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不介意再杀一次!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你居然”

    突如其来的一幕,完全出乎少年意料。

    原本在他看来。

    受了自己一剑,即便没有死,起码也会落得重伤。

    完全不曾意料到

    对方竟能突然发动反击

    “竟然敢对我动手,你的胆子倒是不小”

    青衣少年哈哈一笑,体外浮现一件战甲,其上诸般符文亮起。

    同时,一口小巧玲珑的古钟,在他头顶浮现而出,垂落下道道清气,牢牢守护少年的身躯。

    “不过,虽然你勇气可嘉,但可惜的是,你根本不知我的来历,即便是元神境的武者,也难以破开我的防御”

    这也是他胆敢以半步元神修为,去挑战一头元神境幽荧异兽的底气

    咔嚓

    下一刻。

    陈潇一掌拍下。

    古朴的小钟顿时发出哀鸣,抵挡不住陈潇的恐怖力量,如同流星一般,从半空中坠落下来,将青衣少年倒扣在其中

    咣

    惊悚的力量震动小钟,压缩到极限的气浪,当场在原地炸裂开来。

    “噗哇”

    青衣少年身上的战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黯淡了下去,更是有无形的力量,透过战甲传递而来,震得他当场口吐鲜血

    与此同时。

    有大爆炸发生,四面八方,土石崩飞,毁灭的光雨洒落,将地面轰出深坑。

    “这这不可能”

    青衣少年司徒凌头晕目眩。

    待到看清陈潇外貌,俊俏的脸上更是悚然。

    他引以为傲的防御力,连幽荧异兽都无法攻破,只能被迫与之搏杀,结果却在一个少年手下,被摧枯拉朽地破灭殆尽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然而,不可能的事情,恰恰就在眼前上演了

    “就是打我的头”

    涌动的潮水中,陈潇捂着额头,目光凌厉的扫来。

    待到看清周遭之后,又不由得松了口气“幸好那头牛不在,不然以他那张破嘴,要不了多久,肯定要传得天下皆知”

    自从大青牛跟随陈潇之后

    除了变得越发好吃懒做外,就是一张牛嘴越来越碎催。

    若非如此,陈潇也不会在很长时间里,都将其关在镇天殿中苦修。

    思及至此

    陈潇才将视线重新定格在青衣少年身上。

    某一刻,司徒凌胸前的一枚印记,让陈潇的眸光陡然一凝。

    “又是皇极道宗的人”

    陈潇也不禁有些好笑。

    似乎,自从他来到神武大陆以后,就和皇极道宗特别的有缘

    “你的实力”

    深坑中。

    司徒凌深吸一口气,猛然腾空而起,脑后浮现一口剑轮,一道道剑光如轮,切割天地法则,再度向着陈潇斩落

    这一刻。

    有恐怖的法则交织,无数符文迸发,实在太过灿烂,这般惊人的神威,完全媲美元神境出手,刹那间就将这片区域淹没

    霎时间,姬长风等人眼眸刺痛,视野中只剩一片空白,唯有汹涌的辉光爆发,像是一片汪洋在涌动。

    “比那头幽荧异兽更强,有资格成为我的踏脚石,让我磨砺自身气血,借此登临元神境界”

    尽管受到一些伤势

    但司徒凌的眸子里,却充斥着昂然的战意。

    像是一缕又一缕的剑光,沿着虚空弥漫而出,即便只是一缕,也足以斩杀寻常法相境。

    “也罢,既然你们进来了,便在这里看清楚。”

    同一时间,抱剑青年开口。

    姬长风、老田、小关等人,瞬间感到眼前白光衰弱,战场中心的景象,再次清晰地呈现出来。

    “既然来了,不如在临死之前,好好见证一番,本宗的新少宗,登临元神境的一幕。”

    一番话很是平淡,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霸道。

    一言之间,生死予夺。

    毫无疑问

    这就是皇极道宗的行事作风

    姬长风顿时嘴角一抽“新少宗登临元神境那岂不是意味着,他现在才是半步元神”

    “虽为半步元神,但身为本宗的新少宗,司徒师弟曾位列天骄榜,哪怕修为不足元神境,也足以战胜一般元神。”

    抱剑青年轻描淡写地开口。

    天骄榜的登榜要求,是年龄三十岁以下,修为在金丹境以下。

    如今司徒凌的修为超限,自然不再登名天骄榜,然而他的实力之强,又要远远胜过天骄榜天骄。

    自从原来的古辰锋,疑似陨落在中天洲后。

    司徒凌就成为了新一任的少宗。

    “不,我的意思其实是”

    回想起在后土宫前,陈潇强势碾压守护石像的一幕。

    姬长风眼皮一阵乱跳,小声地嘀咕道“你们的少宗要挨揍了”

    “嗯”

    抱剑青年懒洋洋的神色陡然变得凌厉。

    可还不等他开口,就见不远处的陈潇,手起掌落,像是青天颠覆,轰然盖落下来,蕴藏着恐怖绝伦的神能

    “皇极道宗的少宗”

    轰轰轰轰轰

    顷刻间。

    司徒凌脑后的剑轮,被陈潇一掌拍扁,漫天剑光爆碎,像是一只硕大的光轮,被一掌拍成了薄薄的纸张

    “我已经杀过一个了,再杀第二个也无妨。”

    陈潇出手的一刹,天地八方的空间,仿佛在急剧塌缩,向着他的手中倒来。

    就连司徒凌的身躯,也受到了无形的牵引,跌跌撞撞,不由自主地飞撞过来。

    “你说什么”

    听到陈潇的低语。

    司徒凌更是毛骨悚然。

    眼前的这个白衣少年,竟然胆敢自称,曾杀过皇极道宗的少宗

    要知道

    这种话可不是谁都敢说的。

    一旦流传开来,无论是否做过,都会遭到皇极道宗的追杀

    “等一下就在几个月前,卓远长老,还有古辰锋等人,曾经去往中天洲,结果诡异陨落在那,莫非就是”

    也就是此刻。

    一个令人遍体生寒的念头,突然在司徒凌脑海中冒出。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

    陈潇的掌心之中,浮现出一幅神魔太极图,犹似灭世的磨盘,轰隆一声再度盖落下来。

    毁灭的光雨狂涌爆发,宛若苍天倾覆下来,将司徒凌的防御撕碎

    “既然是皇极道宗的人,那永远留在这里便是”

    冰冷至极的声音响起,令抱剑青年瞳孔骤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