛,任何人禁止动武,你们却纵容宠兽”赫雷蛟高声厉喝。

    “我的宠兽,何时出过手”

    话未说完。

    陈潇便将其打断,无喜无悲的开口。

    千山商会的众人,顿时一个个噎住了。

    “你们是想要耍赖”

    “可笑。”

    陈潇的眸光扫来,一字一句道“不过是你们的阴月雕,血脉太杂实力太弱,才会被一瞬间压垮了,又或者商盟的规矩里,规定了只有千山商会,才能够携带宠兽入场”

    赫雷蛟的脸色,顿时黑成了锅底。

    周遭围观的武者们,此刻也都纷纷回神。

    “如此一说,貌似还真没错”

    “从头至尾,极光商会的凶兽都不曾出手,只不过从天上降落下来罢了”

    “一头凶兽,被另一头压垮,要么是实力差太多,要么是血脉差太多”

    “嘿嘿千山商会的这些人,在商盟横行惯了,这一次怕是要栽了”

    许多旁观的路人,接连流露幸灾乐祸之色。

    比起极光商会

    千山商会的实力,虽然同样强劲,可名声方面,明显就差了不少。

    “啧啧啧,在腾龙大会上,原本就存在,关于宠兽的环节。”也有人在暗暗地摇头,“千山商会带来阴月雕,本来就有这方面心思。接下来,除非他想得罪整个商盟,否则就只能吞下这口气”

    除了千山商会之外,任何人不得携带宠兽

    这种得罪人的话,给赫雷蛟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当众说出来

    “牙牙尖嘴利的小子”

    面色阴沉地冷哼一声。

    赫雷蛟不愿继续纠缠,只是扬了扬手,指挥几名手下,好不容易才安抚了阴月雕,头也不回地向会场中走去。

    “腾龙大会才刚开始罢了”

    另外一名千山商会高层,面色阴沉地扫了过来“区区一头宠兽罢了,还挽救不了你们的败局”

    “我很期待极光商会破产,所有资产都被瓜分吞噬,到了那个时候,姬二小姐还能这样牙尖嘴利”

    “恢恢”

    陈潇抬了抬手。

    脚下的幽荧异兽,蓦然间一声长鸣。

    顿时,滚滚的纯阴之力,席卷四面八方,更有一股冰寒威压,让阴月雕当场一颤,噗通一声匍匐在地

    太阴幽荧。

    本就是天生掌控纯阴之力的神兽。

    而作为幽荧血脉后裔,星源竹海的幽荧异兽,对于其他同类凶兽,同样有着天然的威压

    在这种天生的等级秩序面前

    阴月雕当场就跪了

    “啊”

    “我的脚我的脚”

    “该死我的手臂,被这畜生压断了”

    一时间。

    千山商会的队伍中,惨叫之声此起彼伏。

    “千山商会的诸位,无需行此大礼,平身吧。”

    陈潇淡淡的声音,在同一时间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