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结下一个善缘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两人的抉择很是果断。

    陈潇既然能够一眼之下,就看穿他们神通的缺陷,那么就同样有着可能,有着弥补缺陷的方法

    到了他们如今的地步。

    什么个人的荣辱,都已经是次要的。

    能否摆脱那个魔头的钳制,从此迎来广阔的新天地

    不仅仅是他们自己为之奋斗的目标,更是他们身后长辈的殷切期望,以及历代先贤不惜为之付出生命的夙愿

    “还请前辈教我们”

    两人深吸一口气,向陈潇一拜到底。

    陈潇坦然,受了这一礼。

    而后,他才精神微微的波动,声音在两人脑海中响起。

    “事实上,问题的真正关键,并不在于神通缺陷。”

    以他的眼界眼力

    想要分辨一个人的品性,并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眼前的这二人,尽管杀伐果断,可本性并不算恶。

    并且,若能在此结下善缘,让两人的反抗之路,从此变得更加顺畅

    甚至。

    提前让水善道人,迎来灭亡的终局,也算是一桩大功德

    毕竟,水善道人造下的杀孽,早已经是罄竹难书。

    即便是后世。

    数个帝族发动联合追杀,一场大战震动万界星空。

    尽管最终将其灭杀,可交战过程中,遭受波及的星域,就有七个之多,而因此葬送的生命星球,则更加是数不胜数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神通缺陷”

    闻言,两人登时一愣。

    面具下的脸庞上,浮现出疑惑之色。

    陈潇这才刚点破,他们的合击神通,存在着致命缺陷

    怎么一转眼,问题的关键,又不在神通上了

    “问题真正的关键,不在于神通存在缺陷,而在于产生缺陷的原因。”

    陈潇双手背负,侃侃而谈。

    一双眼瞳之中,流转着智慧的光。

    “产生缺陷的原因,在于那枚生死符,它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你们的思维,让你们的一切功法神通,都存在着只有那人,才能够看穿的缺陷。”

    “生死符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两人不由惊诧无比。

    他们一直都以为,生死符的作用,仅仅是限制生死。

    却完全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影响思维,让他们修行的一切,都出现巨大破绽的诡异效果

    “那人奴役了那么多生灵,像你们这样的天才,肯定也出现过不少,却至今没有发生过意外,你说他有没有那个能力”

    陈潇淡淡地笑了。

    两人却猛一个激灵,再一次汗如雨下,从头到脚一阵幽寒。

    陈潇说的情况,他们从未考虑过

    可想而知。

    即便他们解除了生死符辖制,若是不改善神通缺陷,一样会被水善道人轻易捏死

    “更何况,你们真的以为”

    说到这里,陈潇微微一顿。

    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生死符就只有一枚么”

    明明他的声音是在笑,可落在两人的耳中,却令两人再度毛骨悚然

    生死符就只有一枚么

    看似简单的问题,宛如一口重锤,轰击在两人的心口,让他们如遭雷击,差点惊得魂飞天外

    “据我等所知,生死符的确只有一枚,种在每个人的魂魄中,一念之间,即可夺人性命”

    话虽如此。

    两人的额头上,不断冒着冷汗。

    以他们对那尊魔头的了解,生死符这等残忍手段,有一就可能有二,若是除了魂魄中的那一枚,还存在其他生死符的话

    就在此时。

    两人的耳边,陈潇的声音,带着笑意传来。

    “事实上,生死符乃是字母符,母符在那人的手中,而子符则有两枚,魂魄肉身各有一枚”

    听到这里时,两人已彻底明白。

    深深地吸了口气。

    态度恭敬无比,掸了掸脚下灰尘,认认真真,第二次向陈潇躬身。

    “晚辈,白沧海。”

    “晚辈,白心宿。”

    “恳请前辈指点一条明路”

    两人自报家门

    意味着彻彻底底的真诚相待。

    掌握了两人真名,只要陈潇有着歹意,再将其传播出去,轻易就能害他们性命

    “我的要求只有两个。”

    陈潇满意地颔首,悠然地伸出两根手指“首先,生死簿我要先借用,用完了你们才能带走。”

    两人稍一迟疑,就用力的点了头。

    以陈潇展现出来的实力,真想带走生死簿的话,他们根本没有阻拦之力。

    现在又刻意强调这一点,显然是真的没有觊觎之心。

    但同时,白沧海与白心宿,心中更加好奇了。

    生死簿这等至宝,寻常的神境存在,都会为之疯狂,陈潇究竟是什么来历,居然能够毫不动心

    “再者,你们以武道之心起誓,替我去雪月神宗,确认一个女子的近况。之后,再通过仙墟洞天联系我。”

    当初在云海星域,陈潇与沧黎仙子,也即是雪月神宗的上代圣女,达成了一桩交易,将楚婉晴送去雪月神宗。

    现在算算时间

    如果没有耽搁的话。

    楚婉晴差不多应该已经在雪月神宗中安顿下来了。

    “只是确认一个女子的近况”

    两人不由得愣了愣“没有别的要求了”

    不是要求太严苛,而是要求太简单

    只是确认一个女子的生死,根本花费不了多少工夫。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若是她遇上麻烦的话,你们可以相助一番便是。”

    陈潇平静说道。

    再三确认过后,白氏兄妹立誓。

    “我,白沧海。”

    “我,白心宿。”

    “在此对武道之心起誓”

    而与此同时。

    陈潇的一只手掌,按在了生死簿上。

    哗啦啦

    仿佛受到了无形的刺激,生死簿霍然震动,无数的书页翻飞不定,绽放出明暗不定的辉光

    一张张书页

    就像是一段段历史。

    那是无数死者的记忆,无数的喜怒哀乐,无尽的是非成败,都尽数凝聚在那一张张薄纸之中。

    生死簿,分阴阳,断生死

    时空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了。

    “严姐。”

    陈潇回过头,看向忐忑的严璃,笑着开口道“我来施展神通,以严姐你为媒介,暂时唤出你弟弟的魂魄。”

    严璃当即娇躯一颤。

    她一直都想要知道

    当初究竟是什么人把严霖骗去迷夜森林

    现在,这个巨大的心结,终于要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