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如神凌尘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在对上陈潇双眸的瞬间。

    师雨鸿无限失神。

    “陈尊者你的眼睛”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仿佛是开天辟地之初,就亘古存在的神魔之眼

    一眼万年,分割阴阳,望穿生死

    轰隆

    随着一阵惊天轰鸣

    师雨鸿的全部视野,彻底被阴阳之光吞没。

    “抱歉。”

    见此情形,陈潇歉意的一笑。

    眼瞳中的神光,这才渐渐敛去。

    “我感悟天地的时候,还有一些大道纹理残留,所以才会有这种异象。不过,现在已经完全收敛了。”

    自从九幽地狱回来后。

    陈潇的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银色天书的参悟上。

    尤其是那枚象征“生死”的符文,更是让他在模糊之间,触摸到生死大道的奥妙,只差一步,就能跨入一片全新的天地。

    这一片天地,即便是前世的陈潇,都只是隐约触及到。

    当然。

    看似只差了一步。

    但最终跨出这一步,究竟需要多长时间,就连陈潇都没有底。

    纵使如此

    这些天的参悟下来,他依然称得上大有收获

    “感悟天地大道残留”

    师雨鸿捂着眼睛,只感觉一片茫然。

    陈潇所处的境界层次,他已经完全看不懂了。

    就好比有一座高山,陈潇屹立在山峰绝巅,俯视脚下芸芸众生。

    “报告”

    正在此时。

    一名侍卫赶来,神情有些焦急。

    “发生了何事”师雨鸿皱眉。

    “盟主大人,师雨鸿阁下。”侍卫稍一行礼,又连忙说道,“刚刚传来消息,宗渊铭那些人,突然之间强势出手,扣留了天盟许多人,说是盗窃了他们的丹药,欲要将其公审示众”

    “扣留了我们的人,还污蔑我们盗丹”

    闻言,师雨鸿不由勃然大怒“这些炼丹师,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原来如此。”

    陈潇倒是恍然,摇摇头笑道“在武力层面,这群乌合之众远远落在下风,所以想用这种手段,打击我们的声誉名望,逼迫天盟不得不退。”

    通常情况下。

    换成是其他的元神尊者,恐怕只会感到头疼无比。

    毕竟,这么一大群炼丹师,打又不能打,杀也不能杀,偏偏联合起来闹事,想要妥善解决的可能性,基本接近于零

    只可惜

    “他们遇到了我。”

    陈潇哑然失笑,一步走出屋外。

    正要催动虚空体,就见几道俏丽的身影,在笑闹之中走了过来。

    “好了南宫妹妹,不要再躲了嘛”

    “明明生得那么可爱,为什么要装成糟老头子现在这样就好多了呀。”

    “还有,穿裙子有啥不好的,为啥你死活不愿意,就是一定要穿长裤呢”

    在师雨焕几女的包围中,一个身材娇小的紫衣少女,脸色涨得通红,一脸羞愤地看了过来“陈潇,你给我站住你肯定是故意的对不对”

    陈潇的脚步登时一顿。

    旋即,无奈地转过身来,耸了耸肩道“这次确实是个意外,我也不知道那块欺天玉,会被生死簿冲击粉碎啊”

    当初在生死殿时

    陈潇意外激发生死簿本源,几乎将整座生死殿都击碎。

    南宫轩又或者说眼前少女身上,那块隐匿幻形的欺天玉,在挡下那惊世一击后,立时就化作齑粉消散。

    而南宫轩瞒了一年多的真容,也终于彻彻底底地暴露出来。

    一个外貌年纪看起来,比师雨焕还小一些的少女。

    “更重要的是我该称呼你为南宫轩,又或者是神曦圣女”

    提到“神曦圣女”之时。

    紫衣少女身躯一颤,眸子里泛起的光,骤然间黯淡下来。

    她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摇头。

    “我早已经不是圣女了,南宫轩也不是真名,真要称呼的话,你们还是叫我南宫曦吧。”

    “南宫曦好吧。”

    联想到前世的某些事情,陈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谁料,话才刚到一半。

    一只纤细的小手,就悄悄探了过来,在他腰间狠狠一拧。

    师雨焕瞪着眸子,朱唇轻启,一字一顿道“我们已经商量过了,从今往后,曦妹妹也是我们的一员,但是,阿潇你可不能再乱来了。”

    “”

    陈潇不由得一脸懵逼。

    他到底什么时候乱来过了

    还有这几个姑娘,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变得关系这么好了

    希华城。

    如意丹阁。

    丹阁前的街道上,这会儿人山人海。

    然而

    最令人瞩目的,还是丹阁之前,矗立着的两座囚牢。

    “宫弦宫雅是吧”

    路管事一脸轻蔑,盯着牢中的两女。

    而在他的身旁,足足数名金丹高手,气势汹涌绽放,直压迫得众人,呼吸一阵困难。

    “你们是想乖乖交代呢,还是受一顿皮肉之苦,再让人抽魂炼魄,将你们的全部记忆,都尽数公之于众”

    “交代,就凭你”

    宫弦虚弱地抬起头,不屑地嗤笑一声“不管是你,还是那宗渊铭,都不过是卑鄙小人,就用这些卑劣手段,也妄想要挑战盟主”

    哪怕一身是伤,她依旧对此不屑

    “果然有够牙尖嘴利”

    路管事脸色阴沉,而后,又阴恻恻地开口“只不过,你们莫不是以为,那什么狗屁盟主,真的会跑来救你们”

    “我看你们还是乖乖交代吧,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才从我们丹盟之中,窃得如此之多的珍贵丹药”

    路管事不断地循循善诱。

    “那终究是元神境存在,你们这种小人物生死,他又怎么可能会在意”

    “赶紧交代清楚了,也好免受皮肉之苦”

    诸多路人看得纷纷摇头。

    反陈联盟这些人,如今又改名丹盟,自称要主持正义。

    可任谁都看得出来

    他们不过是要假借大义行事,试图逼迫陈潇彻底退让罢了。

    只是,丹盟动手的速度,一样快得惊人,同时在多地展开。

    那一位陈尊者,会赶来此地的可能,实在是太小太小了

    “谁说我不会来”

    就在这时,一个平淡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响起。

    下一刻。

    这一方天虚,无穷无尽的阴阳之光,骤然间绽放开来,犹如明暗不定的混沌波涛,充塞了一整片天地。

    一尊翩然若仙的白衣少年,一步从天际的尽头走来。

    仿佛

    从神话走入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