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大的小的一起打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小子,是我看走眼了。”

    在这个瞬间。

    抱剑青年毫不犹豫地出手。

    一座宏伟的神桥跨空而来,可以看到,在神桥的一头,屹立着一道伟岸的元神,动静之间,吞吐海量的天地元气,仿佛是一尊降临人间的神祇

    事实上。

    随着武者不断修炼,元神渐渐壮大凝实

    当彻底化实的元神,飞渡过神桥的那一天,便是武者点燃神火,成就真一神境的一刻

    “原来你隐藏了实力,难怪会有如此底气。”

    半空之中。

    青年终于出剑,剑光璀璨如轮,九道炽烈的剑光,像是一轮骄阳,当空向陈潇斩落。

    皇极杀道剑

    “不过,敢在本尊面前撒野,你却是来错了地方。”

    伴随着这一剑的爆发。

    数不清的剑气呼啸,诸般法则符文化剑,在虚空中游走穿梭。

    几乎就在第一时间

    神魔太极图动摇破碎

    “好险”

    司徒凌长松口气。

    根本来不及多加细想,便将身法催动到极致,堪堪避过接下来的震波。

    与此同时。

    在司徒凌的胸前,几枚银色符文突然闪烁,有空间之力笼罩而来,生生将他挪移出数百丈距离

    “不过,此人刚才说的话”

    直至此刻,司徒凌的眸光,才终于微微一动。

    思及自己此行的目的

    一个堪称胆大包天的想法,突然浮现在了司徒凌的脑海中。

    “或许,此人的出现,是一个机会”

    “皇极道宗的人,果然都是一路货色。”

    对于汹汹来袭的青年,陈潇只是平静地冷笑。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

    皇极道宗的霸道,始终都不曾变过。

    高高在上,生杀予夺,漠视一切。

    “对于胆敢冒犯本宗的蝼蚁,本宗自然是将其随手灭杀。”

    抱剑青年不动则已,一动便势如雷霆,轰轰烈烈的剑轮扫下,恐怖的剑气呼啸,连这片天虚都要被撕裂

    比起少年司徒凌的神通

    这名青年的攻击,更加霸烈绝伦,尽显皇极道宗风范

    “不,我刚才的意思其实是”

    下方,姬长风忍不住苦笑“你们都会被打”

    轰隆

    说时迟那时快。

    面对青年的这一剑,陈潇看也不看,三重元神领域展开,厚重无比的压力爆发,宛若一方无形的磨盘,挤压着每一寸虚空。

    与此同时,青铜小棺再现

    咣

    青铜小棺的材料何其坚硬

    连至尊级的存在,也难以熔炼的宙荒神石,却仅仅只是棺盖辅材。

    如今被陈潇抄在手中,当做板砖武器拍下,尽管小巧玲珑,可像是一座太古神山,轰然撞破了混沌,将世间的一切碾为鸿蒙

    噼里啪啦

    所有剑光尽皆爆碎,如同绚烂的焰火,当空化作漫天灵光。

    而后,去势丝毫不减,一击砸在青年脸上。

    “啊”

    青年痛呼一声。

    身形如同遭到神雷轰击,惊悚的冲击力席卷开,扭曲他的五脏六福,甚至,当场便是吐血倒飞而出

    “皇极道宗蝼蚁而已。”

    原地,陈潇一手收回,另一只手,却并指成剑,犹似冲霄的神剑,喷涌惊世的剑芒。

    但凡见到这一幕的,皆都不由自主地惊呼。

    “这这是”

    “这这不可能”

    “我的老天爷我不会眼花了吧”

    堂堂皇皇,杀戮大道

    此乃

    “皇极杀道剑”

    即便仍在倒飞的途中,青年的眼瞳里,依旧浮现出震骇之色。

    皇极杀道剑,可谓是皇极道宗的绝学。

    即便是在皇极道宗内部,也只有部分弟子能够修行,绝大部分门人修行前,都必须立下武道誓言,并且,学习的还是简化版本

    “你从何处偷学本宗的绝学”

    青年重新鼓荡法力,止住倒飞的趋势,再度身化剑光,向着陈潇狂袭而至。

    然而

    回应他的却只有陈潇的一剑

    恢弘广大的瑰丽剑光,刹那间充塞了天虚,像是一尊神人在挥剑,斩裂天地之间的一切。

    咔嚓

    青年的攻击,再一次粉碎。

    惊悚的剑气穿梭,撕碎他的防御,在他的身躯上,切割出无数伤口

    “噗”

    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青年当即再受重创。

    只是无人注意到。

    少年司徒凌的眸光,在这一刻,陡然变得无比热切。

    “堂堂皇皇,一往无前,无物不杀这才是我想要的皇道”

    相比之下。

    他这位师兄的剑法,虽然依旧威能惊人,可却仿佛山野莽夫般,充满了暴发户的气味。

    同样的招式落在陈潇手中。

    才更像是宗门古籍中所描述的

    皇极杀道剑

    这种想法,极为不可思议。

    偏偏此时的司徒凌,有着强烈至极的预感,自己此行的真正目标,或许就在陈潇身上,能够找到那突破点

    “蝼蚁,你成功激怒本尊嘭”

    高天之中。

    青年狂怒地嘶吼。

    可还不等他发起反击,一口巴掌大小的青铜棺,犹若印玺一般盖落,砸得他法力当场溃散,面骨都凹陷了下去,数颗断牙崩飞上半空

    “小子你死定了”

    青年目眦欲裂。

    对于他而言

    被人连续重创,而且,还是以这等姿态,绝对是空前的羞辱

    浓烈无比的杀意弥漫,只见他抬手祭出一件宝衣,又有一面面小旗飞出,迎风见长,令人惊悚的空间利刃交织,骤然间淹没整片区域。

    嘭

    陈潇依旧面无表情,青铜小棺再度镇落。

    如有无形的大手拂过,锋锐的空间利刃群,在眨眼间平复,神山天倾般的压力,将宝衣震裂出无数裂痕

    “你们都太弱了。”

    陈潇平平淡淡地开口。

    身形宛若流星一般,倏忽划破了天际,当头一脚踩落,像是洞穿了空间,直接将青年踩进地面

    这一切,看似漫长。

    实则发生在一瞬之间。

    待到司徒凌心中终于有了定计,抱剑青年已然惨败在陈潇之手

    “等一下”

    眼看陈潇的眸光,凌厉地扫了过来。

    司徒凌忙不迭地传音“等一下我叫司徒凌,我有一笔交易”

    “司徒凌”

    陈潇的杀意,终于微微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