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 司徒凌的远望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陈潇前世三千载岁月。

    各路天骄与豪强,宛如过江之鲫,称得上数不胜数。

    在这些人之中

    真正能让他记住名讳的,一共也没有几个人。

    不过。

    司徒凌这个名字,却能够位列其中

    “司徒凌,与古辰锋争夺少宗失败,一身修为近乎半废,只能在颓丧中黯然隐退。”

    “再度出世时,已然是许多年后。”

    “是日,魔灾突然降临神武,人类防线一触即溃,瞬间陷入危险境地。”

    “关键时刻,一位无名半神突然现身,以一击之力血战苍穹,硬生生为神武人族,拖延了半个月的宝贵时间。”

    一时间。

    前世的诸般记忆,纷至沓来,涌上陈潇的心头。

    再度看向司徒凌时,陈潇的眸光之中,又多出了一丝感慨。

    那一位无名半神,血战至最后一刻。

    即便燃尽了最后一滴鲜血,榨干了最后一丝魂魄,却依旧有执念徘徊不去,拄剑屹立于大地之上,直至最后一刻,也始终不曾倒下过。

    直到后来

    有人为其收拾遗骸,才从断裂的佩剑上,发现了他的名讳

    司徒凌

    “真是没想到,少年时期的司徒凌,竟会在此被我遇见”

    看着唇红齿白的少年,陈潇的心头微微一动“如此看来,多半是我这一世,提前杀了古辰锋,使得历史的轨迹变化,司徒凌并未就此失势,而是取而代之,成为了新的少宗”

    若是皇极道宗的其他人,陈潇根本懒得与之接触。

    可要是司徒凌

    他反倒是有那么一些兴趣。

    毕竟,那是一位未来的强者。

    并且行事作风,与皇极道宗的其他人,似乎截然不同

    “说吧,你有什么交易”

    陈潇的杀意微微收敛,视线向着司徒凌扫来。

    感受到身上压力锐减,司徒凌终于长松口气。

    而后,他才忙不迭地说道“我看前辈施展剑招,似乎对皇极道宗的神通,有着极为深刻的了解”

    说到这里,司徒凌微微一顿。

    旋即,才将脑海之中,那个大胆的想法,一一盘托而出“不知前辈施展的皇极杀道剑,是否才是真正正宗的皇极杀道剑”

    “哦”

    陈潇不置可否地笑道“你又何出此言”

    严格来说

    他从未深入研究过,皇极道宗的传承。

    只不过,皇极杀道剑这等神通,以他的眼界层次去观察,顷刻之间,就会被解析得七七八八。

    此前,他曾施展皇极杀道剑。

    从实质上说,仍然是以元始大道为根本,催动了皇极杀道剑的奥义。

    如果是后世的司徒凌,或许能看穿其中差别

    但是,仅凭现在的他,还远远做不到。

    “因为晚辈早有怀疑,本宗的独门传承,很有可能,受到了某种篡改”

    见陈潇并未否认,司徒凌不禁有些激动“如今本宗的皇极经世法,极有可能暗藏着陷阱,使得每一个修炼之人,皆都性情大变,而一旦成就了元神之境,将再无逆转的可能”

    现在的司徒凌还很年轻。

    甚至,由于古辰锋被杀,也未在少宗争夺中,经受多少挫折磨砺。

    又或许,是他憋了太久。

    故而,不过片刻功夫,就将心中所想,交代了一干二净。

    “皇极经世法有缺陷这倒是个新鲜说法。”

    听完司徒凌的描述,陈潇稍稍有些讶然。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

    他对于皇极道宗的印象,全停留在“霸道”二字上。

    并且,世人对皇极道宗的霸道,也在岁月流逝中,渐渐变得习以为常。

    可一经司徒凌的讲述

    宗门传承遭到篡改的情况,还真有一定存在的可能性

    “若是说,整体行事作风霸道,这还算是可以接受。”

    司徒凌一字一句,诚恳的望着陈潇“但一代又一代门人弟子,无论是精英嫡传,亦或是旁系外门,一个个全都霸道到不可理喻”

    “那么这个宗门必然是出了问题”

    “甚至,我还查阅了一些古籍,在本门的历史上,也有过一些经世之才,在晋级元神境之前,往往还有着迥异的性格,可一旦踏入了元神境界”

    “几乎每一个本门弟子,全部都会性格大变,如同一个模子所刻出”

    话说到这里。

    司徒凌的目光幽幽,面容显得有些可怖。

    “你说的倒是有一些道理。”

    以陈潇的眼界见识,自然能一眼看出,司徒凌所言非虚。

    诚然。

    确实存在不少功法,会影响修炼者性格。

    譬如修行火道功法者,往往性格更加的暴躁。

    可是通常而言

    这种性格上的改变,是朝着适应功法的方向转变。

    皇极经世法的根本,在于“皇道”二字。

    讲究的是堂堂皇皇,而不是对一切都霸道绝伦

    “不过,以你现在的修为实力,可没有谈交易的资本。”

    陈潇眸子稍稍眯起,一字一句地笑道“想要继续谈交易,你就必须得拿出,能让我心动的东西。”

    “前辈,我所能的筹码”

    司徒凌一见有戏,连忙定了定神,沉声说道“就是我自己。”

    “哦”

    陈潇投来似笑非笑的眼神。

    “您请看。”

    司徒凌也不多说,而是手中剑光突变,一道炽盛的剑轮,再次在他头顶浮现。

    同样是皇极杀道剑神通

    不过这一次,这道神通中的霸道之意,却明显减少了许多,反倒多出了中正平和之意。

    “哦你居然能自行修改功法,而且同时修炼两门功法”

    陈潇顿时眼前一亮。

    就连他都没意料到,司徒凌竟有这等魄力,在偷偷修改功法传承,试图消除其中的弊端

    更重要的是

    此时的司徒凌,显然已经初见成效

    “你的魄力不错,但仅仅凭借这些,还是差上一些。”

    “还不够”

    司徒凌不禁犹豫。

    可仅仅数秒钟时间,他便猛地一咬牙,抬手取出一块令牌。

    “以前辈的眼力,应该能够认出,这是本宗的少宗令,若是不出意外,我便是下一任宗主。”

    这个唇红齿白的少年,深深地吸了口气“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我想在晋入元神前,就对本宗的功法,做出根本性的改变,前辈若是愿意助我,此后皇极道宗,也将给予前辈最大助力”

    “甚善。”

    这时候。

    陈潇终于笑了。

    “如此,便缔结契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