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谁是内奸?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对于极光商会而言,陈潇终究是局外人。

    而有许多事情。

    往往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被陈潇这么一提醒,姬菲菡终于回过味来

    车队遭受袭击并不可怕。

    毕竟,一个商会运转至今,哪可能事事安稳,总会遇上不轨之徒。

    如若不然,也不会每一支车队,都有元神武者跟随了。

    商会中出现内奸叛徒,同样算不上什么大事。

    尤其在商会竞争中,收买、笼络等手段,实在是再常见不过。

    只不过通常情况下,会被收买笼络的,往往只有中低层人员,能接触到的秘密有限。

    而一旦有高层人员背叛了

    “在今日之前,极光商会究竟有多少秘密,被这个叛徒泄露了出去”

    姬菲菡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陆安更是满脸怒火,杀气腾腾地低喝“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就说二小姐的经商天赋,虽然不如长风老爷,但也能算是出类拔萃,这半年以来却屡屡碰壁”

    元神境中期的护法,即便不是姬家嫡系

    在极光商会中也有着极高的地位。

    许多商会的秘密,对于这些人来说,完全等于不设防

    “这么说的话,难道长风老爷的失踪”

    突然。

    一个惊悚的念头,蓦地涌入了脑海,令得陆安一阵不寒而栗。

    “稍安勿躁,休要打草惊蛇。”

    好在,姬菲菡很快反应过来,立即压低了声音。

    而后,又打出数道隔绝禁制,这才深深地摇了摇头。

    “陆护法,千万不要忘记了,元神中期的护法,可不只有一位,在确认真正的叛徒前,务必不能露出破绽”

    “属下明白了。”

    陆安深吸一口气,强行按捺下愤怒。

    他也知道姬菲菡说的是事实。

    极光商会中,元神中期的护法数量,一共有三位之多。

    并且这三位护法,此次全都被派遣出去,执行保驾护航的任务。

    如此也就意味着,这三人都有嫌疑。

    然而,如今腾龙大会将近,商会本就疲于奔命

    若是没有足够证据,就打草惊蛇的话,恐怕只会人心惶惶,让局势变得更加恶劣

    “你们是不是把我忘记了”

    突然,陈潇的笑声传来。

    姬菲菡闻声不由一惊“恩公,你你能听见”

    要知道。

    陈潇虽是救命恩人,但终究还是个外人。

    事关极光商会的存亡,由不得姬菲菡不慎重。

    纵然有些失礼,她也顾不上许多。

    故而,刚才她布下的禁制,理应隔绝了一切声音,就算是元神境武者,若是不强行破禁的话,恐怕也难以窥听他们对话

    偏偏,陈潇仿佛完全没受影响

    这就有些恐怖了

    “并非是我有意破禁,只是你布下的禁制,本来就对我没用罢了。”

    似是看穿了姬菲菡心思。

    陈潇笑着摇了摇头,双手背负在身后,平平淡淡笑道“不要忘了,人还是我打伤的,想要将叛徒找出,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此前在荒郊野外,三名元神境的领域,都无法影响到他,更何况是区区禁制

    “您您真的可以”

    “举手之劳罢了。”

    陈潇神情悠然,淡淡说道“你且将那些人,全部唤来便是。”

    姬菲菡咬牙答应下来。

    没过多久,一处小院中。

    一个个形容各异的武者,修为尽皆达到元神之境,全都被姬菲菡聚集了过来。

    仅仅从元神境的数量

    就足以看出神武洲与中天洲的差距

    放在中天洲,元神境的武者,可为一方势力老祖,地位尊高无比。

    来了神武洲之后,同样是元神境武者,尽管身份依旧称得上不凡,但也只是商会的护法罢了

    此时,在这个小院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

    有淡淡的血气,弥漫在空气里。

    而这几人的气息,皆都略有浮动,脸色格外苍白,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二小姐,突然将我等寻来,究竟是所为何事”

    “之前的袭击中,我等皆都受伤不轻,须得尽快疗伤才行。”

    见到姬菲菡出现,这些元神境武者,顿时一个个开口了。

    姬菲菡的目光,一一扫过这些人,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眼前的每一位元神境护法,都称得上是极光商会的元老。

    甚至还有几人,看着她从小长大,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仿佛是真正的家人。

    但是现在

    这些人中却出现了一位叛徒

    “如今商会的境况,想必诸位也明白。”

    轻轻咳嗽了一声,姬菲菡收回目光,直言不讳地开口“诸位护法中,出现了叛徒。”

    “什么叛徒”

    “二小姐,此言当真”

    一众元神境纷纷色变惊呼。

    有的面色震惊无比,也有人如遭雷击,宛如遭遇了晴天霹雳,一个个瞠目结舌,全都呆愣在了原地。

    足足十几秒过去。

    才终于有人沉声开口“二小姐,话可能不乱说”

    “没错,既然二小姐说有叛徒,可否拿出充足的证据”

    “叛徒之事,事关重大,二小姐慎言呐”

    一位位元神境护法,接二连三地开口,一时间,惊人的威压弥漫,充塞这一座小院

    其中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更是眸光凌厉地扫来,最终定格在陈潇的身上。

    此时的陈潇,已经换了一身衣衫。

    一身血污尽数洗去,尽管脸色仍有苍白,若是不仔细观察,几乎看不出来,就是之前的“尸体”。

    此时在众元神眼中

    陈潇就是个来历不明的少年

    “小子,你又是何人,为何跟在二小姐身边”

    白发老者声色俱厉。

    全身法力涌动,吹得衣袍鼓起,气机锁定陈潇。

    “莫非这叛徒之事,便是你怂恿的二小姐”

    “年轻人,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极光商会的内务问题,何时轮到一个外人来干涉”

    这一刻。

    六位元神境尽皆暴起,令人心悸的目光,牢牢地将陈潇锁定了。

    就仿佛

    只要陈潇的回答,出现任何破绽,就会立刻下杀手

    然而。

    如此狂风暴浪之中,陈潇却是岿然不动,平静的屹立在那里。

    俊逸的脸庞上,露出嘲讽的笑。

    “是我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