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我真的只吃素!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生死法则,无比高等。

    如同虚空法则一般

    乃是一种极为古老的大道法则

    在正常情况下,即便是元神境,也不可能接触到。

    更别提参悟领悟,并将其化为己用。

    元神境武者,以元神认知解析世界,但并非是世间一切,元神都能够轻易解析。

    “你居然”

    妙乾道人满脸恐惧。

    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可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早在他来到陈潇面前的同时

    体内的一切生机,就已经彻底消散

    磅礴的气血完全枯竭了,元神不断萎靡溃散,一身澎湃的法力,亦是不受控制地外泄。

    天地之间。

    忽然浮现一丝哀恸的气息。

    那是一位元神境存在,生命走到了尽头的征兆。

    “元神境,我曾杀过很多。”

    陈潇一脸云淡风轻,左手背在了身后,右手则轻轻一抹,不带一丝烟火气息,仿佛掸灰尘一般,将妙乾道人彻底抹去。

    在生死法则的力量下

    妙乾道人的身躯,早已经彻底枯竭。

    无论是丹田还是识海,亦或是堪比神兵的骨骼,全部都变得脆弱无比。

    轻轻一击,就烟消云散。

    至此。

    继药王殿一战后,中天洲的范围内,再度有元神陨落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至于丹盟的成员,压根就没反应过来。

    “你你你你”

    远处的魔蛟真人,原本鼓足了力量,正想要再度杀来。

    此刻见到妙乾道人陨落,顿时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一双眸子瞪得滚圆,一副青天白日活见鬼的神情。

    他看见了什么

    紫岳洞天之主,元神尊者妙乾道人

    在陈潇的手底下,连两招都没撑过,就已经身死道消

    望着妙乾道人化作劫灰的身躯,魔蛟真人只感觉浑身冰凉,仿佛突然坠入了冰窟中,一股深邃至极的幽寒,从脚底一直到窜到了头顶。

    他自身的实力,同妙乾道人相差无几。

    如此也就意味着

    只要陈潇杀来,他就必死无疑

    “还有你”

    便在此时,陈潇目光扫来。

    顿时。

    霸道绝伦的悚人威压,一瞬间铺天盖地而至。

    “拼了”

    魔蛟真人猛一咬牙,法力催动至极限,双手高举,向着陈潇一拜到底“前辈饶命”

    师雨焕、施灵阳等女,闻言目光不由一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堂堂元神境尊者

    居然就这么没节操的跪地求饶了

    然而,陈潇的手掌,依然来势不减。

    “前辈饶命前辈真的饶命啊”

    魔蛟真人吓得魂飞天外,当场哀嚎着化为原形。

    而后,身躯缩小到几寸长段,忙不迭地解释道“还请前辈明鉴小的本体虽是魔蛟,但自幼吞吐魔气成长,其余时候全部都在吃素,从来没有伤害过无辜啊”

    “哦,是么”

    这一回。

    陈潇的手掌,终于微微一顿。

    俊逸非凡的脸庞上,浮现似笑非笑之色“你是想要告诉我,你是一头吃素的魔蛟”

    “没错没错”

    见到陈潇松口

    魔蛟真人忙不迭地点头,甚至抬手一抓,从隐灵大泽的岸边,抓来一大把青草,二话不说就啃了起来。

    “还请前辈明鉴啊晚辈真的是素食魔蛟,青草真好吃呜呜呜”

    下方丹盟的众人,早已呆立在了原地,尽数化作泥塑木雕。

    “我他妈不是在做梦吧”

    恍惚之间。

    竟有一种置身梦境的错觉。

    堂堂元神境出手,却挡不住陈潇两击,如此倒也就罢了

    而魔蛟真人居然吓得求饶,甚至不惜当众啃草,就为了求得一线生机

    “这一次丹盟出手,你没有参与进来”

    陈潇平静开口。

    眼底有重重符文浮现,平静的望向魔蛟真人。

    听闻此言,和小鸡啄米似的,魔蛟真人拼命点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参与小的是因为宗渊铭,承诺炼制龙蛟九变丹,才会出面坐镇丹盟。不过现在,见识到了前辈的英姿,小的已经决定要弃暗投明”

    一连串的马屁,足以让常人脸红羞愧。

    但魔蛟真人却怡然自若,毫不犹豫全部说出了口。

    事实上

    魔蛟真人身为一介散修,又是魔蛟化形而成,能一路修炼至元神境,靠的就是这种厚脸皮。

    如若不然,他恐怕早被人打杀,然后抽筋剥皮,炼制成各种宝物了。

    “放过你,也不是不行。”

    陈潇双手背负,笑眯眯地开口“不过,你需要证明一下自己。”

    “证明一下自己”

    魔蛟真人瞬间明白过来。

    他看了看陈潇的神情,又低头看向丹盟总部。

    几次三番纠结后,终于身形一晃,骤然膨胀至千丈,冲向丹盟的大阵

    “宗渊铭,你给我滚出来老子今天,就是要逼你吃素”

    眼看魔蛟咆哮着冲来。

    下方的丹盟弟子,终于乱成了一团。

    终于就在这时。

    一道中年男子的身影,从一座楼阁里走出,步履蹒跚,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陈尊者,你真的要赶尽杀绝”

    宗渊铭此时的形象,实在算不上有多好。

    蓬乱的头发,充血的双瞳。

    从不久前开始

    中天各地的急讯,就始终没有断过。

    希华城如意丹阁被灭,丹阁负责人当场身死

    三运剑宗计划失败,请去的所有金丹,还有毒蝎老人,都被诛杀当场

    一则又一则消息。

    好似猛烈的重击般,将他打击得体无完肤,好似在一瞬间,就苍老了几十岁之多。

    只是,宗渊铭的眸子里,并没有一丝悔意。

    “陈尊者修为通玄,先是压迫我等炼丹师,欲要断去唯一的生路,甚至还亲自动手盗丹,就为了对我们赶尽杀绝”

    他神色平静的开口,声音徐徐地传出。

    没有声情并茂的控诉,却更加的震撼人心,令得不少丹盟成员,当即心神大受震动。

    “陈尊者,你究竟于心何忍”

    “没错”

    其他的丹盟成员,也同样义愤填膺,接二连三开口。

    “宗盟主不要多说了,此子太过无耻,我们会与您并肩至死”

    “历史会证明一切,盟主才是真英雄,而此人心狠手辣,欲要摧毁丹师职业,必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战斗吧,让他好好看一看,我们炼丹师中,也一样有血性男儿”

    一时间,隐灵泽上,群情激奋

    而宗渊铭的目光,却是扫向了陈潇。

    那眼神仿佛在说

    “面对这种情形你又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