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 逆转生死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青年罗文德对陈潇怒目而视。

    浓妆艳抹的花裙女子,更是满脸怨恨的尖叫“难不成你想说,杰哥和阿玮二人,其实是我们害死的”

    “是啊,年轻人死者为大,这种事可不能乱说”

    “人终有一死,亵渎死者之事,万万不可为啊”

    就连好几名路人,都忍不住开口了。

    在不少人看来

    此时的陈潇,纯粹是无理取闹

    人都已经进棺材了,极光商会也已确认,确实是真的死亡了。

    结果你小子倒好

    这种时候还在反复追问,让人回答是不是真死了

    “嘿,我看极光商会的人,多半是心虚了,所以才派这小子来,想要估计搅混了水,好把这件事情掩盖过去”

    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突然在人群之中响起。

    这个声音的主人,明显是早有预谋。

    不仅改变了原来的声线,更是飘飘忽忽,从人群各个角落传来,让人分辨不出声音来源。

    “果然还有猫腻。”

    陈潇眸光一闪,心头了如明镜。

    而受到这一声的刺激,更多围观者都在开口,纷纷指责起陈潇的不是。

    “极光商会该不会真的心绪了吧”

    “我看这事儿悬了符箓假冒伪劣,丹药吃死了人,这种事情,肯定要压下去”

    “萧前辈”

    那名商会管事整个都急了“您能不能让我来处理”

    要不是知道,陈潇是姬家贵客,他甚至都想吼一句

    老子原来处理得好好的,你他妈的能不能别捣乱

    见到这一幕。

    青年罗文德的眼中,微微闪过一抹嘲弄。

    极光商会又如何

    还不是被他简单几句话,就折腾得如此疲于奔命

    “真是可怜。”

    就在众人怒视之下,陈潇平静地摇摇头。

    而他的一只手,又在两只棺材上,轻描淡写地敲了敲。

    “极光商会,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罗文德的神情,依旧悲恸无比,声色俱厉,一字一顿道“我便是拼了这条命,也要让极光商会,为杰哥和阿玮陪葬”

    “然而,你说的杰哥和阿玮,明明都还没有死”

    陈潇突然话锋一转“你却口口声声说,要让极光商会陪葬,是在咒他们两人早点去死么”

    “你胡说八道”罗文德满脸怒意。

    突然。

    咚咚

    一声清晰的闷响,从两口棺椁中传出。

    尽管并不是多么响亮,但却仿佛晴天霹雳般,压过在场所有的声音

    “等等一下”

    “我我刚才是不是幻听了”

    “我怎么听见棺材里好像传出了声音”

    原本还热火朝天的路人,猛然之间齐齐噤声,流露出不可思议的惊色。

    原本看好戏的神色,接连变成了惊恐。

    “不我我也听见了”

    “棺材里面有声音”

    罗文德几人,同样一脸惊骇。

    先前哭得最凶的花裙女子,此刻只感觉寒毛乍起,一股无边幽寒弥漫,几乎是下意识地尖叫起来“什、什么鬼东西”

    咚咚

    话音才刚落下。

    两口棺椁猛然震动。

    那是令人震撼的一幕。

    只见原本严丝合缝的两口棺椁,忽然先后开启了一道缝隙,旋即,两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分别从两口棺椁中传出

    “放我出去”

    “谁他妈把老子塞棺材里了”

    一时间。

    全场死寂一片。

    所有人呆呆地看着眼前,望着两口棺椁不断震动,有手掌从缝隙中探出,一点点将棺盖推移开,紧接着,两道狼狈的身影爬了出来。

    其中一道身影,五大三粗,生得一张国字脸,声音沉闷如雷。

    而另外的那一人,则要瘦小许多,面目还很年轻,看起来更像是个少年

    “不这绝对不可能”

    “诈诈尸啦”

    罗文德整个人都呆滞了。

    此刻从棺椁中爬出的

    不是杰哥和阿玮,又能是什么人

    花裙女子先是僵硬,而后发出凄厉的尖叫“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你们明明已经死了,是我断了你们的药”

    话一出口。

    一旁的罗文德,顿时脸色狂变。

    他忙不迭地出手,法力横空而至,试图捂住女子的嘴。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在场众人都是武者,听力自然是非凡。

    花裙女子的惊叫,哪怕瞬间就被罗文德堵住,可还是传入了众人耳中

    霎时间,全场一片哗然。

    “等等这女人居然说,是她断的药”

    “不是说,一个是在战斗中身死,另一个是用药之后,伤势恶化而亡的么”

    “难道说全部都是假的”

    这片区域几乎在一瞬间炸锅

    在真相不明的时候

    人总是会倾向于同情弱者。

    可一旦真相明朗了,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继续蒙在鼓中。

    刹那之间。

    数不清的视线扫来,充斥着质疑和探究,落在了罗文德几人身上

    “这、这不可能”

    感受到那无形的压力。

    罗文德的脸色阴沉如水,忍不住向陈潇看来,厉声高叫道“小子你对杰哥和阿玮,究竟动了什么手脚他们尸骨未寒,就遭你如此亵渎”

    “尸骨未寒”

    陈潇淡然地一笑“那他们为什么站在这里”

    罗文德顿时失语了“那、那是因为”

    事实上,大多数人并不知道。

    一个人的死亡,却并不代表着,已经完全死透

    哪怕已经彻底魂飞魄散

    但武者的残魂残灵,依旧会残留在体内,而残灵消散的过程,往往会持续数日之久

    只不过这些残灵非常细小,寻常的武者根本感知不到。

    但是

    掌控了生死之力的陈潇,却能够将这些残灵聚集,令本该已经死去的亡者,短暂地复苏过来

    啪

    下一刻。

    名为杰哥的壮汉,面色冷厉,迈步跨出棺椁,抬手便是一个巴掌,抽在了罗文德脸上

    “罗文德,我看错你了”

    “杰哥,你”

    罗文德脸颊肿起,满脸的不敢置信。

    杰哥满脸怒容,居高临下,俯视着罗文德。

    “我挡住了烈心焚炎雕的攻击,就是为了给你们创造机会,结果你却直接当场跑了路”

    啪

    话才到一半。

    杰哥又是一个耳光抽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