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绝天地之杀局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夏初柔”开口的同时。

    四面八方的空间,也陷入了一片黑暗。

    泥泞无比的黑暗粒子,犹如潮水一般涌出,弥漫着惊世骇俗的威压,瞬息间充塞了整片天地。

    唯有一道道门户,从黑暗之中升起,散发浓烈的杀机。

    陈潇可以清晰地感受到。

    他所身处的这片空间,被彻彻底底的隔绝了。

    即便是他的神念,在扫过这片黑暗时,也像是泥牛入海,陷入到无尽的深渊,看不到丝毫的光明。

    “空间放逐,锁定时空,法阵世界。”

    “夏初柔”

    又或者说修罗蝎女,身形落入一座门户。

    含着淡淡讥讽的声音,在陈潇的耳边响起。

    “我们早已经知晓,你身具虚空体,拥有穿梭虚空之能。只是这一次,三重空间封禁之下,虚空变得无比厚重,你以为你还有机会么”

    “三重空间封禁”

    陈潇的眼神微凝。

    诚如对方所言。

    在他的感知中,周遭的虚空,变得厚重无比。

    如果说,曾经他催动虚空体,想要穿梭虚空,花的是一分力的话。

    那么现在,起码要花十分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还能穿梭虚空

    可效率必然会大大降低,完全失去了虚空体的优越

    “那又如何”

    旋即,陈潇又摇了摇头“想要杀我,仅凭这些还远远不够。”

    “啧啧啧,这三重空间封禁,也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修罗蝎女的声音,渐渐变得缥缈,仿佛与这片黑暗,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

    其中一座门户闪耀光芒。

    一颗颗璀璨的星辰,从黑暗中浮现而出。

    美轮美奂,杀机无限。

    每一颗星辰上,皆有五行之气流转,所有的星辰融汇在一起,化作一口巨大的磨盘,轰然碾压在陈潇的身上。

    并且。

    陈潇的身形,被阵法锁定。

    在无法穿梭虚空的情况下,任由他如何闪身躲避,都始终处在攻击的最中心,只能够正面硬扛下这恐怖一击

    “灭汝五行”

    伴随着一个森然的声音。

    逆反五行的大爆炸,轰然涌入陈潇体内。

    人有五脏,对应五行。

    这股力量爆发的一瞬,逆乱人体五行之气,几乎将陈潇的器脏,直接磨灭成了灰烬

    “咳咳”

    刹那间。

    陈潇身躯摇晃,脸色一白,嘴角溢出鲜血。

    “碎汝四象”

    轰轰轰轰

    顿时,又是一道门户升起。

    地水风火四象狂涌,到处是末日般的景象,更有无形的力量,从虚空之中滋生,焚烧摧残陈潇的身躯

    仅仅是这一击的威能

    便媲美多位元神境联手。

    足以让寻常的元神境,在一瞬间就被灭杀掉

    不仅如此。

    四方空间,亦在塌陷。

    令得陈潇深深陷入其中,纵然只是移动一下手指,在此时也显得无比艰难。

    “噗”

    陈潇骤然遭到恐怖重创,张口便是一道血箭喷出。

    与此同时。

    一道又一道门户。

    不断从黑暗之中浮现。

    漫天法则符文飞舞,连黑暗都在动荡,一轮轮的攻击降临,仿佛能够打穿虚空,简直堪称灭世天灾

    事实上。

    神武大陆的空间骨架,已经称得上极其坚固。

    所有人的法则、神通威能,都会受到严格的压制。

    若是这些攻击,在地球上爆发,足以让一个国家都彻底沉沦

    “裂汝三才”

    “定汝生死”

    最终。

    当一切的大恐怖,都尽数平复下来。

    原地只剩下一具残破的躯体,浑身上下的生机,早已尽数湮灭掉,就连人形也快要看不出,只能勉勉强强拼凑起来。

    “嘁。”

    一声不屑的轻笑,从虚无之中传出。

    修罗蝎女的身影,缓缓地浮现出来,凝视着下方尸身,舔了舔嘴唇摇头道“堂堂中天洲第一人,实力也不过如此罢了,我的小可爱们,都没有用上呢。可惜被他发现了身份,错非如此,说不定可以吞了他的阳元”

    “算了吧,所谓的中天第一人,说到底,也不过是一群土鳖之中,比较强壮的那个罢了。”

    “神武洲那么多年轻俊杰,你想要他们的阳元,自己去夜袭便是了,又何须纠结于一个土鳖”

    又是一道道身影浮现出来。

    而在他们的最后,一道黑色的阴影,模糊到几乎无法分辨,踏着黑暗走来。

    通体笼罩在黑暗之中,像是暗夜中的幽影,即便是最明亮的光,也无法照亮他的面孔。

    夜黎尊者。

    这一场断绝天地的杀局,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足以让任何元神境绝望。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而它的始作俑者,正是这位夜黎尊者

    “不要忘了我们的目的,是为了他身上的地图,在这偏僻之地经营多年,才终于借助生灵血气,将地图的封印彻底解除,绝不可再落入他人之手。”

    夜黎尊者不疾不徐的开口。

    他的声音很冷,像是寒冰一般,不含一丝感情。

    “准备了那么多,此子未能逃脱,也在情理之中。不要浪费时间了,尽快找出地图,然后回总部复命吧。”

    话到一半。

    夜黎尊者的身形,忽然之间顿住了,

    声音之中,带上了一丝不可思议。

    “什么”

    紫气宗后山。

    一座狭小的山谷内。

    夏初柔脸色惨白,望着远处天空中,时时传来的悸动,手指狠狠攥紧了。

    “药前辈您一定能赢的”

    “没用的,你再怎么祈祷,他不会有任何生机,注定只会败亡。”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突然间从背后传来。

    只见暗夜阁主一身黑衣,冷笑着走入这座山谷,抬头望向那团深邃的黑暗。

    “你们根本就不明白,自己所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所谓的中天洲第一人,在那几位大人的眼中,也不过是强壮一些蝼蚁,他不该覆灭暗夜阁,更不该卷进几位大人的计划”

    “而现在,等待他的结局,就只有死亡”

    夏初柔身躯颤抖,眼中浮现不敢置信。

    事实上,天空中的波动正在渐渐平息,说明战斗已然到了尾声。

    然而,黑暗依旧,不见白衣

    “不可能这不可能药前辈他是尊者”

    “尊者又如何真是无知啊,你可知道,那几位前辈什么”

    就在这时。

    暗夜阁主忽然瞪大了眼睛。

    只见一道白衣的身影,宛若降临红尘的谪仙,正一步步,从天际的尽头漫步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