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是我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你说什么”

    钟燕的身形,蓦然僵在原地。

    不仅仅是她。

    周遭诸多看好戏的宾客,也都不由得神情呆滞,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这小子刚才说了什么”

    “贺礼是元神境人头”

    “我的老天爷到底是这世界疯了还是这小子疯了”

    数不清的视线,带着错愕与不敢置信,纷纷落在陈潇的身上。

    钟燕身边的夏承福,忽然猛一个哆嗦,竟是第一个回神,厉声尖叫起来。

    “来人快来人有人捣乱”

    “捣乱的给我拿下”

    锵锵

    几乎就在第一时间。

    一个个紫气宗弟子,气势汹汹地围来,手中长剑出鞘,将陈潇团团包围住。

    “小子,你的胆子倒是不小”

    为首的弟子冷喝一声“尊者大喜之日,也敢上门捣乱给我拿下再说”

    说罢,手中长剑绽光,挽出一个剑花,顿时寒光呼啸,像是凛冽的北风,吹得人耳膜生疼。

    在这些人看来。

    今天是一位元神尊者的大喜之日,偏偏陈潇说要送一颗元神境人头

    不是故意捣乱,又能是什么

    “是寒光雪风剑诀不愧是紫气宗的精英,光是这一手剑法,在宣武国年青一代中,就足以名列前茅”

    “虽然梁师兄三年前才入宗,但寒光雪风剑诀的修炼,已经达到了第三层境界,只差一点点,就能够凝聚寒雪剑意了”

    “上一次梁师兄出剑,乃是擒拿淮山河盗匪,一剑既出,锋锐无双,十二名盗匪尽数伏诛

    几名紫气宗弟子,齐齐开口称赞道。

    就连一些到场的宾客,此时也都眼神微动,生出了一些别样的心思。

    完全可以想象

    一旦今日的婚宴举行,紫气宗的尊高地位,必将再度攀升一个台阶。

    到了那时,任何一个紫气宗弟子,都将是宣武王国境内,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若是能够趁着现在,与梁子余攀上关系,待到将来紫气宗发达了”

    不少人眸光闪动不已。

    更有一些年轻貌美的少女,纷纷投来暧昧的视线,似乎恨不得冲上去,依偎在那个俊逸青年的怀中,诉说自己的爱慕和忧思。

    也有一些人的视线,落在了陈潇的身上。

    “倒是这小子,长得也算不坏,可惜却是疯了”

    这一切说来缓慢。

    实则发生在刹那之间。

    待到其余人回过神

    凛冽的剑芒划过空气,令得周遭的气温,都下降了十多度,有浅浅的寒霜,凭空凝结出来,仿佛刻画出了剑刃的轨迹。

    而陈潇,则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被吓傻了一般。

    叮

    下一瞬间。

    所有的剑光,落在陈潇胸口。

    空气更是在这一刹那凝滞了。

    然而

    什么也没有发生。

    凛冽无比的剑光,连金铁都能撕裂。

    但落在了陈潇的胸膛上,却好似水滴坠入大海般,哪怕是一丝涟漪,都没有卷起分毫。

    场面一时间安静了。

    在场的诸多宾客,一个个瞠目结舌,前所未有的荒谬,突然充斥了心神。

    梁师兄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

    就见那个白衣少年,缓缓地伸出一只手,明明速度很慢,可却无能能够反应,最终,轻描淡写地按在了剑身上。

    “我传下的寒光雪风剑诀,可不是像你这么用的。”

    开口的同时,陈潇屈指轻弹。

    咔嚓

    只听一声脆响。

    以秘银金精打造的长剑,竟是直接从中间崩断

    梁子余如遭雷击,被一股恐怖巨力击中,衣袖猛然间炸碎,身形不受控制地发颤,而后被直接掀飞出去

    轰

    一直到撞开了门板,跌进远处的一座楼阁,梁子余才终于落了地。

    “这这这”

    无数人倒抽一口凉气。

    一些开口称赞梁子余的,此刻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眼前的一幕着实不可思议。

    梁子余信心满满的一剑

    别说是伤到陈潇了,就连他的衣服,都没有出现皱褶

    这实在太过于惊世骇俗

    “我的妈呀我这是眼花了吗”

    “那可是古岩金精打造的神兵,居然被他一指头弹断了”

    “莫非他的肉身,比神兵还强不成”

    许多人当场毛骨悚然。

    陆陆续续向后退去,看向陈潇的神色,也都渐渐地变了。

    一开始

    他们只当是个无知少年,故意来紫气宗惹是生非。

    可是现在去看,分明是来者不善

    “你你你你竟敢还手”

    “大庭广众之下,胆敢行凶伤人”

    几名紫气宗的弟子,色厉内荏的高叫道。

    他们几个皆都入门较晚,仅仅听过陈潇的传说,却不曾见到过他的真容。

    因而,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曾认出陈潇身份。

    “快快快快去请长老出面,有人挑衅上门捣乱,还打伤了梁师兄”

    钟燕更是脸色狂变,声嘶力竭的尖叫。

    一双怨毒的眼睛,死死盯着陈潇“小子你死定了尊者大婚之日,你竟敢伤人见血上穷碧落下黄泉,都不会再有你容身之处”

    就在同一时间。

    一道凌厉的气息,由远及近,从山门深处逼近。

    “谁敢在我紫气宗行凶”

    这个声音中气十足,宛若雷霆一般,在虚空之中回响。

    紧接着。

    一道凌厉的身影,带着惊人的压迫,出现在众人的头顶。

    见到来人,钟燕狂喜。

    “鲁长老就是这个小子,我怀疑他是敌对势力,派来捣乱的奸细,必须要立刻拿下拷问”

    “小子,就是你”

    鲁长老充满压迫的视线,顿时凌空扫落下来。

    只是

    当他看到那道白衣身影,却是整个人猛然怔住了。

    “你你你你是”

    “是我。”

    陈潇转过身来,平静的望向半空。

    他的双手背负在身后,语气没有丝毫的波澜。

    “鲁亦凡,下来说话。”

    “是”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

    前一刻还气势滔天的鲁长老,下一刻便收敛了全身气息,迅速从半空落下,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陈潇身边。

    “前、前辈”

    鲁长老心惊胆颤地开口。

    而此同时,全场震骇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