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 还有谁想领死?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轰隆

    众目睽睽之下,陈潇一掌拍出。

    就在古辰锋的身前,空间蓦然塌陷成黑洞

    无与伦比的恐怖伟力,在虚空中炽盛地爆发。

    仿佛一头洪荒凶兽,突然张开了血盆大口,当头向古辰锋咬下

    “我太弱了”

    这一刻。

    古辰锋目眦欲裂。

    体外的蓝光倏忽暴涨,像是苍蓝的瀚海咆哮,化作牢不可破的壁障。

    “水幕天华”

    不仅如此。

    一连三面盾牌,被古辰锋祭出,挡在自己身前。

    一只小鼎浮现升空,垂落下无数清气,任何神通的威能,都会被削弱五成以上

    光是这些防御

    寻常的元神境攻击,伤不到他半根寒毛。

    “本少注定要在此成就元神,又怎么可能死在你手下啊”

    咔嚓

    三面小盾同时炸碎。

    紧接着,水幕天华崩溃,狂暴的反震之力,令古辰锋当场吐血。

    最终,头顶的小鼎华光黯淡,所有垂落的清气爆散,当当当地击飞出去。

    “你”

    只来得及露出一丝震惊。

    狂暴无比的力量,轰击在古辰锋身上。

    这位皇极道宗的最强天才,未来的少宗主,就好像一口布袋般,横空倒飞出去,大半边身子血肉模糊,撞击在一座假山伤,当场陷入昏迷,生死不知

    四面八方,寂静一片。

    诸多神武洲高手,看好戏的神情,接连僵在了脸上。

    以古辰锋展现出来的实力

    纵然是在神武洲那边,也足以挑战普通元神。

    按理说,面对一位中天洲的元神境,哪怕最终无法力敌,也不该落败得如此迅速凄惨

    结果谁曾料到

    被陈潇一掌打爆

    “好大的胆子”

    唯有卓远大怒,当场神桥横空,伟岸无比的元神,立于神桥之上。

    浩浩荡荡的法力长河,散发炽烈刺目的光,像是一道粗大无比的剑柱,环绕着无数符文斩落,好似能一击将天地法则撕裂

    皇极杀道剑

    同样是这门皇极道宗绝学,但在卓远这位神桥境手中,却展现出截然不同的威势。

    若是仔细看去

    就会发现那道法力长河,实则由无数利剑构成,即便是神念稍有靠近,都会被剑光绞成碎片

    并且,就连他的神桥,都被炼成剑形,堪称卓远手中,最为锋利的神兵

    “胆敢重伤本门少宗,上穷碧落下黄泉,都没有你容身之处”

    卓远杀气腾腾,一剑袭向陈潇。

    望见这一幕。

    诸多高手没由来地松了一口气。

    “这姓陈小子的实力确实惊人,能在蛮荒之地取得如此成就,也的确称得上是惊世骇俗”

    “不过,过刚易折卓远素来睚眦必报,绝不会让此子好过。”

    “古辰锋越级挑战,虽败犹荣。而卓远乃是神桥境,结果只能是碾压了。”

    “他的手段就只有这些”

    灵武圣地诸强中,郑瑜不由皱了皱眉。

    原本,三大圣地的高手,都在怀疑陈潇来历。

    认为这个如彗星般崛起的少年,很有可能就是大先知预言中,将会改变大陆格局的天外妖星

    偏偏陈潇的表现

    实在显得太过鲁莽,怎么看都是早夭之相,更别提改变大陆格局

    “难道说,此子并非天外妖星,我们要找的其实另有其人”

    澹台圣地的玉倾城,此时同样柳眉微皱。

    “原本以为,医神经的传承线索,或许会与此子有关,然而现在看来”

    少顷。

    玉倾城还是叹息一声“无论如何,还是在恰当的时机,将此子救下再说”

    她的眸光深邃,落在陈潇脸上。

    仿佛要将这个少年看透,弄清他如此淡定的底气。

    也就是在这一刻。

    面对这惊世骇俗的一剑。

    陈潇淡笑着摇头,轻轻吐出四个字“自寻死路。”

    轰嗡

    就在这个刹那。

    只见陈潇抬手一拍,一只古朴的卷轴,突然之间凌空飞起。

    无边无际的神威,犹若烈火般爆发。

    宛若一尊神明降临此世

    天地间的大道法则,突然间化作了实质。

    无数玄奥至极的纹理,好像一张笼罩天地的网,陡然从虚无中浮现,大道之威澎湃无尽,宛若洪流一般爆发开。

    半神法旨

    当初从夜黎尊者手中,缴获的那张半神法旨。

    面对一尊神桥境的攻伐,陈潇毫不犹豫将其祭出

    哗哗哗

    方圆千里之内,亿万金光无量。

    上至神桥境尊主,下至脱胎境散修,尽皆心神颤抖,感受到一股天然的压制。

    这是神威

    尽管距离真正的神祇,还有着一段距离,但也触及到了神之领域,乃是属于半神的威压

    “你居然”

    卓远的身形,定格在半空。

    无论是浩荡的法力长河,还是撕天裂地的金色杀剑,全都尽数陷入了静止,被犹若实质的威压彻底定格

    “半神法旨”

    强烈无比的惊骇,以及死亡的阴影,骤然将卓远笼罩。

    身为皇极道宗的高手,半神法旨的威能,他自然再清楚不过。

    甚至在他的身上

    就有一张半神法旨存在

    偏偏,他此前轻视于陈潇,更在暴怒中出手,根本来不及将其祭出

    “该死啊”

    卓远凄厉地高叫,双目中流出血泪。

    然而,他的身躯却在寸寸解体,宛如经历了漫长岁月,被半神法旨的金光,瓦解风化成西沙,缓慢却坚定地飘零散落。

    就连他的神桥与元神,也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被半神法旨的威能蒸发

    就连天地法则都在微微动荡,像是在为神桥的陨落而悲鸣

    十万年以来

    中天洲的土地上,第一次有尊主陨落

    尊主之血,染红了长生谷的土地。

    所有人骇然无声,惊悚望着这一幕。

    “卓远死了”

    一名元神境尊者,艰难无比的开口。

    就在几秒钟前,他还在嘲讽陈潇,认为此子必死无疑。

    结果现在

    一名尊主陨落了,陈潇却完好无损

    “现在”

    陈潇脚踏金莲,头悬半神法旨,居高临下,俯视下方众强。

    古井不波的声音,传遍整个长生谷。

    “还有谁想上来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