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踏浪渡冥河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一直到此刻。

    严璃南宫轩二人,都依然有些犯晕。

    不久之前

    他们还好好地待在长生谷中。

    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阴曹地府

    “不是说,地府黄泉是死者世界,生者绝对无法闯入么”

    南宫轩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这里就是黄泉地府,那岂不是意味着我们,全都已经身死魂消了”

    按理说。

    黄泉地府,同神武大陆所在,乃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唯有亡者的灵魂,才能够顺着冥河,坠入地府之中,并最终轮回转生。

    偏偏他们现在

    就站在冥河的河岸边,坐看河水浪潮起伏,这种感觉实在荒谬至极

    “谁说生者绝对无法闯入,我们现在不就进来了”

    陈潇却是笑了。

    他摇了摇头,一脸悠然道“世人所知的黄泉地府,事实上,只是九幽地狱的一部分。”

    “只因为黄泉地府太瞩目,而其他区域又太荒凉,久而久之,才使得世人混淆了概念。”

    “但实际上,两者本就是不同的存在。”

    两人闻言,纷纷一怔。

    在世人的眼中,什么阴曹地府,九幽黄泉,地府地狱等等,说的全都是同一概念。

    然而陈潇却告诉他们

    黄泉地府和九幽地狱,竟会是两个不同概念

    “这么说吧。”

    见两人还是茫然不解,陈潇笑着摇了摇头道“就好比神武大陆上,最为繁华鼎盛的区域,自然当属神武洲。”

    “所以久而久之,就连这块大陆、乃至这方世界,都被冠以神武之名。”

    “而实际上,除了神武洲之外,神武大陆上,还有着其他的广袤区域”

    “神武大陆如此,九幽地狱亦是如此。我们此刻所处的区域,就相当于地狱之中,极为偏远的边荒地区。”

    陈潇平静地一甩衣袖,迈步走向眼前的大河。

    在滚滚冥河水之中,几头魔怪潜伏在那,一动不动地盯着陈潇。

    “再近点再近点”

    “掉下来掉下来”

    “吃掉他吃掉他”

    绝大多数冥河魔怪,都没有太高的智慧。

    只是凭本能行事,闻到了活人的气息,便想要将陈潇吞掉,以此来壮大弥补自身。

    “安静点。”

    就在这时候,陈潇的脚步终于落下。

    噼里啪啦

    他足下有六道之光腾起,像是一尊轮回之中永生的神,一步踏在冥河之上,恐怖的威能轰然扩散,瞬间将这几头魔怪震碎

    更多的魔怪还在涌来。

    可却无法靠近陈潇分毫。

    只要踏入六道之光范围,它们就会当场被炼成虚无,哪怕一点渣滓都不会剩下

    “而且严格来说,这里也只是冥河支流,而不是冥河主干。若是真的冥河主干,亦或是那些重要支流,必然会有阴差本尊坐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空有一道监视的意念。”

    直到这时,严璃和南宫轩,终于恍然大悟。

    同时,他们有些惊恐

    陈潇所说的一切,堪称闻所未闻,如给这神秘的世界,揭开了一角面纱,让两人有些茫然无措,只感觉顷刻之间,全部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只不过。

    两人亦是有些兴奋。

    以生者的血肉之躯,踏入传说中的地狱

    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新奇体验

    “你们赶紧跟上,千万不要掉队。”

    陈潇踏波而行,冲两人招了招手。

    “既然这里有冥河支流,那么在这附近,应该会有一座生死殿。生死殿中有生死簿,能够贯穿生死阴阳,只要没有修成神境,就逃不过生死簿辖制。”

    严璃微微一颤。

    她终究心思聪慧,瞬间就明白过来。

    陈潇这是在向她解释,只要找到了生死簿,就有希望实现她的夙怨,再度见到弟弟严霖,彻底解除心中的心结。

    最近这一年以来

    虽然有着师雨世家的支持,但严璃的修为进展缓慢,几乎到了难以寸进的地步。

    正是因为心结作祟,才在潜移默化之中,渐渐阻碍了她的修行。

    “另外,生死殿乃是九幽地狱中,罕见的生死交汇之地,对你激发和补全阴阳神眼,也同样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南宫轩闻声,当即惊骇失声“激发和补全阴阳神眼”

    他当然听得出来

    陈潇在这种时候,提起要补全神眼。

    显然并不仅仅是指当初,答应了他要将阴阳神眼,所有的缺陷补全之事。

    “自然是你的另一只眼。”

    陈潇笑了起来“生死殿中,生死交替,阴阳轮回,可谓是最适合你修行的地方。并且,当初我也说过了。”

    此刻。

    陈潇又是一脚踏落。

    六道轮回之光通天彻地,像是得到了九幽地狱加持,举手投足之间,无数冥河魔怪尽皆灰飞烟灭

    终于,有魔怪开始感到恐惧。

    疯狂涌来的魔物,如同潮水一般,渐渐向着两侧退去。

    它们没有多少灵智,可也会感受到恐惧。

    “我之秘术,当世唯一,下可平九幽,上可补天缺”

    话音落下的同时,陈潇身形翩然,落在大河的对岸。

    在他走过的地方

    冥河之水尽归平复,犹如生与死的界限,被人以大法力打穿,只余令人心颤的寂静。

    “走吧,前面应该就是生死殿了。”

    陈潇回头微微一笑。

    这一刻,如同永恒

    同一时间。

    一座庄严肃穆的殿宇前,一尊尊冥卫屹立,器宇轩昂,腰挎弯刀,守护着背后的生死殿。

    忽然

    一尊冥卫吸了吸鼻子,猛然之间脸色狂变。

    “不好,有敌袭”

    话才刚喊出口,他就身躯一软,当场瘫倒在地。

    堂堂冥卫,竟被人毒翻在地

    “敌袭”

    其他冥卫反应过来,还不等他们动手,阵阵天旋地转袭来,竟是接二连三,全都晕倒在了门前。

    片刻之后。

    才有两道身影,鬼鬼祟祟,头戴着面具,从远处靠近过来。

    “快快快麻魂散维持不了多久,一旦这些冥卫复苏,我们俩一个都跑不了”

    “终于找到了机会,这一次,一定要带走生死簿”

    两道身影精神交流,一瞬间就冲入了大殿。