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陈潇的贺礼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紫气宗山门前。

    到处是一片喜气洋洋的隆重气氛。

    发生在山门深处的变故,寻常弟子根本就不知情。

    对于他们来说

    眼下最为重大的盛事,无疑是一位元神尊者,看中了紫气宗的夏初柔。

    一旦事成了。

    紫气宗的地位,定会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飞跃

    “那可是一位元神尊者,夏师姐可真是好运呀,居然能被这样的贵人看中”

    光是在紫气宗山的门之中,就能听到许多羡慕嫉妒恨的议论。

    一些自认容姿不输夏初柔的少女,往往是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

    时而小声地议论,时而又将羡慕种种的视线,投向山门的最高处。

    有人羡慕,也有人不屑。

    “哼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能被那位大人看上”

    “没想到这个女人,外表长得倒是清纯,骨子里却骚得不行”

    “当初药神大人在的时候,就去勾引药神大人,现在来了个元神尊者,就又跑去勾引那位大人”

    不过。

    这些嫉妒的话语,也只敢私下交流。

    若是敢当众说出来,只会受到严厉惩罚。

    而在同一时间。

    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身旁跟着一名中年男子,身材肥胖而油腻,正在紫气宗的山门前,满脸都是笑意,忙着接待远道而来的宾客。

    “诶哟,这位客人,快快请进”

    “一株八百年份的望尘叶这怎么好意思呢,您实在是太客气了”

    “一千块中品元石好说好说,您还站着作甚会场里边,可比外边舒服多啦”

    忙碌了大半天时间。

    尽管忙得满头大汗,身体疲累得不行

    但夏承福和钟燕二人,心头几乎快要乐开了花。

    “那个小贱人可真值钱这么多的好东西,就算只留下一部分,也足够我们用一辈子”

    反复清点着今日的收获,钟燕脸庞上的笑意,始终就不曾褪去过。

    夏承福扭动着肥肉,有些担忧地凑过来。

    “夫人,我们这么高调地收受礼物,会不会惹得那位大人不快”

    “白痴你懂什么”

    钟燕登时翻了个白眼。

    冷笑的眼神,扫向夏承福“那位大人贵为元神尊者,真要计较的话,又怎么可能等到现在”

    “更重要的是,夏初柔的价值,也只有这一次罢了等她成了尊者妾室,权力握在手中,我们哪还有机会”

    事实上

    两人虽是夏初柔家属,但却并非是她的至亲

    夏承福的身份,乃是夏初柔的舅舅。

    只不过,当初夏初柔父母早亡,在家族中并不受待见,和夏承福的关系,也基本和陌路人无异。

    错非如此

    她也不会小小年纪,就被送来紫气宗了。

    而如今。

    一听说夏初柔,被一位尊者看中

    本就善于钻营的钟燕,顿时就起了许多心思,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终于以亲戚的身份,参与到这场突兀的婚宴中来。

    在此时的钟燕看来,自己做出的决策,无疑是非常成功的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

    能够在出嫁之前,为自己的家族,贡献最后一份力,那是夏初柔的荣幸

    “嗯,又有人来了”

    话到一半,钟燕再度眉开眼笑。

    不过,待她转过头去,看到来人时,立时又是一愣。

    “哪来的毛头小子,一个人就不说了,居然还是空着手来的”

    看陈潇年纪轻轻,又是衣衫单薄,钟燕顿时起了轻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完全出乎她意料。

    只见一袭白衣的陈潇,一步步拾级而上,仿佛完全没注意到她,径自迈过了山门,显得极为轻车熟路,向着紫气宗的内部走去。

    “站住,你是什么人连规矩都不懂么”

    钟燕立即一喝,一个闪身,试图挡住陈潇。

    尽管说。

    前来拜访的宾客,需要带上贺礼,并非是严格规定。

    然而说白了。

    真要来参加婚宴的话,又有几人会不送贺礼

    何况乎

    今天的另一位主角,乃是元神境尊者

    若能留下一个好印象,绝对世世代代,足以受益无穷

    “你”

    下一秒。

    钟燕脸色微变。

    她有些惊悚的发现

    这个神秘的白衣少年,竟然像是空气一般,直接同她重叠穿过,完全没受到任何影响

    她再度伸手去抓,却依旧抓了个空。

    “你是什么人”霎时间,钟燕惊叫起来,“你可知道,这是谁的婚宴敢在我侄女婚宴上闹事,你的胆子可真够不小”

    “你侄女”

    终于。

    陈潇的脚步,微微停顿了。

    众目睽睽之下,这个少年转身,目光锁定钟燕。

    “你和夏初柔,是什么关系”

    “夏初柔是我侄女,而我是她的舅妈”

    见陈潇终于停顿,钟燕长松了口气,再度提起了气势。

    “年轻人,可别说我没警告过你,今天是大喜之日,你要是闹出任何麻烦,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周遭的宾客们,见此情形,亦是议论纷纷。

    三年时间。

    足以让陈潇的故事,渐渐变成了传说,而后又化作了神话。

    尽管如今的宣武国,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陈潇当初化名的“药神”。

    可真正见过他真容的反而是少之又少

    “这小子是哪来的棒槌连夏小姐舅妈都不认识,还什么东西都不带,就赶来参加婚礼了”

    “你还别说,我以前听说过,有些人脸皮特厚,只要看见了婚宴,不管认不认识,都是先混进去再说,万一蹭到了一些灵果灵餐呢”

    “不过,他肯定没有想到,夏小姐的婚宴,由她舅妈亲自把关,哪能那么容易混进来”

    距离婚礼真正的开幕,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

    很多人都闲来无事,这会儿见到有意外,一个个全都充满了兴致。

    “你是夏初柔的舅妈那倒是刚好了,还请转告夏初柔,以及那位东远尊者。”

    万众瞩目中。

    陈潇微微一咧嘴,露出的深沉的笑容。

    “陈某特带礼物,元神境人头一颗,前来为夏小姐贺喜。”

    话一出口,顿时万籁俱寂。

    一道道惊悚无边的视线,源源不断地落扫了过来。

    八方的空气,凝滞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