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9章 是你打我的头?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在岩浆池的最深处。

    存在着一层无形的隔膜。

    姬长风等人施展全力,心惊胆战抵挡炎力侵蚀,一步步走向岩浆池深处。

    “不用抵挡。”

    就在这时。

    陈潇的声音从旁传来“这些看似是岩浆,但实际上,却是炎阳玉诞生时,所孕育出的炎阳琼脂,即便是桥天境半神,也有淬炼体魄,提纯修为之效。”

    要知道,炎阳玉的力量,足以弥补本源之伤。

    炎阳琼脂尽管只是副产物,但也足以媲美上三品天材地宝

    “这些这些都是炎阳琼脂”

    一群人当场颤声。

    炎阳琼脂这等宝物,纵然只是一小瓶,也能拍出惊人高价。

    而在使用的时候,还会辅以诸多灵材,以求将它的效果,尽可能发挥到最大,避免任何意思浪费。

    姬长风一脸目瞪口呆,下意识地放开防御,顿时被烫得龇牙咧嘴,

    然而,他却未感受到,有多少的痛苦。

    相反,有一股神异的热力,在不断侵入他肉身,焚烧他的五脏六腑,清除体内的一切杂质。

    几乎只是眨眼的功夫。

    就有一层黑糊糊的黏液,从姬长风毛孔中排出,旋即又被高温蒸发殆尽。

    “好好爽”

    哪怕当着众人的面,姬长风也忍不住大叫。

    那种感觉

    就像是卸去了千斤重担。

    浑身上下,由里至外。

    全部都变得格外通透与轻松

    “居然真是炎阳琼脂而且论品质,绝对是上等货色”

    老田也放开了防御,没过多久,便同样惊叫起来“我草我以前被阴毒入体,残留下的暗伤好像全好了”

    “真的是炎阳琼脂”

    “我也要试试看”

    “爽爽死了”

    其余众人惊诧,随即纷纷放开防御。

    下一刻。

    接二连三的惊呼声响起。

    望着眼前宽阔无比的岩浆池,姬长风激动得难以自已“萧、萧前辈,这一池的炎阳琼脂真的全都归我们”

    在外界。

    仅仅是一小瓶炎阳琼脂,就能拍出十块上品元石的高价。

    而此刻呈现在他们眼前的

    可是整整一池的炎阳琼脂

    “光是这些炎阳琼脂的价值,就已经超过整个极光商会”

    面对激动得语无伦次的姬长风,陈潇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稍微体验过之后,便直接带上炎阳琼脂离开罢。”

    若是没有炎阳玉,那这些炎阳琼脂,也确实称得上瑰宝。

    但在得到炎阳玉后,又降服了炎阳天火

    炎阳琼脂他就不怎么看得上眼了。

    修复本源之伤后,炎阳玉的力量,只剩下一成左右。

    但即便只剩下一成

    也要超越一池炎阳琼脂的总和

    “多多谢前辈”

    得到陈潇的首肯,一群人再无顾忌。

    各种玉瓶玉壶等容器,纷纷被他们掏出来,拼了命的装取炎阳琼脂。

    半日后。

    一行人重新整装待发。

    此时此刻的岩浆池,已经彻底空空如也。

    池壁光滑如镜,看不到一丝坑洼,就仿佛曾有人在此,用刀剑等神兵,硬生生将池底刮去了一层。

    “咳咳萧前辈,我们准备好了。”

    看着脚边自己等人的杰作,即便以姬长风的脸皮厚度,这会儿也不由得老脸微微一红。

    “幸好在这里的人,除了萧前辈之外,都是我的老友。”

    望了眼面无表情的陈潇,姬长风没由来的松了口气“要是被小菡看到了,怕是我这老脸都要丢尽了”

    “走吧。”

    陈潇点了点头。

    就在岩浆池底部,原先炎阳玉所在。

    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通过这个洞口,应该就回到星源竹海了。”

    陈潇率先一步,迈步洞口之中,其余众人,亦是紧随其后。

    踏入洞口后,一阵天旋地转。

    就仿佛

    一切的时间与空间,光明与黑暗,全部都失去了意义。

    只剩永恒的死寂,充塞了虚空,弥漫在天地之间。

    那种苍凉之感,好似可怖的毒药,足以让人心灵崩溃。

    好在。

    这种感觉仅仅持续了一个刹那。

    下一刻,所有人只觉天旋地转,有冰寒气息蔓延的同时,脚下踩到了坚实的地面。

    “这里是”

    还没等众人站稳。

    突然一道金色神芒破空,泛着惊天动地的杀机,凌空便是一剑劈落下来

    “孽畜,受死”

    这一道剑芒惊世,牵动八方的元气,剑光凌厉无比,更有诸般法则符文萦绕,伴随着一声厉喝,轰然劈落在陈潇脑后

    “糟糕”

    跨越空间之后,残留的僵直感,依旧残留在身上。

    姬长风一行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这一道剑光落下,将陈潇劈飞出去

    “嗯居然还有其他人”

    与此同时,一声轻咦响起。

    紧接着,一名青衣少年,唇红齿白,样貌俊俏,手持一口利剑,一步步从云端走下。

    “我还当是那头幽荧,又偷偷潜伏回来了,却没有想到,居然是有外人闯入。”

    青衣少年挥了挥手,似乎对几人的出现,并不是多么的在意“师兄,我还要寻找那头幽荧异兽,这些人就交给你处理了。”

    话音落下。

    众人这才注意到,就在少年的身旁,还立着一名抱剑青年。

    听闻少年的话,青年眼帘微动,而后才慢吞吞开口。

    “此地已被皇极道宗封锁,汝等既然胆敢擅闯进来,那便统统将人头留下罢。”

    “皇皇极道宗”

    姬长风不由得脸色狂变。

    而青年身后缓缓腾起的神桥虚影,更是让他们的心脏沉入了谷底。

    神桥境

    他们才刚刚脱离险境,居然就遭遇了一位神桥境尊主

    “而且还是皇极道宗”老田嘴角苦涩无比。

    放眼整个神武洲

    皇极道宗的凶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就在这一刻。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之间响了起来。

    “是你打我的头”

    青衣少年登时一愣。

    随即,他又咧嘴笑了起来“你这人倒是有趣,挨了我一剑,却还能开口讲话,还算是有几分实力。”

    “不如这样好了,你若能接下我三剑,此次擅闯之罪”

    “就是打我的头”

    然而,还不等他话说完。

    一只大手突兀的从虚空探出,一把抓住青衣少年的脑袋,又狠狠地向着地面贯去。

    轰轰轰轰轰

    霎时间,有大爆炸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