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 死人,不算人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没有人注意到。

    陈潇的一身修为,在不知不觉中,突破到了金丹中期。

    然而,无论是灵魂还是体魄,亦或是法力储备,都丝毫不逊于元神中期。

    错非陈潇还未炼就元神,无论是什么人见到了他,都会认为他是元神境尊者

    通常而言

    修为层次越高,想要越级挑战,就越发的困难。

    金丹境逆袭元神境,这其中的难度之大,足以让无数天骄绝望

    毕竟,武者孕育元神之后,元神认知浩瀚世界。

    一举一动之间,都会充斥法则符文,神通威能成倍增长,远不是金丹境的残破法则符文可比。

    可是陈潇不同。

    在法相境的时候,他炼就元始武道图,可称之为仙品法相。

    在元丹境时,陈潇又铸成了仙品元丹,同样达到了此境的极致

    而如今,再加上仙品金丹

    三大仙级成就相叠加,才最终让陈潇拥有了,以金丹逆杀元神的本钱

    “浪费了那么多精力,生死符文的参悟,终于暂时到了瓶颈。”

    陈潇眸光深邃无边,眼中有太极图旋转“是时候,让这一切落幕了。”

    师雨焕一身黄裙,身材玲珑而修长,宛若仙子一般,此时低头向下看去,顿时皱了皱柳眉。

    “在隐灵大泽中,有不少可怕的地势,如今被丹盟利用,布下了绝世杀阵”

    她在轻声低语,眸中同样泛起神光,静心感知这片区域。

    先天道魂体。

    天生拥有可怕的感知力。

    片刻之后,少女抬起头,有些不确定道“如果我没感知错的话,丹盟的老巢之中,还有神秘强者藏身,或许,是想对阿潇你发动伏击。”

    “你打算怎么做”

    施灵阳转过头,好奇地睨着他。

    这一回,连君梦筱和南宫曦,都跟着陈潇过来了。

    “这还用得着问么”

    闻言,南宫曦不满地瞪眼,斜过头睨着陈潇“你这家伙老谋深算,早就发现了我真身,却一直假装不知道,看着我辛苦演戏出丑这次肯定也算计好了吧”

    “真要说的话,我并没有计划。”

    不过这一次,陈潇却是摇头。

    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落在下方的丹盟总部上。

    “直接进去,该打的打,该杀的杀。”

    话音落下的瞬间。

    陈潇法力激荡,一脚向下踏落。

    一尊高达万丈的巨神,散发着无尽的威严,骤然间顶天立地而出

    “宗渊铭,出来领死”

    只听轰隆一声。

    雷鸣般的怒喝,在天地间炸响。

    随着这一脚的落下

    隐灵大泽骤然卷起滔天巨浪。

    空间剧烈的颤动扭曲,如承受不住这股力量,似乎随时都会崩裂开

    “贼子休要凶狂”

    千钧一发之际。

    一连两道恐怖气息升腾,元神之光充塞了天地。

    那是两道属于元神境的气息,在丹盟之中藏身已久,此时突然爆发,半道而击,仿佛要将万丈巨神撕裂,连同陈潇一起灭杀掉

    不仅如此。

    这两道攻击还各有指向。

    其中一道,直指陈潇的咽喉。

    而另一道,笼罩了师雨焕几女,仿佛要将她们一起,全部都一网打尽

    “等你们很久了”

    然而,陈潇的笑容,忽然浓烈无比。

    咻咻咻

    就见他屈指连弹,数不尽的剑光迸发,每一道皆明暗不定,弥漫着生死法则,刹那间穿透了虚空。

    半空之中,突然传来惨叫。

    一个光溜溜的身影跌出,赫然是身上的宝器战甲,被陈潇的剑光绞成了粉碎。

    并且

    一道狰狞的伤口纵贯,撕裂了一条右臂,几乎将此人当场立劈

    “还有你。”

    陈潇看也不看,反手一掌拍去。

    这一掌落下。

    师雨焕的耳垂上,一只铃铛耳坠,霍然变得巨大。

    咣

    道源钟长鸣。

    钟下的空间破碎,像是在开天辟地,地水风火迸发涌现,将一道暗中的身影,彻彻底底吞噬淹没

    “啊”

    凄厉的惨叫回荡。

    有元神境的鲜血,洒遍长空,一道狼狈的身影跌落,在道源钟的一击下,几乎变作一个血人

    顷刻之间。

    两大元神尊者,尽皆受创不轻

    “是妙乾道人还有魔蛟真人”

    施灵阳面色微变,低声说道“这两人,一个来自紫岳洞天,一个是散修元神境”

    她们并未预料到

    两位老牌元神境,竟会埋伏在暗中

    “就只有这两人了”

    陈潇面露失望之色,语气平静的摇头“如果只有这些的话,我一巴掌拍下去,怕是就死得差不多了。”

    “该死”

    “小子,不要太狂妄了”

    两尊元神境气急,再度催动法力,元神领域全面爆发,一件件惊人的神兵,在半空中亮起光芒,数不清的符文交织落下,弥漫着大毁灭的恐怖

    以中天洲的空间骨架强度

    根本承受不起元神境的全力战斗。

    几乎在第一时间。

    隐灵大泽的上方的空中,就有大片空间坍塌,露出黑漆漆的空间乱流,仿佛一头盘踞的噬人凶兽

    “陈尊者,你当初在神葬之中,杀我紫岳洞天传人,如今又当众行凶,是欺我中天洲无人么”

    妙乾道人手持拂尘,一瞬间须发暴涨,犹如无数剑光爆发,直取陈潇面门而来。

    这一击,绝世恐怖。

    纵然是同阶元神境,稍有不慎之下,也会被切割得浑身是伤

    然而,陈潇的回答,只有那么一击。

    “死人,不算人。”

    唰

    但见陈潇缓缓一抬手。

    掌心之间,生死浮沉,六道轮回。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我的头发”

    妙乾道人突然惊悚。

    好似瞬间老了一千年,乌黑的长发枯白,失去了往日的犀利,成片成片地脱落下来。

    一身肌肤同样干枯,变得如老翁一般,多出了一层层褶子,整个人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行将就木的老人

    妙乾道人毛骨悚然。

    此刻他竟是感受到

    就连自己毕生修为,都在渐渐枯萎,仿佛大限将至,生命迎来了尽头

    “你你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惊骇之中,妙乾道人暴退。

    只是一切都太晚了。

    迎面一只白皙的手掌拍落,仿佛擦去画上的颜料般,将妙乾道人生生的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