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这不符合规矩!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此时此刻。

    这尊冥卫不由怔然。

    他仿佛看到了一面镜子,薄薄的没有任何厚度。

    宛如走马观花的投影一般,映照出了他这一生的经历。

    一切的一切

    都像是化作了一幅真实的画卷。

    一页天书,映照古今

    而最终

    在这幅画卷的尽头处,他看到了自己的死亡。

    一颗头颅高高飞起,眼瞳之中残留着茫然,还有强烈至极的惊骇。

    “你居然”

    话未说完,便已气绝身亡。

    “凶魂卫,冥卫之中,最为凶残之辈,手中沾染无数鲜血,今日杀你,不过是顺应天理罢了。”

    直到此人的身躯,扑倒在生死殿外。

    陈潇平静如水的声音才缓缓传来。

    诸多冥卫悚然,一瞬间如坠冰窟。

    “大胆贼子”

    一尊冥卫厉声大喝,正要再度暴起,就见陈潇屈指一弹,击在银色天书上。

    咣

    犹如洪钟大吕震响,恐怖的音波,再一次炸裂开来。

    生死殿剧烈颤动,就连周遭的墙体上,都有无数裂缝浮现,好似松软的土堆,随时都有解体的可能

    “噗哇”

    这些冥卫如遭重击,一个个身躯狂震,口中喷出魂血,第二次被震昏过去

    白氏兄妹依旧处在石化之中。

    “哥哥”

    白心宿忍不住吞了吞唾沫“这位前辈好像越来越凶残了”

    白沧海同样心有余悸的点头“连冥卫都是说杀就杀,原来那尊魔头还没摆脱,不会又遇上一个新的吧”

    便在此时,陈潇收手。

    生死殿内的一切,再一次恢复如常。

    所有人当即松了口气,只感觉自己的心口间,一块大石倏忽落了地。

    “给,你们的生死簿。”

    兄妹俩才刚松口气。

    就见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握着一册古老的铜书,轻描淡写地递到两人前面“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不算太多了。”

    “诶前辈您的意思是”

    白心宿下意识地开口。

    陈潇摇了摇头,神态淡然答道。

    “就在我过来之前,我灭掉了一尊阴差的意念,如果时间不差的话,他的本体差不多要赶到了。”

    “灭掉了一尊阴差的意念”

    白氏兄妹浑身一颤,头皮都快炸开了,无边无际的幽寒,让他们从头凉到脚底

    那可是一尊阴差啊

    无论是修为还是实力,都要远强于寻常冥卫,称得上冥卫中的神祇

    居然被陈潇灭掉了一道意念

    “如果那尊阴差到场的话”

    口中不住地呢喃着,两兄妹面色惨白,几乎快要站立不住“我们绝对一个都跑不了”

    几乎想都没想。

    两人向陈潇拜了再拜,一副恨不得脚底抹油的模样。

    “此次多谢前辈指点,我们兄妹二人不可长时间外出,只能在此先行别过前辈”

    说罢,几乎想都不想,接过生死簿,当场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同一时间。

    南宫轩也睁开了眼睛。

    原本凹陷的那只眼窝中,一颗宝石般的明亮眼睛,正泛着晶莹剔透的光泽。

    “我的眼睛真的好了”

    南宫轩满脸惊喜,可紧接着,就见到对面的严璃,投来了惊疑不定的视线。

    “你你你你是南宫轩”

    “诶我当然是南宫等等,我的声音”

    下一刻,南宫轩低下头。

    顿时,一片白花花的柔软,一只手掌都握之不住,一下跃入了眼帘之中。

    “啊我的衣服呢”

    一声羞愤至极的尖叫声,骤然回响在生死殿中。

    直到逃出了极远,一直到脱离了九幽,重新回到现世,兄妹俩才长松口气。

    身为金丹境巅峰武者,星空中的天之骄子,两人已经太长时间,没有感到过如此喘息。

    偏偏,在遇到了陈潇之后,两人时常感到窒息。

    “真是好险,要是走得再晚些,等到阴差赶来,我们一个都跑不了。”

    白沧海脱下面具,又将身上的一切,销毁得一干二净,这才苦笑着说道“遇到那位前辈,也不知道是好是坏糟糕”

    蓦地。

    他忍不住失声惊呼“我们走得太急,忘记向那位前辈,讨教生死符之事了”

    在白沧海的身旁,立着一名绝美少女。

    少女肌体莹白如玉,脖颈纤细,身着蓝白长裙,像是一只骄傲的天鹅般,捂着嘴惊颤道“难道我们现在重新回去”

    话到一半,白心宿便用力摇头“不行,这实在太危险了一旦遇到了阴差,又或者增援的冥卫,我们必会死无葬身之地”

    便在此时。

    一道虚幻的身影,突然从生死簿上,偏偏然浮现出来。

    “你们走得也太着急了,不想解决生死符了么”

    望着陈潇脸上的笑意,兄妹俩身躯一阵摇晃,只感觉置身梦境之中能够。

    与此同时。

    外界,长生谷。

    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喝声,接二连三回响四面八方。

    “纵然他是现任的谷主,这么做也不符合规矩”

    “说的没错这个规矩传承了九万年,从来不曾更改过,你们师雨世家一来,就想要改弦易辙,哪有那么美的事情”

    “更何况,新任谷主不在谷中,师雨世家的家主也不在,哪轮得到你这个黄毛丫头说话”

    原药王殿议事大殿外,一大群药师丹师聚集。

    许多人脸上,充斥着不满。

    他们原是隶属于药王殿的丹师药师,即便在陈潇踏灭了药王殿之后,也没有对这些人动手,而是留下了这些人的性命。

    毕竟

    师雨世家接管长生谷,原来的人手远远不够。

    却不曾料到

    这些药师丹师,竟在短暂商议后,联合起来,对师雨焕发难

    “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擅自更改,只会招来天谴”

    一名苍老的药师,拄着一根拐杖,一脸沉痛地摇头道“小丫头,你还太年轻,不懂其中关隘,师雨世家还是换个人来吧。”

    还有几位丹师,更是咄咄逼人,当场对师雨焕呵斥。

    “我们话放在这里了,不管你们要做什么,原来的规矩不能变”

    “你们敢变规矩,我们就敢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