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无所不在!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虚空之中。

    一名白衣少年走来。

    犹如仙神降临凡尘,脚下有金莲盛开,周身符文荡漾,令这一方天地定格。

    路管事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肉身僵直,灵魂凝固。

    灵魂识海之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你居然”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

    陈潇居然真的来了

    惊悚、骇然、恐惧、绝望

    数不清的负面情绪,不断在胸腔中蔓延。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勿谓言之不预。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一句熟悉又陌生的古话,忽然跃入了路管事脑海。

    在场的每一个人,就那样呆呆地立着。

    望着那个少年漫步走来,带起了一阵和煦的微风。

    而后

    微风拂过。

    路管事的身躯,忽然化作齑粉,随风飘散一空。

    “这这这这”

    “路管事就这么死了”

    此情此景。

    众人不由得毛骨悚然。

    路管事的死法,未免太过诡异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

    既然陈潇来了,则如意丹阁之事,必然已成定局。

    只不过。

    无论这位路管事,是被陈潇拍死,还是一脚踩死,他们都还能接受。

    偏偏眼前的场景,简直像是海枯石烂,沧海桑田,路管事一切生机,都被彻底剥夺了,哪怕是最坚硬的骨骼,都仿佛经历了亿万岁月,化作了随风飘散的齑粉。

    “我来晚了,辛苦你们了。”

    与此同时。

    陈潇走过街道,抬手在牢笼上一拍。

    顿时,坚固无比的钢铁牢笼,骤然间化作齑粉破碎

    宫家两女的身上,禁锢修为的捆灵绳,亦是同样崩裂解体。

    “好恐怖的修为”

    人群之中,有人倒抽一口凉气。

    陈潇展现出来的手段,已经完全超乎人想象

    “盟主大人”

    宫弦宫雅激动无比。

    即便身上的伤势,还远远没有复原,两人依旧挣扎着,要向着陈潇拜倒。

    路管事“循循善诱”之时,她们其实也有过丝丝茫然。

    天盟盟主,身份尊高。

    这样的元神境存在,真的会来救她们吗

    而事实出乎许多人意料。

    陈潇真的来了

    “宫弦,宫雅,拜见盟主大人”

    “免礼平身吧。”

    陈潇轻轻一拂手,一股精纯元气落下。

    两女只感觉身躯被托起,无法再向下躬身,一股元气涌入体内,以无比惊人的速度,修复两人身上的伤势。

    “多谢盟主大人”

    宫弦宫雅又惊又喜。

    原本两人的伤,想要痊愈的话,少说得数个月。

    然而,陈潇这么挥了挥手,两人身上的伤势,几乎在眨眼之间,就好了七七八八

    “你你你”

    如意丹阁门外。

    几名看好戏的金丹,此时早已经惊呆了。

    见陈潇视线扫来,几人当即两腿一软,接二连三瘫了一地。

    “陈、陈陈尊者饶命啊”

    突然,这些人纷纷跪地,拼了命的磕头“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不是故意要与这两位”

    陈潇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们。

    “但动手的是你们。”

    简简单单几个字。

    宛如神明言出法随,几名伙计突然吐血,身上的生命气息,骤然间跌落至谷底

    “啊你居然你居然”

    惨叫声接连响起。

    然而,容不得他们挣扎,所有的生机,一切的意念,都在瞬间灰飞烟灭

    一言可杀人

    这几名金丹境高手,不久前还气势汹汹,在路管事指使下,肆意的展现凶威。

    如今,陈潇一开口。

    一众贼寇尽数伏诛

    不过周围的路人,几乎没有多少人,流露出同情之色。

    这几人在希华城一带,原本就已是臭名昭著,之前偷袭宫家两女,同样是这几人出的手。

    手段狠辣程度,简直令人心惊

    “好死得好”

    看到眼前的一幕,突然有人高声叫好“当初我家的店铺,就是被如意丹阁侵占最后还嫌不够珍贵,拒绝给我的父亲炼药”

    开口之人是一名青年,修为仅有神通之境,然而一双眸子里,却闪烁着仇恨的眼神。

    “没错,杀得好”

    “陈尊者为民除害,实在是功德无量”

    更多人纷纷开口叫好。

    “生死法则的威能,比想象中更惊人。”

    而陈潇则是偏了偏头,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生死法则,主宰生命。

    但凡是生者,都会受到影响,甚至于被剥夺生机,当场陷入死境

    当然,若是修为相差太大,仅仅是雄浑的法力,就足以挡住生死法则。

    “若能如虚空体一般,创造出相应的神通,生死法则的威能,还能够再有提升”

    陈潇心中清晰无比“但是最关键的还是实力,我现在是金丹境界,实力足以媲美元神境,放眼中天洲可称无敌,可若是去了神武洲,这点实力还是差了一些”

    心中万千心思念转。

    陈潇福至心灵,突然一步迈出。

    虚空法则,生死法则,同时催动

    在这一刻,众人眼前一花,整片时空,突然陷入震荡。

    眼前的丹阁之中,突然有惨叫传出。

    赫然是丹阁的顶层,还有一名炼丹师藏身,此刻在陈潇的力量下,瞬间爆碎成一团血雾

    而事实上

    若是有人能俯瞰中天,就会发现在这一刹,一道道翩然如仙的身影,白衣胜雪,像是扭曲了天地时空,同时出现在中天洲各个角落

    化身万千

    方临府。

    “嘿嘿,天盟真是好大的胆子,连丹盟的丹药都敢动,在联盟强者赶来前,就让大爷好好陪你们玩玩”

    一名身高八尺的壮汉,手中提着鲨齿巨剑,气势汹汹地向前逼来。

    就在不远处。

    几名年轻的少年少女,浑身上下都是鲜血。

    其中一人,更是气若游丝,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丹盟我看叫耻盟算了,全都是一群无耻之徒”

    有少年义愤填膺的斥责。

    “嘿嘿,耻盟说的是你们自己吧”

    提剑壮汉的身后,一名中年炼丹师,阴笑着看了过来“要不了多久,无论是你们,还是所谓的天盟,都会成为彻底的笑话”

    他的话才刚说完。

    一道白色的身影,忽然走出了虚空。

    “你”

    只见他抬手轻轻一抹,这名中年炼丹师,甚至连惨叫都做不到,当场化作了劫灰消散

    同样的场景。

    还在许多地方,同一时间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