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薄凉不过人心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无论如何。

    鲁亦凡都没有想到

    竟在这种场合下,突然遇见了陈潇

    天可怜见。

    即便过去了三年之久。

    陈潇当初威震宣武的声势,至今仍旧铭刻在世人心中。

    哪怕经历了岁月流逝,也几乎没有减弱分毫。

    因而,在见到陈潇的那个瞬间,鲁亦凡几乎吓得魂飞天外

    别人认不出来,他又怎会认不出

    当初,要是没有陈潇的话,别说是发展到今天的地步,恐怕早在百宗峰会上,就已经被彻底除名,在此后的争夺中分崩离析

    “药、药神前辈,您怎么来了啊”

    话一出口。

    满座皆惊

    “药药神”

    药神。

    毫无疑问

    放眼整个宣武王国,这都是个充满传奇的名字。

    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宛若彗星一般崛起,最终称雄宣武王国,一言定鼎千年江山大局

    也就是最近一段时日,有元神境尊者到来,才渐渐压过了他的风头。

    毕竟

    当初的药神再强,在世人的认知中,同一位元神尊者,还有着遥远的距离。

    只不过众人全然没有想到。

    居然会从鲁亦凡的口中,听到这个传奇般的名字

    “鲁长老,你不会是认错了吧”

    梁子余也从废墟中,挣扎了爬了出来。

    满是惊疑不定的视线,反复从陈潇身上扫过。

    “这小子会是药神前辈鲁长老,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还有其他人,也都纷纷开口。

    “药神”的形象,早已被世人神话。

    在很多人的眼中

    药神的形象,应是光辉万丈,威震天地。

    而不是如陈潇这般,穿着一身朴素的白衣。

    就仿佛一个少年书生,看不出有任何的威严

    “小子,给我闭嘴”

    鲁长老怒喝一声。

    抬手便是法力爆发,欲要将梁子余压制。

    然而

    “药神什么狗屁药神”

    一声尖利的大叫传来。

    只见钟燕神色阴狠,死死地盯着陈潇,宛若一个歇斯底里的泼妇。

    “鲁长老别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惹得那位大人发怒,你以为能讨得了好不管是谁敢来捣乱,都必须”

    “那位大人”

    一提起此事。

    鲁亦凡不由得浑身一颤,看向陈潇的敬畏眼神,渐渐变得越发复杂了。

    最终,他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药神前辈,不要怪我来人”

    话音落下的同时。

    紫气宗的山门大阵,豁然间亮起了光芒。

    更有一道道慑人的气息袭来,琉璃金泽弥漫过周遭虚空,宛如能将这一片空间冻结。

    这三年以来。

    尽管紫气宗内部,仅有老宗主赵无为一人,突破到了金丹境界。

    但由于当年“药神”的余威,还有陈潇离开时留下的资源,倒是招揽了近十个金丹供奉。

    “哦,你敢对我动手”

    陈潇倒是没有多少惊讶,只是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与此同时。

    他浩瀚如天渊的神念,也已经毫无保留地展开,扫过整个紫气宗山门。

    “此举,你可问过赵无为,又可曾知道后果”

    “事关一位元神尊者,即便是老宗主苏醒,想必也不会怪罪我。”

    鲁亦凡飞上半空,居高临下地睨着陈潇。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心中的焦虑

    将道心之中,属于陈潇的阴影,彻彻底底抹除掉

    “药神前辈,虽然在下确实很感谢,您曾经对紫气宗的贡献,但过去的事情,终究是已经是过去了,您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更不该搅乱一位尊者的婚宴。”

    鲁亦凡的气息,瞬间平复许多。

    语气也没了最初的惶恐,而是带着一种平静,陈述着一个平凡的事实。

    很显然。

    暗夜阁的那些人,并未告知紫气宗

    如今的中天洲第一人,名震天下的长生谷陈尊者,和宣武国所传颂的药神,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在鲁亦凡的认知中。

    “您再怎么强大,也只限于宣武王国,外面的世界很大,元神尊者的威能,更不是您能够想象。”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意思已经再清楚不过。

    陈潇的确是强大,但那已经是过去式。

    如今的紫气宗,连金丹境的供奉,都有将近十人,更别提,还傍上了尊者的大腿

    曾经如君永仙那般,名震宣武王国的大人物,在如今的紫气宗面前,也是可以轻易镇压的对象。

    在一位尊者的面前,曾经陈潇的恩情,自然被放到了一边。

    陈潇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赵无为昏迷了”

    “老宗主的事情,就不劳您费心了。”

    鲁亦凡脸色平静,手掌向下一按“你还是好好考虑一番,该如何面对尊者之怒吧。”

    说时迟那时快。

    一个个金丹境悍然出手,像是一轮轮烈日横空,恐怖的气息横扫八方。

    “药神你已经是过去式了”

    “今天便让神话,从此落下帷幕”

    几名金丹哈哈大笑,看向陈潇的神情中,只剩下轻蔑之色。

    “好好当你的药神不行么偏偏要跑出来,得罪一位元神尊者还是说,这么多人把你当神,你就真以为自己是神了”

    这个时候,钟燕也回过神了,面色凶狠地狞笑。

    许多被震惊到的客人,此刻皆都露出幸灾乐祸。

    “我倒也算是三生有幸,能够见证传奇的陨落”

    “大名鼎鼎的药神,就在今天,被彻底镇压沉沦,真是可悲又可笑”

    “怕是他还沉湎于三年之前,自己称雄宣武的时代吧被时代抛弃的可怜人呐。”

    众人纷纷摇头。

    “哎”

    见此情形,陈潇失望的摇头。

    如果说

    对方没有认出他,那还是情有可原。

    可是明明已经认出了他,却还是这副态度,就未免有些令人心寒了。

    “所以说。”

    陈潇微微摇头,发出一声长叹。

    就在他出声的一刹那。

    元气凝固,虚空定格。

    陈潇的意志,彻底取代时空,成为此地的天意

    就见到

    一个个气势汹汹的金丹境,身形陡然间僵固在了半空。

    “夜黎尊者,还不打算出来么”

    陈潇平平静静的开口,一步步走上山门的阶梯。

    而在他的背后。

    金丹境的鲜血,犹若美轮美奂的烟花,当空灿烂地绽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